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斯坦福亚太研究教授:金字塔顶端的国际教育,能够为乡村教育做什么?

原标题:斯坦福亚太研究教授:金字塔顶端的国际教育,能够为乡村教育做什么?

作为民办学校和国际学校的老师,目前主要服务的是中国很少的一部分学生,但是老师们可以做什么来帮助这些占比很大的农村学生?

文 | April

编 | Luna

长期以来,Scott Rozelle教授重点研究政府政策主导下的中国人力资源现状及其原因,特别是新经济状况下的中国农村儿童教育问题。

Scott Rozelle教授在研究中发现,当前中国人力资源处于中等收入国家最低端,并指出高中教育的不足是导致该情况发生的重要原因。高中教育带来的挑战,Scott 教授又认为可以从两方面来解读,一是提高农村学生的高中教育普及程度,二是确保当他们进入高中的时候已经准备好面对高中学业

那么,如何确保农村孩子已经具备高中学业能力?

常规有三种做法:

1、把农村孩子带到城市里去,让城市里的老师们教导他们;

2、让城市中的孩子去到农村;

3、培训农村老师。

可是这三种方法,在Scott教授眼里看来,对提高农村孩子的学业水平,并没有太大效果。

在顶思2019国际教师发展大会的闭幕演讲上,Scott Rozelle教授带来了他的特别反思,提出现在农村教育最大的问题不是设施,而是教师的教学质量。

作为处在金字塔顶端的国际教育,在乡村教育这件事上,又可以做点什么呢?

以下为演讲实录:

01 为什么三个提高乡村教育常规方案,都不可行?

每个人都知道,中国的农村学生的学术表现是较为落后的。15-20年前,农村的条件有巨大的问题,农村设施非常落后,在晚上没有电灯,孩子们买不起书;政府做了极大的努力来改善这些状况,因此现在农村教育最大的问题不是设施,而是教师的教学质量

我摘录了超过100条国际研究结论,都强调了教学质量对学生学习的重要性,因此,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提升农村教师的教学质量?作为斯坦福的教授,我的同事们也在全球做了许多相关研究,我们也多次开会讨论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国际上来说,第一个普遍的做法是,将农村孩子带到城市中去,让城市中的老师们教导他们。确实,现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与地区中,有198个都鼓励农村家庭移居至城市来获得更好的教育。然而中国特殊的人口地区分布结构,以及大量的农村人口都说明,目前看来,这样的方法是很不现实的。

第二个方法,让城市中的老师到农村去教学生。如果你是一位曾经去过农村支教的老师,那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没有留在那里?为什么你现在在苏州、上海、北京、深圳、杭州等城市教书?去过农村进行教学的城市老师肯定知道,那里的生活条件并不好,薪水也不高。

图源凤凰网公益

政府也出台过项目来鼓励优秀的城市老师到乡村进行教学,例如(Three Rural Education Program),政府给愿意去农村进行一段时间教学的老师发工资与额外补助。8万多孩子都从这一项目中受益,但不幸的是,不少老师都无法坚持下来,因为“那里太穷了”、“没有晋升的机会”、“生活环境很差”等等。因此这一方法在中国也行不通。

第三个办法,也许我们可以培训农村教师。比如说,给农村教师举办一个类似TIDE大会的培训,这样可行吗?政府确实开展了大量的相关工作,例如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中小学教师省级培训计划等等,这些计划花费了上百亿元。

“国培计划”,图源新华社

但是,我引用了几篇关于这些计划的论文中的几句话,其中说“我们进行了大量的随机实验,结果表明国培计划对农村教育没有影响”。另一个对184 所学校的30000多名学生的随机实验表示,“这些计划对教学没有效果,甚至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因为6周的培训需要很多代课老师上课,让学生的学业变得很混乱”。

在对老师的采访中,也有老师表示他们太忙了,有太多的责任,导致没有时间参与培训项目。还有文献表示“在对一些北京打工子弟学校的老师进行英语培训后,这些老师学习了英语后都去了酒店、旅游中介等地方工作,并放弃了教学”。

因此,这样的培训很难产生效果。我们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些培训没有效果,如何能更好地培训老师们。有一个团队在江西花了数月采访了2000多名老师,测试老师的阅读能力与阅读态度,调查他们对工作是否满意。结果是惊人的,超过一半的农村老师说他们对自己的工作非常不满意,感到很不开心。这一数据与其他53个国家(包括很多比中国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相比,比例是最高的。

这就是培训没有效果的原因,也是这一方法很难实施的原因。

02 教育技术或成中国农村教学质量的希望

在这三种方法都不可行的情况下,该怎么办?现在还有一个可能对中国农村教育产生积极影响的方法。那就是使用技术。

使用教育技术(EdTech)、人工智能(AI)、在线教育、远程教育等等方法是否可行?当我在斯坦福做这一讲座时,斯坦福有教授也向我提问,远程教学已经发展了很久了,甚至在网络盛行之前就已经通过电视、卫星等方式呈现。

现在很多发达国家的孩子会上网课,但这一方法很少被发展中国家使用。如果我们录下视频,使用DVD等无互动的远程课程,孩子们就不会被课程吸引,很多研究表明这会带来负面影响,比低质量教学更糟糕

我在斯坦福的一位学生曾经在加纳(某西非中南部国家)花了数百万美元做了一个项目。他的团队为当地农村地区建立了大量的卫星,随机选择当地70个学校接受可实时互动的远程教育,与对照组相比,这70个学校学生的学术水平有了极大的提升。

斯坦福学者在加纳的研究显示远程互动教育的积极成果

这是一个昂贵的项目,不过这证明了可实时互动的远程教育的可行性。既然有这样的好处,那为什么以前这么多地区都没有实行这一方法呢?

所谓教育技术,当然需要两个部分,即“教育”“技术”。也就是说,一个地区必须要满足这两者才有可能实行有效的教育技术。

发达国家为什么没有使用教育技术?他们的技术明明已经足够发达了。但事实是,这些发达国家并没有那么多需要更好教育的农村学生;这些发达国家已有足够的钱让这小部分学生到城市去接受教育

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有96%的学生都在城市中上学。因此,这些发达国家虽然有“技术”,却没有需要接受“教育”的学生。

图源unsplash

那其他发展中国家呢?有很多“教育”,有很多需要接受“教育”的农村学生。在尼日利亚、肯尼亚、孟加拉国等等地区,有许许多多需要接受更好教育的贫困学生,但是,这些地区没有足够完善的“技术”

这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在中国的农村。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也是我和我的团队将在未来5-10年继续聚焦研究的地方。

因为中国农村有很多需要更好教育的学生,每4个5-12岁的中国学生中,就有3个在农村上学,中国有1000多万在农村上学的小学生。这就是“教育”。

有人担心,中国农村的辍学率非常高,这些孩子们如果自己不愿意上学呢?他们会不会觉得即使自己获得了高中毕业证也不能找到好的工作,从而觉得教育是一种低回报的投资呢?

但是,我曾对中国农村中低收入的1万多个母亲和奶奶进行采访,有95%的家长表示,希望孩子读大学,他们都很理性。但事实是这些孩子确实辍学了,我觉得原因主要在于早期教育出现了问题,导致这些孩子发育迟缓从而无法为高中做好准备。因此,政府大力推行的0-3岁教育改革也是非常关键的。

与此同时,中国也有非常好的“技术”。在中国西南地区、中部、西北地区的持续两年的对农村学校的调查显示,78%的学校有网络覆盖,83%的学校有放映视频的设备。这些地区的学校也有相对较好的设施。

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教育技术产业,比美国的还大。相信很多的中小学老师都使用教育技术,不管是用来做数学测试、英语测试还是课外项目。我们对中国的几大教育技术公司做了研究,他们都在急速发展,但问题是,他们在农村的客户数量为0。

当然,有一些教育技术公司有援助农村的项目,我们也会和这些公司进行合作。例如,有一个叫做“洋葱数学”的公司,虽然很小,却很有创新能力。这一公司的创始人在美国留学获得教育学位后,回到中国作为志愿者参与“美丽中国”公益项目,所以这一公司也和“美丽中国”开展了多年的紧密合作,为山区孩子带去远程教育、提升当地教育质量。

洋葱数学

“双师教学”项目让优秀的老师在广州等城市远程教导农村学生,而当地的老师则负责做助教。猜猜这一项目遇到了什么问题?

孩子们很喜欢这些老师,因为他们很幽默,有新奇的方法来教授知识点。然而“洋葱数学”的创始人说,农村当地的老师们很不喜欢这个项目。他们曾经是班级中最重要的老师,但现在他们只能做助教了

课堂中的网络会突然失灵,因为农村老师拔掉了网线。农村老师会背地里和孩子们说城市老师的坏话,“他们不懂农村地区”、“他们不尊重我们”,等等。这是我们需要担心的问题,解决各种问题并不简单。

好消息是,中国政府推出了不少政策来支持这样的项目。现在我们还没有全面推行这类项目,我很抱歉,我也暂时不知道什么项目能产生效果,什么不能。也许得等到2023年的TIDE大会才能和大家分享我们这三年的项目成功了。

在接下来的秋季学期,我们将会在中国中部的180个学校开展我们的项目,60学校将会有教师进行现场教学,60个学校将接受相同老师们的教学,但会使用远程教学的方式,另外60个学校将做对照组。

接下来的一年,我们也注重远程教育,不要去削弱当地教师的权利,不会把他们取缔。比如通过制作在线视频来辅助教学,视频也可能是卡通的形式而不是真实老师的教学。

03 民办学校可以如何帮助乡村学生?

作为民办学校和国际学校的老师,目前主要服务的是中国很少的一部分学生,那么你们可以做什么来帮助这些占比很大的农村学生?

可以试试让你们学校的学生去到农村学校,帮助那里的学生学习,学校之间建立一对一互相帮助的关系,这是很棒的体验。研究证明让城市孩子们去帮助农村学生是能产生效果的,当然对城市孩子们来说会有更大的帮助。这也是城市社会服务的一部分,他们也会对同一片蓝天下的不同世界有更多的认识。

图源斯坦福大学

现在,超过一半的农村六年级学生都有手机,他们可以整天玩手机(当然这不是好事情),但好消息是,这些孩子都可以用微信,可以让城市学生与乡村学生进行一对一配对,让城市学生帮助乡村学生学习英语等科目,当然,还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

政府也已经做了很多努力,当发现了问题就去解决,例如给老师增加补助,提供免费课本。但是更多的问题是隐形的。25%的农村在校学生都有近视眼,但他们却没有眼镜,就是说他们根本看不清板书。这种隐性问题,就连学校校长们都不知道。

当Rozelle教授的团队为这些孩子带上眼镜后,他们甚至站不稳了,但他们笑了,因为他们清晰地看到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小事情,增加饭菜中的营养,为孩子们提供一些打虫药,都可以带来很大的影响。

源自Scott Rozelle教授研究数据

Rozelle教授说,他自己做为一个经济学家,却一直在做这些事,就是因为他相信这些针对孩子们的早期干预可以极大地助力中国经济发展。如果中国能让这些“大多数孩子”健康发展,贸易战这样的事情就不会阻碍中国发展,中国失业率就会大幅下降。

期待更多的政策能鼓励乡村教育的发展,期待更多的老师和学生愿意投入时间来支援乡村,让中国的教育变得越来越公平,越来越好!

特 别 推 荐

由顶思主办的

RAISE2019亚洲国际学校大会

融入对国内乡村教育和特殊教育的关注与支持

发挥国际学校的社会价值

10月25~26日

深圳会展中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农村 中国 老师 教育 学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