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叫真正的数据新闻!

原标题:这才叫真正的数据新闻!

长按二维码,加主页君好友

QQ备战3群:513622516

QQ主页君小秃:2789354908

考新闻微博:@考新闻官方微博

全文共6036,预计阅读时间16

2019年6月16日,中国数据可视化创作大赛(China DataViz Competition)在南京大学落下帷幕。天马行空的获奖作品向我们充分展现了数据新闻的无限未来。反观行业现状却是另一幅景象:低水平的“一图看懂”充斥各大信息平台,而真正具备数据挖掘、信息交互特征的数据新闻尚且锋芒待露

借此,笔者试图带领读者回顾数据新闻的前世今生,进而探讨中国数据新闻的发展状况。

传统的延续:客观性法则

作为一个概念,数据新闻(Data Journalism)较早出现于2008年英国《卫报》记者西蒙·罗杰斯(Rogers)的一篇内部博客:

“昨天,我们的开发团队开发出一款软件:它能将原始数据转化为可编辑的地图。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利用它来制作令人兴奋的互动图表。这是数据新闻——记者和开发人员一起创造出了这个从技术上非常有趣的东西,它将改变我们的公众方式和看待数据的方式。

仅过四年,数据新闻就从一个偶然发明变成了全球性的新闻业运动。在2012年欧美前沿数据新闻探索者创作的《数据新闻手册》(Data Journalism Handbook)中,数据新闻被称作:基于数据挖掘与分析思维,遵循倒金字塔的数据筛选流程,最终以可视化方式呈现价值的新闻报道。这从新闻生产流程层面,给数据新闻和以往的计算机辅助报道、精确新闻报道之间划上了清晰的边界。

然而,这样的定义并不全面。数据新闻不仅是一种技术,亦是一种文化。从新闻史来看,从计算机辅助报道到精确新闻报道,再到数据新闻的演变历程不仅是媒介技术的进步,更是客观性理念的延续和发展。

客观性法则的奠定和危机

客观性法则是美国新闻业确立独立自主地位的道德准则。1924年克劳福德《新闻的道德》中将“客观性”视作新闻报道的最基本道德。随着哲学可知论和通讯社的发展,对事实的信念逐渐取代对观点的追随成为美国新闻界普遍遵循的准则。记者被要求将观点和事实划分,不带成见地报道失实。

而在二战后,尤其是经历了“麦卡锡事件”之后,人们开始意识到,客观性法则难以通过“烟熏缭绕的咖啡屋中的谈话”实现,而必须依赖于更加规范化的事实挖掘、核查程序

20世纪50年代:计算机辅助报道问世

1952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计算机的辅助下,对当年的总统选举进行了成功预测。 计算机从事预测性报道的潜力很快被新闻媒体发现。于是,记者们开始尝试运用科学的调查统计方法,从公共数据库中寻找数据信息,避免以往调查性报道的主观介入。这种报道方式被称为计算机辅助报道(Computer Assisted Report)。

20世纪70年代:用科学武装客观性

20世纪60年代,社会公众对新闻业客观性理念的质疑进一步加深相较于新新闻主义对客观性理念的彻底背叛,精准新闻报道则试图用科学的方法完善客观性报道。1967年,前奈特系记菲利普·迈耶(Philip Meyer)在计算机的辅助下通过对473名黑人的抽样调查,完成了对底特律黑人大骚乱的报道《十二街那边的人们》。这一报道不仅打破了当时社会对黑人的刻板印象,也使得调查性报道开始向社会科学方法接近

1973年,菲利普·迈耶在《精确新闻报道》(Precision Journalism)迫于传统客观性原则的缺陷,从学理上梳理、总结和发展了调查报道。他认为:“客观性传统避免了记者将个人观点强加给受众。但是客观性是针对一个相对简单的世界而设计的,在那里未经修饰的事实是可以自己说话的。”

面对日益复杂的报道环境,他提出“将社会科学和行为科学的研究方法应用于实践新闻的报道”。具体而言,诸如提出假说、制定实验计划、实验设计、建立个变量之间的关系模型、内容分析的研究技术被完整地运用于调查性报道中。

20世纪90年代:计算辅助+精确报道

而为了尽可能减少人工选择、判断的偶然性,更加准确、精密的计算机辅助报道与精确新闻报道实现了融合。20世纪90年代,计算机辅助新闻趋于专业化,被划分为4种类型:计算机辅助报道、计算机辅助调查、计算机辅助参考、计算机辅助聚谈。此外,以1967年《信息自由法》颁布为开端的美国“阳光政府”工程从数据来源和使用层面为精确新闻报道提供了法律保障。

21世纪初:精确报道2.0——数据新闻

历史是断裂和连续的矛盾体。 技术变革与观念延续往往并行不悖。西方新闻业的历次巨变实质上都在追求摆脱新闻来源的控制,强调记者报道的独立性和系统性。而限于技术条件,尽管20世纪70-90年代“精确新闻学”理念得到广泛接纳,但用量化数据进行报道的理念与方法难以推广。

进入21世纪,全球互联网的发展使精准新闻学理念与西方各国深度报道相融合,催生出全新的数据驱动新闻。诸多数据新闻开拓者明确表达了用数据新闻提升公共服务的愿景:

较早提出“数据新闻”概念的《卫报》记者西蒙·罗杰斯指出,数据新闻代表一场信息透明化的新运动。Coddington也提及“朝着量化方向转变的趋势”与西方社会的民主传统息息相关,因为诸多此类报道都与支持政府开放的主张和行动相联系,并遵循调查性报道为公众服务的传统。

据此,我们可以对数据新闻进行更完整的定义:数据新闻是以大数据为新闻来源,在客观性理念指导下进行数据挖掘,最终通过可视化呈现新闻价值的新闻报道方式

锋芒待露:用数据叩问真相

与西方新闻业蔚然成风的信息透明运动相比,中国数据新闻尚且锋芒待露。

首先应当肯定,数据新闻在中国的发展十分迅速,数据挖掘技术、可视化表达广泛运用于业务创新。2012年,“大数据”(Big Data)的概念被引入国内,同年1月13日,网易创立了《数读》栏目,这是国内媒体最早开辟的数据新闻专栏,由此也拉开了国内媒体探索数据新闻本土化的序幕。时至今日,具有较高影响力的数据新闻团队包括,新华网《数据新闻》、搜狐网《数据之道》、网易《数读》、财新《数字说》和澎湃新闻《美术课》

与此同时,围绕数据新闻的学术研究也呈现井喷之势。2013年至今,数据新闻已然成为学术论文高产区,将数据新闻的技术、理念介绍到中国,帮助中国数据新闻规范、行业健全发展成为学界普遍期待

但必须承认,中国数据新闻行业尚未形成专业规范。如学者方洁在主流学刊《国际新闻界》中指出“与西方相比,国内的数据新闻实践所展现的生态图景存在较多差异。”具体而言,以客观性法则为指导的生产规范尚未形成,借助大数据进行信息挖掘、揭示真相的报道潜力尚待释放

作为一个数据新闻的长期读者,笔者试从自身媒介接触出发,通过社会功能的框架印证了上述观点。

“一图看懂”占主流,承担信息告知功能

“一图看懂”是最原始的、最广泛意义上的数据可视化,即通过图表简化报告,从而压缩信息冗余、降低用户阅读负担。这种新闻报道方式在“雄安新区”等政策性宣传和“2019全球互联网报告”等财经领域中尤为常见。

由于“一图看懂”具有技术难度低、追踪时效能力强的优势,因而能迅速适应碎片化阅读时代,用户对短、平、快新闻的需求是其产生的主要原因。但“一图看懂”并非经过大数据挖掘获取新闻价值,因而不能称得上完整意义的数据新闻。

可视化提升印证式宣传效果

对于围绕政策导向从事新闻宣传的主流媒体而言,数据可视化得以丰富印证式的宣传策略。印证式宣传是我党新闻舆论工作的优良传统,即通过“用事实说话”的方式向群众推广政策、主张,从而使群众自觉认同、追随党的路线。如新华社的《六面一体,稳转有“方”》则通过H5动画营造魔方游戏体验,以期软化严肃议题,刺激用户自发扩散。

数据挖掘强化舆论监督

脱胎于调查性报道的文体,数据新闻的突破性意义在于:提供了传统的采访手段无法达到的“科学”、“量化”的调查模式,帮助记者发现被遮蔽的真相,印证被压制的猜想。

近年来,利用数据挖掘揭露社会真相、强化舆论监督的调查报道在公共事件中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如以下两个案例:

山东疫苗为何屡出安全问题?在《疫苗之王》攀登热搜榜,通过新闻洗稿揭露疫苗产业黑幕时,网易数独则依靠判决文书的全样本分析发掘:疫苗问题是中国社会的周期性问题,背后与不合法的疫苗采购密切相关。

百度引擎已死?面对舆论的质疑,百度公关以百家号内容只占10%为由回应。对此,上观新闻通过12520个热词测试了百度搜索发现,84.5%的关键词在第一页中包含百家号,从而证实了百度建立内容城池,将搜索用户引向百家号的猜想。这一报道获得了今年全球数据新闻大奖的提名。

以上可知,中国数据新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作为一种技术,数据可视化将在事实性报道和舆论引导业务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作为一种价值取向,数据新闻所肩负的公共服务价值仍需积蓄力量。

仍需破围:诸多制约因素

新闻是社会控制的产物。国家、市场和社会构成了新闻场域的基本力量。数据新闻在中国何以锋芒待露?透析新闻场域,我们得以发现数据新闻发展的普遍困境:

专业话语和大众口味的脱节

数据新闻依托于关注公共事务、习惯于严肃阅读体验的中产阶层资讯市场。这种产品定位与市场需求存在以下方面的脱节:

首先,对于受众接受习惯而言,数据新闻的表达方式新鲜但是艰难。学者曾庆香提出,数据新闻是一种从属于社会科学的论证,能够科学、精准地描述事实。学者蒋忠波则通过控制实验法发现,受众对数据可视化更加好奇,但如果数据分析和数据叙事未能很好融合,依旧显得枯燥,那么数据新闻难以给受众留下深刻印象。如@财新国际曾向公开展出其在全球数据新闻大赛中的提名作品《做四个小时高铁能到哪?》,但关注者寥寥无几。

其次,口味的脱节实质上反映了新闻价值的分歧。专业媒体更看重真实性、重要性,以此彰显服务公共利益的社会责任;大众则更追逐接近性、趣味性。从创新的扩散而言,可视化作为一种新闻客观性的专业表达对读者的知识素养要求高,这和大众对感官刺激的期待存在偏差。

比如在山东疫苗事件中,广为转载的《疫苗之王》实质上是对专业媒体报道的“洗稿”,其中触目惊心地呈现了疫苗市场的混乱。经第三人效应的触发,该文广泛传播,但同时由于导向偏差,该文遭到封杀。相较而言,网易数独依托审判书制作的高质量数据新闻却鲜有人问津。

盈利渠道危机制约新闻创新

对于目前面临渠道危机的媒体而言,数据新闻并非带来看得到的盈利空间。于是,媒体基于自身需要对数据新闻创新采取了不同定位:

对于事业性质的主流媒体而言,数据新闻被迅速收编为新闻宣传的新方式,其组织运作、选题策划都要遵循固有的导向需要,如新华社数据新闻团队。对于市场化运作的商业媒体而言,数据新闻被视作提升用户忠诚度的新闻产品,成为收费墙内的顶级服务,如财新数字说。

这些探索索然固然为数据新闻提供了培养皿,但显然影响力有限:在平台媒体掌握议程设置权的格局下,数据新闻难以获得优先的“推送”,主流媒体的数据新闻往往被淹没。而商业媒体的数据新闻尽管充分体现了专业水准,却被封锁在收费墙内。

大数据使用的伦理、法律困境

数据新闻依托大数据开源,但当前大数据资源的占有、利用环境并不开放。移动互联网中,大数据产伴随用户使用痕迹产生,为平台巨头视作资源所独占,而政府信息公开化进程尚且不能适应新闻报道的时效性。

正如工信部发布的《2016-2020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指出,大数据产业支撑体系上不完善。数据所有权、隐私权以及相关法律尚未健全。学者方洁在行业调查中亦发现,诸多数据新闻从业者表示“获取公开、可靠数据是最困难的事情”。

结语:“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长青。”

数据新闻不仅是一种新闻技术、更是一种新闻文化。通过挖掘新闻史发现,客观性理念是数据新闻所遵循的价值准绳,而服务公众、叩问真相则是其应具备的精神气质。

而检视中国传媒现实,我们却看到:尽管数据新闻的技术被广泛接纳,但由于受制于诸多市场环境、数据开发等制约因素,其叩问真相的潜力并未得到充分释放。基于此,我们唯有保持谨慎的乐观,继续投身于理论和实践的碰撞中,才能开辟出中国数据新闻的开阔前景。

作者介绍

Rommel:安徽大学硕士,考新闻2019学员

单项课程优惠!

现在报名半年突破套餐中的单项课程

可以享受以下三种优惠:

(1)优惠券7月31日前报名,每门可以领取100元优惠券(不含行云实务班)

(2)联报优惠:联报两门总价立减100元,三门总价立减200元,四门总价立减300

(3)上面的优惠券和联报优惠可以叠加

(4)全家桶学员优惠全家桶学员报名古灵阁享受5折优惠(立减700元)。请联系主页君小四领取优惠券。(此优惠和其他优惠不叠加

(5)扫码领取优惠券,联报优惠请联系主页君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