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企的折本生意:卖一吨糖,亏600块钱

原标题:糖企的折本生意:卖一吨糖,亏600块钱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 处在三年熊市周期尾部的白糖,一有风吹草动,便能在市场上燃起一把火。7月以来,白糖价格似有爆发之势,股期标的联动上涨。

7月8日,郑商所白糖期货价格盘中最高触及5318元/吨,创逾两个月新高。在郑糖期价止跌上涨的同时,近期A股糖业股也出现显著回暖。Wind数据显示,截止7月11日,本月以来,糖产业指数累计上涨4.2%。个股方面,粤桂股份涨16.7%,中粮糖业涨8.87%,ST南糖涨14.58%。

市场普遍认为,刺激这一爆发行情的引爆点主要是六月份产销数据的利好。据中国糖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19年制糖期全国共生产食糖1076.04万吨(上制糖期同期产糖1031.04万吨),比上制糖期同期多产糖45万吨。截至2019年6月底,本制糖期全国累计销售食糖761.29万吨(上制糖期同期销售食糖650.65万吨),累计销糖率70.75%(上制糖期同期63.11%)。

此外,一位国际食糖贸易企业人士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白糖价格走势受到市场多重声音的影响,如印度前期的干旱天气导致印度产量预估下降,使糖价受到支撑,巴西制糖比的下调和乙醇的销售强劲,也给市场看涨情绪添了一把火。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糖价从2016年9月底的高点24.10美分/磅回落至2018年8月底的9.91美分/磅,到目前依旧徘徊在12美分/磅附近。长期价格低迷的糖市,像久旱的大地,总是在等待着一阵风或一场雨。而对于广大制糖企业来说,摆在面前的是巨大亏损和较大的不确定性。

普遍亏损

在国内,制糖业素有“甜蜜的事业”之称,但是,近年来白糖市场价格与成本价长期倒挂,糖企大面积亏损,“卖一吨糖,亏几百块钱”成为中国制糖企业难以摆脱的窘境。

广西糖业相关数据显示,广西糖业的生产总成本在5800到6000元/吨之间,以7月11日广西制糖企业新糖含税报价5280-5320元/吨 (厂内提货价)计算,糖企依旧面临一吨600元左右的亏损。

在南宁糖业明阳糖厂副厂长黄海看来,糖价的低迷已经给他们糖厂的经营带来困难。“第一是甘蔗支付的问题,没有钱支付给农民;第二是对下一步的检修可能有影响,没有资金来投入进行技改,还有检修,这样可能对下一步的经营生产带来很大的困难。”6月份,黄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据了解,明阳糖厂在2017/2018榨季投入了一个多亿资金进行技术改造,以此来降低生产成本,无论是产糖成本,还是产糖率,明阳糖厂都是广西南宁市江南区最好的糖厂之一,即便如此,总体算下来它们还是亏本。

不仅是明阳糖厂,国内其他制糖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难题。广西来宾市兴宾区东糖凤凰糖厂表示,为了给蔗农付甘蔗款,它们厂亏本卖了三分之二的白糖。一位接近糖厂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今年糖厂普遍亏损,只有极少数财务成本低(融资成本低、出糖率高)的企业有微薄的利润。因经营效益差,银行贷款又成了一大难题,摆在糖厂面前的是,下一个榨季来临,甘蔗款又该从哪里来。

根据中国糖业协会数据,目前我国共有4000万糖农,制糖企业(集团)46家。糖厂216家,去年销售收入677亿元,制糖企业亏损19亿元。这种大面积的亏损情况,在广西地区尤为严重。

近年来,糖价大幅下跌以及甘蔗采购价格偏高,部分涉糖企业出现大额亏损。公开资料显示,在公司食糖产销量、营业收入和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比上年增长的情况下,南宁糖业2018年净利却亏损了13.63亿元,同比下滑603.93%。由于公司2017年及2018年连续两年净利为负,公司股票已被实施“ST”退市风险警示。

南华期货白糖分析师边舒扬对记者表示,我国是食糖净进口国家,每年大概有三分之一的食糖来自海外。食糖价格持续低迷是连续多年的供应过剩所致,主要根源来自于国外。

近几年全球糖产量不断增加,供给过剩明显,纽约原糖价格指数从2016年的23美分/磅,下跌至最低10美分/磅附近,跌幅达56.5%。而国内白糖主产区政府托底蔗糖收购价,导致广西制糖企业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深圳前海盛世喜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周俊还对记者指出,2019年广西制糖成本普遍在5500元/吨以上,从而造成白糖内外价差一直偏大,一方面国内制糖企业在配额内进口廉价的原糖,另一方面过大的内外价差吸引非法企业或个人大量走私白糖,打压国内价格,导致国内现货价格一直低于广西糖厂成本。

在北京嘉志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科看来,国内蔗糖价格倒挂其实是市场化作用的结果。他指出,相比于广西糖厂5000-6000元/吨的产糖成本,新疆甜菜产糖总成本约5000元/吨,进口糖成本更低,配额内的进口3000-4000元/吨,配额外的进口约4800/吨,均低于甘蔗糖成本,价格市场化摊平以后,对蔗糖厂的冲击的确会比较大。

难以翻身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国内食糖市场依旧处于政策主导的市场,在政策尚未明朗之时,后期糖价走势充满了不确定性。至于制糖企业生存状况能否改善,恐怕也难以持乐观态度。

据悉,为了保障国内食糖产业的发展,国家在2017年5月对配额外的食糖进口征收了保障措施关税,实施期限为3年且实施期间措施逐步放宽,即从2017年5月份起,配额外食糖进口关税将由95%逐年降低5个百分点,到2020年5月份到期。这项关税的实施,直接的结果就是进一步拉大了国内外糖价的价差,筑起了一道价格大坝,保护了竞争力较差的国内糖业产业。

按理,5月22日,配额外食糖进口关税应由90%下调至85%,这是市场对于2019年许可证发放预期的关键时间节点。然而,市场却等来了另一个重磅的消息,巴西UNIC称中国将在2020年5月前取消对巴西糖的额外进口关税。这也意味着到那个时间点之后配额外进口糖的关税重新回到50%水平,成本大幅下降,进入国内市场的价格可能在4000元/吨左右,极大利空国内糖价。对此,截至目前国内官方并没有作出回应。前述国际食糖贸易企业人士认为,明年进口关税到期具体如何实施,这种不确定性将会给食糖企业和投资机构带来极大的风险。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海关打击走私力度加强。仅6月份以来,公开报道的就有两起白糖走私案。上海海关查证走私白糖8万余吨,案值达7.5亿元。苏州查获涉嫌走私白糖500余吨,案值约250万元。在业内人士看来,糖价上涨也有“海关缉私”的功劳,未来走私糖能否得到控制对国内糖价也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

从国际市场来看,当前全球原糖供求情况出现好转,今年印度、泰国的产量会有所下降,而库存问题也会随着时间逐步改善。国际糖业组织ISO最新预估19/20年度全球供应短缺300万吨。基于此,边舒扬认为,中长期来看,全球产量的下降对国内糖价利好,不过短期糖价还是受到库存的压制,近期多空的激战会比较频繁。

大地期货有限公司白糖事业部总经理缪红波也表示,国际糖价无论从基本面还是技术面来看,都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观,底部基本可以确定,不确定的是巴西未来汇率走势和印度来年的产量及如何消化巨大库存的问题。他认为,如果在国内政策干扰较少的情况下,内外联动会较为明显,进口糖成本将决定明年国内价格的运行区间。

目前国内外并没有出现明显改变供应预期的驱动因素,特别是国内潜在的利空仍有。“目前白糖的运行周期仍处于熊市末期,牛市启动的条件尚不具备。”周俊认为糖企今年“翻身”的概率比较小。缪红波也认为,目前国内食糖产销率已经过半,后续进口糖、国储糖以及兑付蔗款压力依旧存在,今年糖企普遍亏损已成定局,国内糖企生存状态恐难以改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