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杀20年,65岁的他从不认怂

原标题:被封杀20年,65岁的他从不认怂

椒妹说过,7月的影片几乎凉凉,似乎成了动画电影的天下。

《爱宠大机密2》在北美上映之初拿下了当周北美票房的冠军,7月5日在中国上映后,全球票房貌似差强人意。

想要重现三年前《爱宠大机密1》7500万美元的成本却狂揽8.5亿美元票房的佳绩几乎无望。

但丝毫不影响“爱宠大机密”系列的实力圈粉。

毕竟谁能抵御这些贱萌贱萌的逗比宠物呢。

其中《爱宠大机密2》中文版配音,椒妹注意到了陈佩斯的回归。

陈佩斯献声兔子小白,傲娇贱萌的人气角色在陈佩斯的配音下,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

稳了!

陈佩斯曾谈到配音小白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与挑战:

我喜欢这种特别真实、有缺点的角色。它喜欢说大话,危难来时也会害怕,但它勇于担当。

为了演绎出“爱宠大机密”系列里最圈粉的角色,让我们体会小白这个抖包袱小能手的各种梗儿。

陈佩斯坦言要把声音处理得“特别漂亮”。

从片方发布的配音特辑中可以看出,陈佩斯声情并茂、手舞足蹈的配音状态,也是炒鸡萌啊。

这当然不是陈佩斯第一次参与幕后配音。

对椒妹而言,印象中最深的就是1999年陈佩斯为国漫经典《宝莲灯》孙悟空一角献声。

如今仍然记忆犹新的一句经典台词:

我不把你打得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来孙悟空的腔调。

毫无违和感。

当时觉得孙猴子就应该是这样说话的,而不是谁谁谁给孙悟空配的音。

陈佩斯过硬的台词功底,最初来源于父亲陈强“为了混口饭吃”的培养。

1950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

陈强在匈牙利国家歌剧院出演《白毛女》,他饰演的角色是黄世仁,后来他还饰演过《红色娘子军》里的南霸天,都是经典反派人物。

演出期间,陈强接到国际长途电话,得知自己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为纪念这一时刻,陈强给老大取名“布达”。

4年后,二儿子出生在吉林长春,陈强想:你哥哥叫布达,你就叫佩斯吧。

后来小女儿出生,陈强给取名为“丽达”,是匈牙利一座岛屿的名字。

陈佩斯天生有一种反叛精神,打小就性情顽劣,学习成绩长期霸占班上倒数第一的位置,看上去就不是读书的料。

经常和喜欢叫他“小黄世仁”的同学打架。

有一次脑袋被打得头破血流,陈佩斯不敢直接回家,自己去医院让医生剃光头发,缝合包扎。

回家后陈强看到儿子如此狼狈,冷冷说道:

你将来要是真奔这条道,能弄进监狱去,那算你有种。不然你就给老子好好的,如果你一天改不了这个毛病,有头发就给我都剃了。

那时陈强常年在外面拍戏,父子之间的交流,往往就是拿鸡毛掸子抽不听话的儿子。

陈佩斯一赌气,从那以后的几十年里,都以光头示人了。

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闲散地读了3年书后,父亲陈强被打成“右派”,15岁的陈佩斯也被下放到内蒙古建设兵团。

繁重的体力劳动,匮乏的食物和水,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的陈佩斯很快就吃不消。

4年的戈壁滩生活,陈佩斯从来没吃饱过,时常饿得前胸贴后背。

那段痛苦的经历对他后来的人生选择至关重要。

兵团里的人大多来自贫民阶层,即便出生艺术世家,也没有谁会把你当回事。

陈佩斯的妻子王燕玲曾说:

他在兵团真正接触到了贫困百姓,使他骨子里产生了一种平民意识。

佩斯演小人物为什么会那么亲切,感同身受。因为他从那时就知道,人不是生来就平等的。

后来陈佩斯想考取文工团,因为父亲的成分不好,不是被人替换就是在最后一轮被刷掉,屡屡碰壁。

谁让你是“坏人”的儿子呢。

陈强不忍心,他认为陈佩斯是有表演天赋的。

为了让儿子能顺利返城,陈强只好豁出老脸,到处求人。

当初在《白毛女》中饰演喜儿的田华,正在八一电影制片厂负责招收新学员。

帮个忙,把佩斯收了吧。

就这样,生活所迫,陈佩斯成为了一名演员。

那一年,陈佩斯19岁。

长相确实限制了陈佩斯的发展,一开始他只能演一些龙套角色。

尽管如此,陈佩斯依然十分用心,还经常思考如何给自己加戏。

有一场戏,陈佩斯本来演一个跑场的匪兵,经过陈佩斯的精心设计,被“提拔”成俘虏兵,一下子就增加几分钟的戏份。

话剧《万水千山》的编剧毓钺曾说:

当时陈佩斯就表现得与众不同,一讲起笑话,无论语言上还是动作上,总是比别人可乐,有把人逗笑的天赋。

陈强似乎看到儿子身上的喜剧天分。

他鼓励陈佩斯,以后也许可以继续走喜剧这条路。

为了扶持儿子,1979年,陈强亲自出马,带着儿子主演《瞧这一家子》。

这是十年浩劫之后,中国电影银幕上的第一部喜剧。

在片场,陈强躲在摄像机后面,观察儿子的表演。

有时候着急就会骂道:你过来你过来,怎么这么笨?这个时候你得这么演才行,你看着啊。

于是陈强演一遍,陈佩斯跟着演一遍。

在父亲手把手地教导下,陈佩斯演完了这部电影。

《瞧这一家子》的导演王好为曾回忆陈佩斯:

他宿舍的墙上贴了整整一面墙的人物分析,把自己所有戏的动作语言都写在上面。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演员像他这么用功。

此后,陈佩斯的演艺道路越来越顺。

1984年春晚导演黄一鹤回忆说:

《吃面条》是我们国家晚会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小品。

陈佩斯与朱时茂组成黄金搭档,在春晚舞台演出了《烤羊肉串》《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等脍炙人口的经典小品。

形成并巩固了自己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成为中国内地最具代表性的喜剧明星之一。

成名之路的背后,并没有人前看起来那么的光鲜。

1988年,陈佩斯和央视发生第一次冲突。

为喜剧效果,陈佩斯要求小品《狗娃与黑妞》用单机拍摄,借鉴电影蒙太奇手法,被导演视而不见。

之后,在《警察与小偷》彩排时,陈佩斯再次提出自己的拍摄想法,春晚导演不仅没有同意,还把前面十分重要的过场戏剪掉。

追求艺术严谨的陈佩斯一忍再忍,在1998年因排练小品时自己的建议再次被拒绝,甩手不干了。

谁也没有想到,先后11次登上春晚舞台的陈佩斯,1998年的《王爷与邮差》中那个远去的背影成为他在春晚上的最后一个小品。

摇钱树走了,钱不能不赚。

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未经允许,擅自出版《吃面条》、《警察与小偷》等8个小品的VCD光盘。

陈佩斯和朱时茂一纸诉状,以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这场官司你能打赢吗?就算打赢了,你不怕被他们报复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世界应该是有规矩的世界。

2000年12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

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侵权,登报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0余万元。

此时一经媒体报道,引发“央视封杀连锁反应”。

一夜之间,许多演出单位和各大电视台不再追捧陈佩斯,陈佩斯再也没接到与广电系统有关的演出邀请。

陈佩斯在较早前的采访中自嘲:

如果大家在电视上看到我开始做广告了,说明我缺钱了。

离开央视的陈佩斯开始做电影,折腾了几年,终于出了几部反响不错的片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的喜剧片无缘无故被下映。

电影亏损,公司倒闭,陈佩斯陷入窘境。

穷到什么地步?

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交学费,280块钱,陈佩斯翻遍口袋,只有147块。

幸好妻子早有打算,在北京郊外承包下一片荒山,两个人老老实实去当农民,靠种果树养活自己,对周围一起种地的邻居客客气气,称自己是下岗职工。

就这样风吹日晒熬了两年,陈佩斯终于攒到30万。

再见到陈佩斯,是带着他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托儿》。

《托儿》首场上座率达95%,在50多个城市演出120场。

陈佩斯下一个作品《亲戚朋友好算账》,一年内演出近60场,观看人数达80000人。

《阳台》在2004年被上海戏剧学院编入教材。

不愿低头的陈佩斯,又赢了。

陈佩斯从事演艺事业以来,没有获得过任何奖项,却被大家称为表演艺术家。

20年没有出现在小品舞台上,但我们都记得曾经的经典。

有才华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发光。

有才华的人,对艺术的追求和对舞台的敬重之心,更为难得。

每一个当过陈佩斯学生的人,都知道他的严厉,却始终服气。

陈佩斯连学生下台都要讲究。

有一次,上海戏剧学院排演《阳台》,戏结束后,大幕还没有完全合上,有一个学生直接就下台了,陈佩斯马上叫住这个学生说:

你在演出,观众还没有退场,作为演员你怎么能从两侧下去?你是个演员,要懂得尊重舞台!

这就是那个倔老头儿陈佩斯。

年轻时,出卖灵魂,和社会上黑暗的一面去同流合污,他做不到。

到胡子花白,一把年纪,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他还是说不。

话剧火了之后,很多投资人和电视台送钱上门,邀请他拍电视剧的、拍电影的、做真人秀的。

陈佩斯都客客气气回绝:对不起,我这边还要忙话剧,一帮话剧演员要跟着我吃饭呢。

生活上,陈佩斯极其简朴,最爱吃面条,天天吃羊肉烩面也不嫌腻。

每次上节目,他只穿上半身正装,下半身永远都是粗布裤子和一双老北京布鞋,因为录节目一般只拍上半身。

他住在乡下一个普通的院子,开最便宜的车,甚至不太使用手机,过着最普通的生活。

最近几年,在“最希望谁出现在春晚舞台”的网络票选中,陈佩斯总是遥遥领先。

2011年陈佩斯就表示有春晚邀约,但他拒绝了,后面的一年又接到邀请,陈佩斯仍然坚持拒绝。

他们随便对我说NO,我也对他们说一次NO!

当然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

难怪朱时茂说:他太倔,太认死理。

有人问起他,态度那么坚决,意义何在?

陈佩斯说:我们在这么烂的社会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了,还要再把余生都这么烂下去?

经历人生大起大落,饱尝世间冷暖,他还是那个从不认怂的陈佩斯。

一个在看=告诉椒妹你来过

一个转发=证明你爱椒妹

点“在看”才是爱椒妹的表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