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生,我们还要成为带犬民警

原标题:若有来生,我们还要成为带犬民警

图为刑侦总队九支队吴嘉、聂明月(市公安局供图)

师傅吴嘉,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九支队四中队副中队长,被称为“功勋妈妈”,是热播剧《警花与警犬》的故事原型,她所带的五条警犬先后被公安部授予“功勋犬”称号。

“90后”徒弟聂明月,在师傅的悉心教导下,在全国范围内首创了双犬复合式搜索战法,极大提高了安检工作的准确率,所带警犬也成了“功勋犬”。

她们说,若有来生,还要成为带犬民警,与无言的战友们一起,为群众安全保驾护航!

首都网警 供图

刺狼,我一定要努力追上你

在吴嘉带过的五条警犬中,最让她骄傲的是刺狼。记得那是她工作第一年出的第一个现场,到山里抓捕持枪犯罪嫌疑人。到现场后,一眼望去,山连山,黑压压一片。而且嫌疑人就藏匿在这片山林中,手上有枪,危险系数很高。

吴嘉带着刺狼和同事先是穿越一人高的玉米地,因为环境相对简单,身边是同事,吴嘉的心态还算稳定。接着,他们要通过一片山林,树木有高有低,这时,她明显感觉自己的眼睛开始不够用了,遇见高树丛时就抬头,怕树上有人,遇见矮树冠时就左顾右盼,怎么看都像是有人藏在树后。

“注意观察犬的变化”,师傅提醒吴嘉。于是,吴嘉开始盯着刺狼,刺狼停她停,刺狼走她走,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她只能跟在刺狼后面。突然,刺狼停住,尾巴直立起来,专注地看着远方的一块石头,发出低沉的呼声--这是每次训练,刺狼即将扑咬时发出的特有声音。吴嘉下意识地放开牵引带,下了“袭”的口令,只见刺狼朝早已锁定的目标飞奔过去。突然一声惨烈的尖叫传来,周围的同事迅速跑上去,控制住了嫌疑人。

这是一次成功的抓捕,但吴嘉却对自己的表现感到不满。离开山林的时候,吴嘉俯下身对刺狼说:“刺狼你太棒了,我一定要努力追上你。”

荣誉背后是辛勤付出与信任培养

自此以后,吴嘉的训练比以往更加刻苦,每天10小时以上,远超正常训练量。零下十度的冬日,她冒着寒风跟犬一起爬山上房;炎炎夏日,就算太阳把皮肤晒得生疼,中午的加训她一次也没少过。在犬休息的时候,她自己练指挥动作,一个动作有时要重复上千遍。

除了努力提升技术,吴嘉对刺狼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有一次,刺狼在训练中受伤了,吴嘉把它带回自己房间,整晚照料,拿勺子一口一口喂它牛奶,看它翻不了身就给它翻身,渐渐地,她与刺狼之间更加信任彼此,配合也更加默契。经过10个月的训练,吴嘉获得全国警犬技术比赛搜捕科目第一名,成为第一个获得这项荣誉的女警。

爱罢工“懒狗”蜕变成为专业警犬

和师傅吴嘉相比,刚开始带警犬的聂明月似乎还有些摸不到门道。她对警犬胖胖特别宠溺,胖胖有点懒,聂明月总给它找理由,“它太累了,让它休息休息吧。”吴嘉见状告诫聂明月,不要纵容胖胖的散漫,这样关键时刻它会出问题的。

果不其然,在一次训练时,因为天太热,胖胖罢工了。这时聂明月才明白师傅说的话,要让犬紧张起来,因为它们不知道什么时间、什么场合是重要的,它必须随时处在工作模式中,如果平时随便解除了这个模式,关键时刻就会出岔子。从那之后,聂明月和胖胖加强训练,一改之前的节奏。

2017年夏天,丰台发生一起刑事案件,由于现场环境过于复杂,10多个民警用了一上午都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吴嘉和聂明月带着警犬来回搜寻好几次,也是一无所获。聂明月打起了退堂鼓,吴嘉却坚定地说:“咱们再想想有没有没搜到的地方。”

于是,她们开始转换思路,既然之前都是凭着人的经验带犬找,不如这次让犬靠它的嗅觉带着人去找。就这样两人两犬又搜查了一个多小时,突然,胖胖在一个垃圾堆前停住,原来垃圾堆后面藏了个小铁门。随后,她们在铁门后面的灌木丛里发现了嫌疑人作案时使用的铁棍。顺着这个线索,办案民警最终将嫌疑人抓获。

聂明月带着胖胖的5年间,共执行了2000多次防爆安检任务,出了100余次现场。胖胖成为了一只优秀的警犬,也让聂明月变成了专业的带犬民警。最终,胖胖也像吴嘉的五只警犬一样,被公安部授予“功勋犬”称号。

吴嘉的五只功勋犬中,跟着她2年的刺狼、10年的丝寻、15年的嘉宝都已经不在了。“它们离开后,师傅还是会习惯性地到它们的犬舍去,但是冲出来的却不再是那个熟悉的身影。”聂明月说。失去了亲密无间的朋友,失去了经验丰富的战友,一切又要从头开始,“身为带犬民警,有一道最难的关卡需要克服,那就是与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告别。”

撰稿:于平平

编辑 :依 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