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童被租客带走”线索大汇聚,情感的荒漠需要你援助

原标题:“9岁女童被租客带走”线索大汇聚,情感的荒漠需要你援助

近两日,最让牵动人心的事件莫过于:浙江9岁女童章子欣被一对情侣租客带走,然而,7月8日凌晨,那对租客殉情在宁波东钱湖,女童却下落不明……

女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的线索大汇聚

以下是作者跟踪大量相关线索而整理出来的事件脉络,可以更好地帮助读者去了解整个事件的经过和走向:

6月10至28日,租客梁、谢两人住在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的一家七天连锁酒店里,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里——酒店工作人员描述。

期间,女童的爷爷奶奶在酒店门口摆水果摊,梁、谢两人经常光顾他们二三十块钱的水果,并且套近乎——女童奶奶的描述。

6月29日,梁、谢两人向女童爷爷奶奶提出租住他们房子的请求,说住酒店贵,经协商后,奶奶同意以500元每月的价格出租家里的一个房给梁、谢两人住——奶奶的描述。

租客在看房之前,特意向奶奶问了孙女是否也在家里,奶奶说是,租客就来看房了——奶奶的描述。

6月30日,2016年离开家庭去了广东打工的女童的妈妈,突然主动联系上女童爸爸章军,提出离婚——女童的爸爸章军描述。

7月3日中午,租客说上海有朋友结婚,提出带女童章子欣过去当花童的请求,奶奶没马上同意,电联征求在天津工作的儿子章军的意见。章军没同意,并表明要去也要带着爷爷一起去。

章子欣本人很想去,一天之内,租客说服了爷爷奶奶让章子欣过去当花童,并说要当场给奶奶婚礼的红包,奶奶认为婚礼还没参加就拿红包是不合适的,拒绝了。

7月4日早上6时30分,租客带走了章子欣,同日,在千岛湖高铁站的监控里,也拍摄到了他们的踪影。

7月4日上午,章爸爸得知了租客带走女儿的消息后,加了租客微信和要了电话。章爸当天看到了租客朋友圈里发了一些女儿在玩的视频动态——事后查明租客并没有去上海,而是买了去漳州的高铁票,后来从章子欣的视频中发现她到过东山县的东山岛游玩。

7月4日晚上18时24分,租客发送了莫名的信息:“28。29。51”、“64。68”。

7月5日上午,章爸爸与女儿通了电话。然后当天发现租客开始删除朋友圈里的内容——章军接受采访时如是描述。

7月6日白天,租客梁某华拍摄并发布了章子欣在网约车座位睡觉的短视频(也发送给章爸),配文:认了个女儿,睡觉多香。

7月6日下午,章爸爸决定购买火车票连夜赶回淳安县,原因是租客说买不到火车票,但是章爸爸看到了取消购票的细节——章爸爸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7月6日21时19分,租客说将于7日下午能回到千岛湖,而其新发布的状态信息显示当前的地标为温州——来源于聊天记录与动态。

7月6日23时27分,两租客和女童章子欣入住宁波市海曙区宁波站的桔子酒店——画面来自酒店内部的监控录像,租客于次日退房。

7月7日上午10时左右,租客与女童在乘坐网约车中,女童表示想要回家去,租客不停地安慰在玩一会就回去,当时电话里的章爸爸正表示如果再不带回去就报警。租客乘车地点是宁波老外滩,目的地是海上长城风景区。租客梁某华一直在和司机吹嘘自己很有钱,另一方面又对女童很好,女童也没什么异常,让人感觉她和租客男很熟悉。——来自于7月11日网约车司机的描述,当时网约车司机送他们三人到目的地之后,还在等他们,以为他们会坐他的车回淳安县,后来被租客委婉打发了。

7月7日中午12时,章爸爸与女儿章子欣电话通话,女儿说自己在宁波市象山县。章子欣当时情绪稳定,没有什么异常——象山县与淳安县相距380多公里的路程,大概5小时车程。

7月7日下午2时28分,租客发起了位置共享,位置显示在象山县的拾亩地村。并对章爸说他可以到宁波站,租客承诺可以安排司机送女童过去。

7月7日下午,租客同女童章子欣出现在象山丹城服装店,当时租客在问人象山港路怎么走。店里当时有家长看到章子欣衣服很脏,让租客买一条裙子给孩子,小孩想买,但租客拒绝——那家长是民间一救援队队长的学生家长,队长在搜救现场告诉记者。

7月7日,租客为女童买了一身汉服——7月10日,有店主认出了事件的三人,以及认出了他的店里的汉服。

7月7日17时20分,在象山县松兰山旅游景区的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租客和女童三人路过——酒店门外监控录像,租客并未入住,而是继续沿着海岸朝观日亭的方向走。

7月7日晚上18时,租客称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章爸提出自己开车过去接送孩子,却被租客变相拒绝,章爸又说可以全包他们的车费,让租客把孩子送回来。租客说大概晚上九点会送到——这次通信以后,章爸再也无法和租客取得联系。

7月7日19时18分,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监控拍摄到三人路过——被黄金海岸项目部的监控所拍到,酒店距离项目部6公里。

7月7日22时20分,在爵溪街道沿海道路上,监控拍摄到租客两人,此时女童章子欣不见踪影!——距离章子欣上次在监控中出现,已经过去3小时。

7月7日23时01分,租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车司机事后回忆说当时两人并无太多话,只是在谈价格和不断问还有多久到达。

7月8日约0时,两租客在宁波市东钱湖手挽手步向深水区——来自监控。东钱湖距离当初租客入住的桔子酒店20公里,34分钟车程,但从象山县松兰山的爵溪街道到东钱湖却需要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71公里。

7月8日早上,两租客尸体浮出水面被人打捞上来,发现两人衣服相互绑在一起,身上只有25块钱。

7月8日9时,女童章子欣的妈妈与爸爸章军在淳安县办理离婚手续。

7月8日10时,章爸爸向公安局报案。

7月8日下午,民众王先生在观日亭通往海边的小径上,发现了章子欣的市民卡,以为是游客掉的,就放到了观日亭里——当时王先生不知道女童失踪的事件,于7月10日其得知事件后,向警方指出卡原来所在的位置。观日亭就是在松兰山景区内沿海的地方。

7月9日,象山县公安局接到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的协查要求,寻找失踪女童章子欣。

7月10日,警方通报失联情况,锁定女童失踪位置为象山县,救援队200多号人分别对海陆空三方面,进行对女童的搜救。

7月10日,女童的母亲才得知女童已失踪。同时,章爸爸针对网络对女童妈妈的阴谋论表示否决,坚决相信她不可能这么做。

7月11日,女童仍下落不明,救援队在象山海域展开新一轮搜救,海上搜救范围扩大。

7月12日,警方加大力度继续搜救,海上搜救范围扩大至40海里。

女童章子欣处于情感的荒漠之中

该事件的很多细节都还没有浮现出来,我对此做过多的猜测,至于网络上的各种推断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仍旧还不足以证明就是事情的真相。但作者从这些细节或线索当中,其实可以感受到,女童章子欣是处在情感荒漠之中的,也许她是被哄骗了才会跟租客一起出行,但她却能从认识了才几天的租客身上获得短暂的快乐,这很大程度上说明了章子欣内心渴望被关爱。

这是她的家庭所不能够提供给她的——她的还家庭完整吗?

连邻居都会警惕的租客,爷爷奶奶居然放心将女童交给刚住进来几天的租客带走;章爸爸7月4日添加了租客梁某华的账号后,居然连续两天都没有主动发起讲话,直到6号才看到聊天记录的对话,之前一直都是租客单方面的发送;章子欣的妈妈自2016年就离开了家里,一回来就是为了离婚,居然一点也没有问起过自己的女儿情况;章爸爸还以为女儿不会出什么大事,抱着侥幸的心理先去办理了离婚手续,再去报案……

这一切只证明是一件事,就是家里人对于女孩章子欣其实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爱和爱护,或许从情感上,他们可以说很爱她很关心她,但从行动上,他们并没有做到,以至于章子欣居然妄想着要从租客身上获得关爱,这就是女童家长们在这次事件中无法推脱的责任。

这个事件告诫各位家长,真的爱孩子,不要跟别人说你有多爱,对你自己说,用你的行动说。真想保护自己的孩子,就紧紧把她握在手心里,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孩子在还小的时候,永远不能离开自己的视线,因为坏人总在盯着孩子,容不得你放松警惕。

女童的搜救需要你们的帮助

女童章子欣被租客拐走的事件,牵动着千万人的心,很多细节和线索的提供都是民众热心的提供的,使得事件越来越明朗,并且细节更多就更有利于帮助到孩子的搜救工作,帮助警方尽快找到章子欣。

如果你当时遇到过租客和女孩章子欣,或者知道一些线索,恳请您通过以下联系方式提供过去,感激不尽:象山县公安局方警官13858250733、郑警官1358680006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