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看《韩熙载夜宴图》:古人如何开party?

原标题:放大看《韩熙载夜宴图》:古人如何开party?

今天的我们可能会为了庆祝、联络感情偶尔和朋友、同事们聚一下,大致流程基本上也就是吃饭、喝酒、去ktv唱歌。

南唐却有个人频繁地邀请玩伴来家里吃喝玩乐,但实际上他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出于无奈。

没本事还多疑的君主派了人暗中观察。画师用连环画的形式把他家宴饮宾客的情形再现出来,才让他逃离了“王的凝视”。

愁容五连拍

然而再多的宴会也消解不了他的烦闷,记忆力和观察力超群的画师把凝聚在他眉眼间的忧郁画进了这幅《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原本是北方人,他父亲因受政治牵连而死。他乔装打扮逃到江南,先后经历了南唐烈祖、元宗、后主三代宦海浮沉。

如果只看他在夜宴中的放荡不羁,谁又能想到他也曾是个立志说“江南若肯用我为宰相,我必长驱以定中原”的热血少年呢。

01

让我们回到那一夜,拿起放大镜看看能找到些什么有意思的事物。

来参加聚会的人里,除了一位和尚,众男子头上都戴有两脚微垂、细且长的幞头。而韩熙载本人戴的则是自创的轻纱帽“韩君轻格”。

可别小看了这些幞头和帽子,它们的演变形状可是用来鉴定绘画时代的重要依据呢。

南宋时期的赵彦卫在《云麓漫钞》中给出了识别指南:

男人们裹一尺多长、直直地横在脑后的幞头是从后汉高祖刘知远做并州衙校那会儿就延续下来的习惯;

宋初的帽脚还不算很长,巾帕也是往前翻的;到了现在(南宋)帽脚变长了,巾帕还变成往后包了。

看到这幅图中的帽子有没有想起

一部叫做《大宋提刑官》的电视剧?

从帽型可以肯定画中的情形发生在宋朝

韩熙载的几位同事可能是下了班就直接去他家了,因为他们身上的官服都还没来得及换。

这些圆领官服跟唐朝时的设计差不多,对比一下隔壁《虢国夫人游春图》和《丽人行图》里的男装就能知道。

韩熙载在自己家里的穿戴就以舒适为主,当他撸起袖子敲鼓时,身上的深色袍子已经换成了黄色交领长衫。

中场休息后,他就更加不拘小节——只穿着贴身白衫坦胸露腹地出现了。

整幅画里共有两把扇子,和韩熙载的酒肚一起出现的那把方形团扇比较日常,应该是他拿来扇风用的。

另一把是旁边侍女拿着的绘有山水图的长圆形宫扇,可能是用于礼仪或遮挡他的大肚子的。

韩熙载的宠姬、侍女和艺伎们的服饰和妆容都与唐妆(唐代女子妆容识别指南)不同。她们的打扮可以分为三种,但都十分淡雅简洁。

第一种是用丝带绑着头发,用贴身、窄袖的交领短衫或直领短衫做上衣,宽松的长裙做下身。

襦裙的腰线比前朝降低了些,披的绣花帔帛倒是加长了。这样的设计穿戴起来更方便,看起来也更飘逸更像小仙女。

曲终酒醒人要散,朋友和姬妾侍女们都依依不舍的。韩熙载也一手收起鼓杖,一手和大家挥别示意。

这场一千多年前的深夜party就到此结束了,你觉得,这场宴会是否有给韩熙载带去哪怕一丝的快乐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