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师益友之书画名家——何勇

原标题:益师益友之书画名家——何勇

个人简介

何勇,1974年8月生,江苏宜兴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无锡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宜兴市文联专职副主席,宜兴市书法院院长。国学修养与书法·首届全国青年创作骨干高研班成员,2015年度书法风云榜创作潜力奖得主,江苏省书画院特聘书法家,北京人文大学特聘教授。

作品获奖:

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奖

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

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

首届中国书法院奖提名奖

何勇的米氏帖风

文/姜寿田

在米芾接受史上,当代对米芾的取法构成一个重要书史段落。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米芾虽在北宋当世,即享有大名,被苏东坡推赞为:“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予以极高的书史评价。至元代,米芾即被以赵孟頫为代表的,崇尚魏晋二王的复古书风所取代。终元之世,米芾——当然连同苏东坡、黄山谷皆为时流所抑,这种局面直到明代中晚期才有所改变。这种近二个世纪之久的压制,使米芾书风在边缘化中难为人识,因而,更谈不上大力倡导了。读一下明代项穆在《书法雅言》中,对米芾的无端攻击、嘲骂,便可以看出,米芾书法在以复古与伦理书法为尊的卫道者眼中是多么不堪。从徐渭开始,米芾在明代重新得到重视,至董其昌更是对米芾膜拜有加,但董其昌对禅宗与淡意的过分耽迷,使得他并不能从真正意义上,接近与理解米芾。因而米芾书法的精髓——从笔法到精神,并未在董其昌笔下得到有效表现与发挥。真正将米芾发扬光大,并得其三昧的是明代帖学中兴之主王铎。王铎从帖学立场出发,由米芾上攀魏晋,这是王铎的卓荤处。他从米芾书法得其意趣与势,从而脱尽古旧,便宜为姿,并以此追纵二王,使自己的个性化书风得以凸显。二、由明入清,晚明浪漫帖风被打断。程朱理学成为清代官方哲学,书法领域理学统治得到强化,赵、董软靡书风构成主流,帖学遽衰,遂成末流。在此书史境遇中,米芾风又遭放逐,在赵、董轮替主盟清代帖学风会之际,被彻底边缘化了。有清一朝,受米芾书风影响的书家微乎其微,可能只有王文治,不甘低首于赵、董辕下,而有限地接受了米芾的影响。仅此一有限接纳,即已使王文治脱尽俗谛,而在俊迈夭矫方面,超出清代帖学群伦,独步无两。三、终清一代,书分两途;前期至中期,赵、董帖风大化,笼罩书坛,以至酿成千人一面,软媚浮靡之帖学未流;至乾嘉之也,乘帖学之坏,金石学大兴。书家访碑问古,于金石小学探研砥砺之余,复以金石碑版文字入书、遂酿成碑学潮流,帖学几至倾覆。当此书史之大变局,米芾书风于帖学覆盆之下,也难见天日矣;四、在碑学强势笼罩之下,近现代帖学步履维艰,在艰难境遇中寻觅着转机。至20世纪20年代,沈尹默动亢一呼,倡导二王帖学,使帖学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至潘伯鹰、马公愚、白蕉、邓散木等侪辈出,海派帖学蔚成大观。碑帖经过二百余年轮回,又重呈并峙之势。在海派帖学的宗法中,除二王、智永及唐代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之外,米芾成为重要宗法书家。如果说,在沈尹默,白蕉那里,对米芾还只是有限地接受的话,那么,到周慧珺那里则已是被全面宗法,并得到最大化的普及诠释。及至当代,米芾更成为书家争相效仿的对象。可以说,在当代书法中,对米芾的接受超过书史上任何一家,包括王羲之。米芾在当代被普遍接受与膜拜,当然是因为米芾书法在审美风格上,符合当代书法的审美趣味,在风格笔法与两个方面满足了当代书家的美学意趣。当然这包括古典与现代二个方面。具体而言,当代对米芾取法者众,但大多无法做到自立面目,故得其真脉者聊尔。拈出二家,当代取法米芾有影响与有成就者,当数魏启后、曹宝麟。

魏启后学米自成家数。他不拘于米芾一体,而是由外部融合多方,求杂多的统一,化裁米字风神。他以汉简意趣融米字峻宕夭矫之势,摇曳生姿,破米芾之家法而自立法门,独步当代,堪称才不世出的巨匠。相对于魏启后,曹宝麟学米走得是谨守米芾宗脉之途。他以精谨不苟的笔法,将米芾的笔法之美,演绎得丝丝入扣,殆无懈处。而于精意延宕中超出侪辈的文章学问之气又溢于其中,散播为郁郁芊芊的文人书法气韵。此亦立意精深宏远,而必传矣。

何勇作为新生代宗法米芾之显名者,以一手跌宕生姿,笔法俊迈的米家样帖风技惊四座,一举在全国第十届书法展览中夺魁获奖,为书坛所瞩目。何勇性醇厚,语少而心灵犀。故字潇洒神宕,不拘常数。从何勇身上,反映出新一代帖学家的不凡实力。具体到对米芾的宗法,则显示出当代对米芾书风的拓化与精进。何勇作为少数能够深入到米芾书法内部的当代青年书家,其创造力表现在,他始终没有停留在对米字步趋般的简单模仿上,而是从审美自觉层面,来捕捉与探寻米字的风格世界,这是一种面对杰作时的屏息寻味与默然心会。从而,他努力追寻以势为中心的自由书写能力,并使将线条的构筑达至精微之境。像孙过庭所言“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衄挫于毫端。”就对米芾笔法所达至的精准度而言,何勇已堪称得其三昩了。在很大程度上,对米字笔法的追摹还只是构成何勇书法创作的一个方面,他还力求在风格上走向写意化。在这方面,他对米字所作风格诠释的一个突出特征便是拓大。他没有如一般习米字者,取法《蜀素帖》、《笤溪诗帖》这种惯常风格,而是将米芾手札拓大书写,并融之以精劲俊宕的笔法,这为一般习米字者所难为。这种打破习米套路之举,使他的米氏帖风不为定势所范,风神洒落,有一种陌生化的爽爽风气。对米氏风神的自由把握,给了何勇一种自信,下笔有由,法度尽在掌握。故由大由小,写来皆臻自如。

对米芾的宗法,自然使何勇上延到对二王的追摹。在他的一些小字作品中,来源于二王的风格笔势朗然可见。不过,同时也可以看得出,相对于他对米芾书风的精谨把握,二王一路书风与其心性契合显有疏阔,并明显难以抵御取法过程中来自时风的影响与左右。

因而,在通常情形下,何勇还是出入米芾,并以最大的力量打进去。看到何勇的帖风,你会产生很多感触。首先,你不会再对中国书法传统将在新一代书家手中得到合理圆满的继承产生怀疑;再者,你会在震撼于新一代书家对经典传统完美诠释之余,再一次领略与坚信传统书法的伟大。

可以预期,在当代帖学愈益走向复兴与精进的历程中,何勇一代青年帖学家会以不凡的书法创作实绩,为当代书法增添声誉。

(作者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书法导报》副总编,河南省书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