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杭州失联女童仍未找到 父亲对大海呼喊女儿名字

原标题:杭州失联女童仍未找到 父亲对大海呼喊女儿名字

   杭州失联女童警方仍在搜寻中

孩子父亲对警方和救援队表示感谢

杭州9岁女孩章子欣失联的消息牵动着公众的心。昨天,象山警方及多支民间救援队全力搜寻,但仍未发现女孩下落。

据闽南网报道, 昨晚7点30分左右,记者从漳州东山县公安局相关人士获悉,7月4日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到达东山县,去过东山马銮湾,与网传在东山海滩边出现的视频吻合。上述人士介绍,在东山停留2天期间,章子欣与两位租客的活动轨迹除了海滩游玩,主要在超市购物。直至7月6日凌晨4点左右安全离开东山县。

章军面对大海呼喊

“欣欣,你在哪儿!”

12日上午,女孩章子欣的父亲章军面对大海呼喊:“欣欣,你在哪儿!”

当天上午10时,章军来到观日亭等候,“我很感谢警方和救援队,也相信他们的搜救方案。”他说,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和孩子的接触时间不多,平日里都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在带,“杭州家里还有父母,我待在这里也帮不上忙,打算暂时先回杭州老家。”12日中午,章军和章子欣的姑父驾车离开宁波象山,返回杭州老家。

12日下午,男租客梁某华的侄子梁强(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11日已经从象山返回老家广东,“我们也不能一直待在那边,现在两具遗体警方都不让我们动,只能去看一看,什么时候火化、什么时候安葬都要等待警方的通知。”

梁强说,叔叔梁某华和前妻育有两个孩子,一个已经打工一个还在上学,由于梁某华早早便和家人失去了联系,所以两个孩子也都是他们的爷爷奶奶在抚养,“孩子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父亲去世的事情,但是可能因为多年不联系,两个孩子表现得都比较平静。”

与此同时,多支救援队继续在宁波象山县松兰山景区的沿海公路附近海域及陆地展开搜寻,在公安部门的协调下,当地的各支民间搜救队伍划分了不同的任务,12日的主要目标是上岛搜索。

“这片海域周围大小海岛比较多,而且都是礁石,孩子有可能被卡在礁石或者被冲到海岛上。”浙江孙茂芳救援队的副总队长吴金海告诉北青报记者,“我们肯定不会放弃的,现在这片大海可以说几乎被我们翻遍了,但是一天找不到孩子,我们仍会继续找。”12日搜救重点是海岛,各支救援队也划分了区域,登岛搜索。截至12日中午12时,章军依旧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女租客曾多次以做生意为由

向几个兄妹借钱

7月10日,梁某华所在村的村委会彭书记向北青报记者介绍,梁某华约在15年前离开村子,此后便再也没有回来。其父亲10年前去世时,梁某华也没回村。梁某华曾在老家结过婚,并育有一儿一女,如今小儿子也15岁了,但自离家后其并没有联系过孩子和其他亲属。目前,梁某华的母亲、哥哥以及孩子仍住在村里。

此次和梁某华一起带走女童的谢某芳并非其妻子。11日,北青报记者从女租客谢某芳所在村村委会林书记处了解到,谢某芳此前曾多次以买房、做生意为由向几个兄妹借钱,曾向她哥哥借款50万,但借钱后家里人却联系不上她,“几个兄弟姐妹她都借遍了。”林书记说,如今提起谢某芳,家里人都恨之入骨。而梁某华与谢某芳的去向,双方家属均表示不知情。

最后一条信息称手机没电

男女租客此后便失联

据梁某华社交平台发布的内容显示,梁某华玩游戏,QQ空间里有多张潮汕地区的神像照片。在过去半年左右的时间里,他与谢某芳从广东潮州出发,游历了凉州、大理、西双版纳等多个旅游城市。

梁某华曾称,自己开豪车家里很有钱。6月4日,梁某华来到杭州。6月22日,梁某华发朋友圈称,“想回深圳了又想回香港”。6月25日,又发某车辆的局部视频,并配文“家里的车很久没开过了”。

7月4日晚,章子欣被两名租客带走后,章军便索要了梁某华的电话,加了微信。在章军出示的男租客梁某华的朋友圈中,他的最后一条状态称“手机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可能要九十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随后,章军便再也联系不上梁某华。

据章军回忆,梁某华曾对其说起,他从事的是汽车内饰生意。7月12日,北青报记者通过梁某华手机搜索到了另一个微信号,与章军添加的微信并非同一个。章军添加的梁某华微信名为“一生平安”,头像为某豪车的照片。而通过梁某华手机检索到的微信昵称为“华仔”,显示来自广东深圳,个性签名为“我是专做靓车、豪华小车,多谢大家的关照”。并且,其微信头像是与一小女孩站在喷泉前的背影合影。

随后,章军向“华仔”发送了好友申请,但并未被通过。

对于“华仔”头像照片上的小女孩,章军与章子欣姑父王先生称,疑似章子欣,体型、高度一致,但由于是背影,且是夜间照片,无法准确判定。 (记者 付垚 张月朦 张夕 实习生 陈湘)

作者:付垚 张月朦 张夕 陈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梁某华 章军 章子欣 谢某芳 杭州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