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创业机会——稳定币

原标题:区块链创业机会——稳定币

区块链创业机会——稳定币

稳定币是一种可以用来和特定的指数资产保持固定比例兑换的特殊加密货币。

目前市场上主流的数字货币都是非稳定数字货币,即币值随市场波动而不断发生变化,不与法币的币值进行锚定,典型代表如比特币、以太坊等,从长远来看,它实际上阻碍了加密货币在现实世界的采用。因为价格波动过于剧烈,而使其在很多场景下很难满足货币的职能。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加密货币的购买力持续波动,那我们就无法用加密货币发工资(支付手段)或是对其他商品计价(价值尺度)。

在亚洲新兴市场,稳定币在汇款领域内的应用极具前景。

联合国称,亚太地区移民增长率远超其他国家的人口增长,有60%以上的移民居住在亚洲或欧洲,而全球53%的汇款额就来自于亚太地区的国家。据报道,在某些发展中国家,汇款占其GDP的份额较大,如尼泊尔(28%)、塔吉克斯坦(42%)、亚美尼亚(21%)等。

然而,目前传统的汇款方式远没有达到所谓的“即时”与“高效”,且往往会使客户花费不必要的交易成本。不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稳定币,可以提高资产转移的速度和稳定性,特别对于金融基础设施尚不成熟的发展中国家而言。

此外,亚太地区对加密市场较为友好的监管环境,或将助推稳定币的发展,为该代币的未来走向奠定基础。据了解,在香港、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等司法管辖区,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可以在宽松的监管环境下蓬勃发展。

目前市场各方主要使用的稳定币是USDT,其市值大约为22.75亿美金,占整个稳定币市场份额的90%左右。

回顾历史,当市场下跌时,投资者往往会转向更稳定的资产。2008年经济危机,美国国债的投资额创历史新高,因为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风险最低的投资选择。反观数字货币市场,当BTC和ETH的价格“节节败退”时,稳定币的交易量正大幅上涨。数据显示,去年12月,USDC、TUSD、PAX以及GUSD四种稳定币在过去三个月中的交易量猛增1032%,超50亿美元。可以预见的是,ICO曾在2018年“炒热”加密市场,而稳定币或将在2019年助攻加密市场。

那么,当前的稳定币市场状况究竟如何,作为创业者在进军稳定币市场的时候又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呢?本节内容将为您解答。

3.1.1稳定数字货币的分类

第一个稳定数字货币是tether公司在2014年发行的USDT,近年来又出现了诸如MakerDao,TrueUSD,Bitshares,Basecoin等一系列稳定数字货币,这些项目都针对价格稳定、可伸缩性、去中心化等要素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

目前与稳定币相关的公司的总市值为30亿美元,约占数字货币市场的2%。鉴于金融业在稳定、低风险、分散资产方面的要求,2%的市场份额极具发展潜力。总体来说,稳定数字货币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1、法币储备模式

目前,市场中约有66%的稳定币与美元挂钩。例如,主流稳定币USDT与美元挂钩,同时它也是全球市值前十的数字货币之一。

事实上,所有与法定货币挂钩的稳定货币只不过是一张数字银行收据。该收据表明,某特定银行持有特定数量的美元、欧元、卢布或其他法币。这类稳定币过于中心化,该资产的发行人可以随时“烧毁”或“冻结”代币。

这种模式下,用户持有稳定币实际上持有的是稳定币发行公司的借据。中心化的发行公司将自身的资产进行抵押以发行稳定币,每个稳定币都对应着其存于银行的等值资产,确保用户所持有的稳定币可以按照比例兑换回法币。这个模式其实就是美联储印钞(持有完全无风险资产—美国国债,发行美元),代表项目是USDT。

这种模式的优点是易于理解,整个流程非常直观,而且有资产抵押,但缺点在于发行公司的信任风险。因为稳定币是中心化的私人公司发行的,没有任何机构能够证明他们将资产足额抵押在银行,实际上存在信用超发或资产转移的可能性;另外,我们还必须相信发行方愿意用资产承兑这些借据。

因为USDT有这些缺点,后续采用这个模式的项目都试图在监管透明性和资产托管上做出一定改进,如TrueCoin,TrueUSD等。

法币储备模式会成为现阶段稳定币市场流动性供给的主力军,但由于其非常依赖法币托管账户的安全性,因此会受到传统监管和法律层面的不确定性。在区块链去中心化理念的指引下,只能当做稳定币发展的过渡阶段。

2、与大宗商品挂钩的稳定币

与大宗商品挂钩的稳定币是实体经济、国家间贸易和加密数字货币间的桥梁,其特点是去中心化和透明,它们的价值与周转率挂钩,比较有意思的是此类稳定币当中的很大一部分所锚定的大宗商品恰恰是一些不稳定的数字货币。

区块链项目MILE属于此类,其包含MILE和XDR两种代币。如果说XDR是一种与SDR(Special Drawing Right,即特别提款权,亦称“纸黄金”,其价值在过去30年变化了11%)挂钩的稳定币,那么MILE则是一种波动性较大的代币。

3、算法型稳定币

算法型稳定币不与任何抵押品挂钩,其供应和目标价格仅由代码控制。这类稳定币完全去中心化,没有第三方参与,扩展性较高(在发行额外的稳定币时无需抵押更多资产)。

前两种模式的本质都是资产抵押,区别仅在于使用中心化而是去中心化的货币(资产)来做。第三种模式在思路上和前两种完全不同,采用的是算法央行的模式。简而言之,其思想是通过算法自动调节市场上token的供求关系,进而将token的价格稳定在和法币的固定比例上。

这种模式借鉴了现实中中央银行调节货币供求的机制。现实中,央行可以通过调整利率(存款准备金率、基础利率等)、债券的回购与逆回购、调节外汇储备等方式来保持购买力的相对稳定。而在稳定币中,算法银行也可以通过出售/回收股份、调节挖矿奖励等方法来保证稳定币的价格相对稳定。

算法银行的致命风险是对稳定货币未来需求会一直增长的假设。如果稳定货币跌破发行价,就需要吸引人来购买股票或者债券,这背后基于的是未来该稳定币需求看涨的预期。如果该稳定币需求萎缩或者遭遇信任危机,那么算法银行将不得不发行更多的股票或债券,这在未来又会转化为更多的货币供给,长期看会陷入浮动性风险(死亡螺旋)。

总结来说,铸币税股份模式完全依赖于算法,消除了信任风险,但仍然会面临浮动性风险(死亡螺旋)。而且这类稳定币背后完全没有对应的资产抵押,一旦出现极端的挤兑也很难处理。

目前市场上的这类项目主要有Basecoin、Nubits、Caborn等。

3.1.2稳定币代表项目分析

1)Tether

用户可以通过 SWIFT 电汇美元至 Tether 公司提供的银行帐户,或通过交易所换取 USDT 。赎回美元时,反向操作即可。Tether 公司的网站宣称将严格遵守 1:1 的准备金保证,即每发行 1 枚 USDT token,其银行帐户都会有 1 美元的资金保障。

USDT的优点在于非常的直观和稳定,始终和美元保持大致1:1的比例。但缺点在于资金托管情况不透明,存在超发的可能性。

盈利模式方面,一部分来自于用户持有USDT期间美元存款产生的利息,另一部分来自于用户将稳定币兑换成法币要收取5%的手续费。

2)TrueUSD

在官方定义中,TUSD是以USD为支持的ERC20稳定货币,和USDT一样,TUSD也是按1:1比例锚定美元,承诺以实际存储在银行或信托公司中的美元提供100%的稳定价值。

区别于USDT不透明的运作机制,TUSD宣称其美元资产完全抵押,受法律保护,经过第三方公司透明的审计,并且为了提高安全性,所有资金交由信托公司处理,TrueUSD系统不处理或获取托管资金,从根本上保障资金安全。同时通过智能合约,USD入帐确认后会生成相应的TUSD,而在赎回USD时则会自动销毁相应的TUSD,以此来动态保持TUSD和美元的1:1锚定关系

3)MakerDao

MakerDao有两种货币,一种是稳定币Dai,另一是管理型货币maker。Dai是由抵押加密数字资产支撑的数字货币,其价格和美元保持1:1稳定。Maker是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平台,通过抵押债仓(CDP)、自动化反馈机制和适当的外部激励手段支撑并稳定Dai 的价格。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Maker 平台利用以太坊资产生成 Dai 进行杠杆操作,资产必须是超额抵押的,起初是价值150块的以太坊抵押生产100块的Dai。Dai和maker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一方面Mkr的持有人可以投票决定哪些资产可以被纳入到抵押资产中来,另一方面当人们抵押资产还dai的时候要用maker支付一部分稳定费用。之后系统会销毁或者是回购maker,来推高maker的价格。

MKR token同时也是系统的救市资产。当市场出现极端的波动,出现抵押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系统会增发 MKR 用来回购DAI,用来保护稳定货币的价格稳定和可偿付性以上是一些广告链投资的具体上币状况。

相比较USDT来说,MakerDao的去中心化性质更强,任何人都可以抵押合格资产(peth)来生成Dai,因此在中介信用风险,法律险,其他极端风险防护方面做的更好。

4) BitCNY

1BitCNY = 1人民币。BitCNY中文叫做比特元,本质上它是在比特股系统上的一种合约,1 BitCNY的持有者有权在任意时候从市场上获得价值1元人民币的比特股(BTS)。

5) Basecoin

模式涉及到三种token,分别为basecoin,Growth Token和 Restore Token分别对应现实世界里的货币,发币权和债券。

当BaseCoin相对美元价格下跌时,基于区块链的生态系统会拍卖 Restore Token来换回 BaseCoin。市场上流通的BaseCoin减少,价格就会回升。

当BaseCoin相对美元价格上涨时,生态系统会发行更多的BaseCoin,而增发的BaseCoin会发给 Growth Token的持有者。BaseCoin的价格回落,另一方面增发的货币进入Growth Token的持有者手中,保证投资人的利益。 众筹投资者主要投资Growth Token,同时拥有了铸币权。

6) Carbon

系统里有两种token:CUSD(稳定币)和Carbon Credits(浮动币)。

稳定币价格低于1时,Carbon Credits通过反向荷兰拍卖,拍卖给愿意焚烧其稳定币的市场参与者,造成价格上涨压力,使稳定币价格回升至1美元。收到的CUSD将被烧毁,供应量减少,从而提高价格。

稳定币价格大于1时,稳定币按持有比例分配给Carbon Credit持有者,造成价格下行压力,稳定币价格回落至1美元。

Carbon Credits是Carbon网络的token,代表了市场对Carbon网络的预期,同时也是扩大CUSD供应的手段。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但不会被销毁。

7)DUO network

基于金融市场中成功的分级基金设计,以ETH为抵押发行有固定收益的A级稳定币和享有ETH杠杆收益的B级币。智能合约从外界定期接受ETH/USD价格更新,用于锚定A/B级代币的净值。

分级币价格偏离其净值时,交易员都可通过智能合约将ETH和分级币互相转换获得套利收益。套利行为可将分级币的市场价格稳定在净值附近。

DUO token作为允许转换套利的权限,将随着分级币发行规模增大而增值

3.1.3当前稳定币市场的痛点

(1)如何提供足够的能满足市场需求的稳定币流动性

仅以市值来看,稳定币市值仅占数字货币总市值的0.8%,不过以数字货币市场的24小时交易量来看,目前还处在起步阶段的稳定币却已占到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13.5%。因此,成功的稳定币项目绝对不是以市值取胜,而是要在流通量上寻找突破口。虽然现在市场中大部分交易仍发生在非稳定币中,但这样的趋势很可能被逆转。随着其他数字货币较大的价格波动、投资风险凸显以及市场逐渐成熟与理性,投资人将更加注重长期性盈利而不是短期暴利,资金不再偏爱具有更高投机性的币种,这就使得具有优异的流动性的稳定币项目得以脱颖而出。

市场对稳定币的需求是天然存在的,且存在一个巨大的空间,目前远远没有得到满足。不过如何解决稳定币的供应问题仍然是核心所在,目前所有的稳定币项目,在这个问题上都没有特别好的解决方案。

法币储备抵押模式尽管目前提供了最大的流动性,但其背后的法币储备账户是关键的核心,当稳定币规模从几十亿发展到上百亿甚至上千亿的情况下,这些法币储备资金是否仍然是安全的,账户是否会遭到现在法律体系的制约,都存在可以预见的问题。因此从长期来看,基于法币储备的稳定币,最终仍然会被基于数字资产抵押的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取代。

在区块链发展的早期阶段,在全球数字资产总市值仅仅只有3千亿规模,且价格波动巨大的条件下,稳定币供应量问题肯定是数字资产抵押模式无法回避,甚至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随着区块链行业不断的发展,未来会呈现以下三个趋势:

1. 在传统互联网时代无法被个人权属化的价值,比如个人大数据,个人信用等信息,将会成为个人的资产,并以区块链代币的形式保存。

2. 现实资产,将会在一个成熟的体系内大量上链,比如房产、贵金属等实物的上链。

3. 全球GDP,将会以越来越高的比重转移到区块链上,以代币的形式存在。

当以上三个条件达成时,数字资产抵押模式将彻底解决现在的流动性问题,成为稳定币发行的重要方式。

(2)如何建立长效的稳定机制

流通量与市场需求直接挂钩,决定数字货币需求的因素其实比较繁多,其实用性、知名度、用户量、安全性、发展路径、市场预期是主要的几个判断方式。

此外,保持相对于法币比较稳定的汇率是衡量稳定币未来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只有在保证汇率稳定的基础上,稳定币实现价值尺度、交易媒介、记账单位等货币基本职能才有可能性。

当流动性问题,也就是“量”的问题解决后,稳定币比拼的就是“质”,也就是稳定性了。在没有长效稳定机制的保障下,稳定币是无法给市场提供足够信心从而进入流通领域的,因此,是否能够建立起一套真正有效的长效稳定机制,也是一个稳定币最终能够成功的关键因素。

法币储备模式理论上只要法币账户不出问题,且承诺兑付,那么稳定性肯定是最好的。但问题恰恰出在法币账户本身的安全性上,这是非常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而目前所有的数字资产抵押模式,稳定机制都存在问题,既主要依赖投机和博弈使得价格产生锚定。这在一个短期的时间跨度以及规模很小的稳定币供应量下,的确可以达到稳定,因为只需要少量的资金就能操纵市场,使稳定币免受外部真实市场的冲击。但是只要规模上去了,原先设定的稳定机制很容易遇到浮动性风险(死亡螺旋)问题,既导致抵押物价格下跌的因素都是正相关的,方向都是单一的。除非市场有大的牛熊趋势上的改变或者有救市行为,否则不可能以市场自己的博弈力量去纠偏,这股力量一定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

解决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更合理的机制,而是上一个问题提到的三个条件的达成。当抵押物本身市值巨大且波动更小之后,其发行稳定币的激励以及稳定币的流动性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3.1.4稳定币市场发展趋势

目前来说,稳定币的价值主要是个人投资者进入数字货币市场的过渡器、机构投资者的风险管理工具、企业融资后合规及避险的手段。

不过,可以看到的是,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进入加密数字货币的数量正在快速增加;而仅2018年Q1区块链项目融资额就达到了58.3亿美金,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数量。由此可见,市场对于稳定数字货币的需求还会持续扩大。

同时,目前市场还处于早期阶段,远远没有饱和,未来将会有更加完善的稳定币加入市场进行竞争,而良性竞争将会使空气币以及抄袭币被市场淘汰。

目前市场规模最大的USDT其实就是看到了比特币的不稳定性给用户所带来的问题,用户需要将自己的法币兑换成某种币值相对稳定的数字货币,然后才能开始投资数字货币。所以将USDT打造成可以作为交易凭证的,价格稳定的数字货币。在未来随着稳定币种类增加,币与币之间的竞争会愈发激烈。只有拥有明确的使用场景,能得到用户和开发者共同认可的稳定币才有机会获取更大的发展。而最好的使用场景,目前看来可能会出现在支付领域。

具体来说,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稳定币市场的发展趋势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数字经济时代,数字资产的交易流转对稳定币有客观需求

数字经济是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各个方面深度融合后产生的结果,是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我国在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提出了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理念,并于2017年将数字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开启了加快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征程。可以预见,与数字经济发展相伴随的是,数字资产种类将不断增加,数字资产规模将不断壮大,数字资产的个人产权属性将得到强化,数字资产的交易流转需求将不断显现。其中,区块链很可能成为数字资产登记与交易的主要技术平台之一,而“代币”很可能成为数字资产的主要技术表现形式之一。目前,以太坊系统中的新标准ERC-721协议,甚至提供了发行非同质化数字资产的可能,即每一个代币(或者凭证)不可分割、不可互换,都是独一无二的。当大量的数字资产基于区块链登记和交易时,必然需要基于区块链的稳定币来承担价值尺度、流通手段和贮藏手段等功能。

(二)法定数字货币是最合适的稳定币,但短期内难以正式推出

与目前市场上已有的三类稳定币相似,法定数字货币也是稳定币,但由于法定数字货币是依托于国家信用发行,其公信力最强,可接受范围最广,不容易产生负外部性。我国是最早开展法定数字货币研究的国家之一,早在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就成立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开始涉足数字货币的研究,并已经在区块链和法定数字货币研究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旗下三家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中国人民银行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和中钞信用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年度区块链专利数量达到了68件,位列世界第一。虽然我国对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规模,以及具体的生态等已经有了较多研究,但由于我国是大国,社会经济结构复杂,在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推广方面必须非常谨慎。周小川曾公开表示,中国应该谨慎对待数字货币在中国的发展,研发数字货币要经过充分测试,局部测试,可靠后再进行推广。可见,虽然法定数字货币是最合适的稳定币,但由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估计难以在3年甚至5年内正式推出。

(三)民间稳定币和受监管稳定币料将不断出现,需密切关注其发展态势及影响

首先,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法定数字货币的缺位,将在一定程度上产生冲突,并催生各类民间稳定币。据统计,今年9月份就有15家机构宣布推出共13款稳定币。虽然稳定币性质上与ICO有所不同,不以融资为目的,但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超发和挪用准备金的现象不可避免,很可能引发新一轮数字货币领域乱象,相关监管部门需密切关注。

其次,GUSD和PAX等受监管美元稳定币推出后,不排除会有更多受监管美元稳定币和锚定其他法币的受监管稳定币推出。虽然受监管稳定币的影响尚不明晰,但很可能会对我国的外汇管理产生不利影响,还将侵蚀人民币在我国数字经济特别是数字资产交易领域的计价权。相关监管部门有必要加强对各类受监管稳定币发展态势及其影响的跟踪研究,及时采取有效应对举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