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刚刚,一颗埋藏1000天的巨雷,开始引爆

原标题:刚刚,一颗埋藏1000天的巨雷,开始引爆

信威集团的15万名股东,整整等了930天,终于等来了复牌。

今日,A股的“停牌钉子户”—信威集团(*ST信威,600485),终于重新恢复交易,一字跌停,毫无悬念。

面对这只405亿元市值的“巨头”,全天交易金额仅145万元。截止收盘,多达491万手卖单在跌停板上排队卖出,焦急割肉的资金金额高达68亿元。

可见预见的是,这颗藏了1000天的地雷才刚刚开始引爆。

据重仓信威集团的公募基金估算,其股价估值为4.73-7.49元/股,较今日收盘价,仍有45%-66%的潜在下跌幅度,或多达17个跌停。

而在出事之前,信威集团可谓是风光无两:上证50的成分股、业绩连续增长的“白马股”、总市值一度超越2000亿元…吸引了A股众多投资者的青睐。截止2019年3月31日,信威集团的股东户数高达15.5万户,更有证金公司、社保基金、大成、鹏华基金在内的40多家机构股东。

然而,2016年12月23日,网易财经的一篇调查报道《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将其“皇帝的新衣”彻底扒开,这只A股的"伪白马"彻底崩塌。

2016年12月26日开始,信威集团宣布紧急停牌。从此,15.5万股民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而这一等竟是930天之久。

辉煌时刻,一度问鼎2000亿

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年,在通信业知名度很高,公司先后参与制定了SCDMA、TD-SCDMA和McWiLL三大国家和国际无线通信技术标准。

但2007年至2009年出现连续亏损,迫使北京信威在2010年改制、重组,由董事长王靖接盘,大唐集团减持退出。然而,非常神奇的是,王靖接盘后迅速扭亏为盈,并开始筹划登陆资本市场。

通过3年的筹备,信威集团“巨资借壳”中创信测成功于上交所上市,其董事长王靖,凭借持有巨额的信威集团股份,一举跻身百亿富豪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借壳前,中创信测市值仅为11.75亿元,却完成了总额超过300亿元的天价收购案,一度成为当时A股“最大的借壳案”。

重组借壳公布后,中创信测股价暴涨

随着这起当时的“A股史上最大借壳案”宣告完成,离奇的故事开始上演。

2013年-2015年,信威集团的业绩突发猛进,归母净利润分别高达16.4亿元、18.1亿元、19亿元,明显高于行业水平的利润率,且其巨额的应收账款更是不断引起市场的质疑。

期间,信威的掌舵人—王靖在海外频频大手笔运作,为信威集团赚足了眼球。天眼查信息显示,王靖名下公司众多,实际控制公司数量为65家。

在王靖的掌舵下,*ST信威股价一路飙升,2015年6月30日,信威股价达到历史高点67.95元,较借壳时的股价暴涨超500%总市值突破2000亿,信威集团更是一度被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上证50指数......

面对股价暴涨、故事精彩、概念丰富的信威集团,券商分析师纷纷追捧。2016年8月,东吴证券一篇题为《大国崛起的侧面(二),人中龙凤》的研报发表,对信威集团的追捧已到极致。

在巨大的造富效应之下,2015年,信威集团董事长—王靖跻身《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统计的全球前200名富豪之一,净资产102亿美元。

面对暴涨的账面财富,信威集团的初始股东们开始套现。

据2016年10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6胡润套现富豪榜》,信威集团股东—杨全玉以41亿元的套现金额,位列榜单第二名。其在2014年信威借壳上市期间,通过定向增发持有公司近1.38亿股。

同时,信威集团的前3大个人股东的持股已全部质押,合计质押数量高达11.3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38%。

轰然崩塌,停牌1000天

自此,信威集团开始走向下坡路。

2016年年报显示,信威集团的营业收入、净利润突然双双下降,降幅分别达13%、20%,结束了连续3年的正增长。

然而,信威集团的突然崩塌始于一则报道《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据该篇报道揭露:

让信威集团名声大振的柬埔寨业务,在当地已处在破产边缘,手机、电信服务均无人使用。

而,柬埔寨业务从2011年到2015年期间,为信威集团累计贡献营收超过30亿元,占总收入比例超过80%。

该篇报道于2016年12月23日(周五)发布,当天午后信威集团股价瞬间闪崩、跌停。

对于这则报道,*ST信威第一时间回应表示,“报道与公司实际情况严重不符”,随后公司的股票、债券均紧急停牌,而这一停竟是930天之久。

其停牌时间一拖再拖的理由仅有一个: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申请停牌。

2017年4月,暂时停牌4个月的信威集团发布公告,称要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并且继续申请停牌。

2018年2月26日,信威集团发布重大重组进展公告:

由于重组涉及跨国军工行业,相关核证资料的获取所需要经历的流程远复杂于一般企业或实体,申请继续停牌不超过三个月。

此后,信威集团屡次延长停牌期限的理由,均是如出一辙。

近100天的停牌,超15万投资者,完全丧失交易的权利,资金被锁死在信威集团的股票上,无法动弹。而关于资产重组的最新进展却是,中介机构尚未对标的资产进行审计、评估,对公司及标的资产的全面尽职调查尚未开展。

而,更令15万股东揪心的是,停牌期间,信威集团经营业绩一落千丈,甚至走到了濒临退市的边缘:

2016年,信威集团营收30.88亿元,净利润15.29亿元,双双出现下滑;

2017年,营业收入锐减至6.47亿元,净利润巨亏17.54亿元;

2018年,营业收入再度锐减至4.99亿元,同比下降22.87%;净利润亏损继续加大,巨亏超28亿元。

自此,信威集团已走到了退市边缘,同时触发两个退市风险警示条件: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值、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一旦,2019年业绩再度亏损,或被会计师事务所再次出具“非标”的审计报告,信威集团将被退市。

40家基金踩雷,3大致命问题等待解答

“踩雷”信威集团的15万投资者中,不乏有证金公司、社保基金、大型公募基金深陷其中,据Choice数据显示,超40多家机构直接持有信威股票。

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证金公司、社保基金分别位列第四、十的位置。按今日收盘价计算,持股市值分别高达7亿元、2亿元。

同时,据2019年一季度公募基金的数据显示,超过40家公募基金持有信威集团的股票,包括华安、大成、嘉实基金等。

停牌1000天的信威集团,仍有几个致命问题等待解答。在宣布复牌当天,上交所便第一时间向其发布监管函,督促信威回答以下问题:

1、结合本次重组面临的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象股份冻结、标的资产股份冻结、反垄断审批、审计报告非标意见等,充分评估继续推进重组的可行性,并明确推进重组的时间节点;

2、全面评估公司目前实际运行状态,包括:公司及子公司实际生产经营状况;公司董事会、监事、高管的履职状态,各机构能否正常运作;公司控制权的实际情况,说明是否存在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的其他情形;

3、鉴于公司多个海外项目已发生大额保函保证金对外赔付,请公司客观、充分评估继续赔付风险,并结合债务偿还、现金流状况,明确风险敞口和应对措施。

其实,信威集团现金流危机在停牌期间,便已经开始在酝酿。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一季度,信威集团的账面有息负债合计超86亿元,创下历史新高,其中2019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高达64亿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信威集团 王靖 信威 股价 大成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