好食菱莲

原标题:好食菱莲

  王劲

荷花暗香浮于盛夏,当是时,满池芙蕖“有风既作飘摇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再过些时日,一支支鹅黄色的莲蓬,便挺举于摇曳的风荷中,四周落英缤纷。终于等到一年吃莲蓬的时节了,真是久违了。这时,一般是农历6月初,一直到中秋节,市场上满是坐剥莲蓬的小贩和好食者。如我,便是把莲蓬从上市吃到绝迹的好食客。

莲食之德,我以为应有三:一是清香不俗,剥食之中,不但齿颊留香,双手亦不免余香不散。二是甘苦相宜。莲食肉甘而心苦,咀嚼下,甘苦相生相宜,有人因怕苦将莲心剔除而食之,一何愚哉!三是温润和胃。湖湘人多喜食辣,于畅快味觉的同时,不免食多伤胃。食莲则清润养胃,自咽喉而下,脏腑无不为之清爽安适。

食莲子多年,积累了些挑选莲蓬的经验。莲蓬的大小无妨,有些小莲蓬,品相似不佳,其味比大莲蓬实有过之。莲蓬的老嫩,关键在蓬中莲食的形状和颜色。取莲蓬乍看,蓬中莲食突出丰满如少妇之丰乳则为佳。莲食凹于蓬中则过嫩,虽甜嫩溢水,却失其脆苦清和,不识莲德者,不能辨之。莲食剥出,其色青中韵白,如少女明眸者为佳,青色过深无白者,则过老而苦,失其甘苦相生之德。剥出莲肉,外壳底色粉红如二八少女素颜者,当是新鲜无比。如失其色,则至少是隔夜采摘的存货了。

随着物价的上涨,市面上莲蓬的价格也在逐年上涨,从前些年三四元一斤,涨到如今八九元一斤,最高时曾售到15元一斤,虽好食莲蓬,也只能望莲兴叹,偶尔图之。今年,好友刘朝勇兄相约到他们茶盘洲赏荷食莲,因俗务所累,一拖再拖,等到我履约而往时,早过了采莲的时节,真是可惜,待来年吧。

莲蓬迹隐于市场时,却正是菱角成熟的时候。因其遍布于湖乡沟渠中,无主而生,可随便取食。今年中秋节时,回到乡下的岳母家,家门前的沟渠满是菱角飘浮。我借了一只鸭划子,划着下水了。鸭划子这水上行动工具,应是方言中的舴艋小舟吧,称其为鸭划子,是因为这两头尖尖,一丈来长,一人来宽的小船多是湖区看鸭人的水上行动工具,一大群聒噪的鸭子在水下岸头乱游乱跑,看鸭人立在划子上,把竹蒿往水中轻轻一点,轻舟便驶向鸭群,再把竹蒿往水面“啪”地一打,口中“咧哦咧哦”唤叫,鸭群便神奇地列队觅食。

到底是轻舟好驾,只要能掌握好自身的平衡,竹篙一点,在水面就能来去自如,翩翩然如散发弄舟的逸客,全无初上船时的紧张了。划到菱盘丛生处,驻舟翻检菱盘,一会儿功夫,就摘采了一大桶各色菱角。又红又大的红菱是乡亲们春天里丢种的良种菱角,外形可人,其味却不如小而绿的野生菱角。小时候终日泡在水中剥吃的菱角,就是这种野生的。秋天时,这种野生菱角分外坚硬,菱刺尖细锐利,扎得手指生痛。还有一种酷似牛头的菱角,其味介于红菱角和野生菱角之间,也是乡亲们有意丢种的。采摘的过程中,过于老熟的菱角,一触即落,来年,只怕又会要浮满一沟渠菱角了。

菱角与莲蓬一样,起水而食味最鲜美,惜其不耐储存。黑而坚硬的老莲子,尚可如陈蚕豆炒着吃,但却不是一般的牙口能对付得了的。至于老莲子炖鸡,老菱角焖鱼,虽是营养滋补的美食,却失了菱莲的本味和野趣,故不喜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