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跑了下网约车,出事故后保险公司就不赔了?

原标题:兼职跑了下网约车,出事故后保险公司就不赔了?

文| 静静

后视静出品,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近几年,随着“滴滴”、“滴答”、“优步”、“易到”等出行软件的普及,再加上网约车的合法化,使得人们的出行愈发方便。

与此同时,在一部分车主选择做全职司机的时候,越来越多的私家车车主注册成为兼职的网约车司机,利用空闲时间挣点外快或补贴家用。

-1-

而就在不久前,发生了这样一起交通事故,让司机们有些动摇了。

浙江的贾某是一名网约车司机,一日他送乘客到达目的地后,坐在后排右座的程某在开车门准备下车时,同向骑电动自行车的吕某来不及躲避,连人带车一头撞在了车门上,造成吕某受伤,电动车和网约车也不同程度受损。

后经交警事故认定,网约车司机贾某负主要责任,乘客程某负次要责任,骑电动自行车的吕某无责任。吕某的医药费、误工费等15万元由贾某和程某共同承担。吕某找贾某赔偿其损失,贾某则找到保险公司,希望保险公司能进行理赔。

而保险公司却认为,被保险机动车从事营业运输活动,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被保险人应当及时书面通知保险人,否则,因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也就是说,贾某在发生事故时已经改变车辆使用性质,用于网约车营运,所以保险公司有权拒赔付商业险,只同意赔付交强险。

无奈之下,贾某起诉到上城法院。审理认为,贾某将车辆用于从事营业运输,亦未依约及时书面通知保险公司,激活了《机动车辆商业险“责任免除”明确说明书》中保险人的免责条款。保险公司有权依据免责条款,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不予赔偿。

法院最终判决,对原告损失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则由被告贾某、被告程某按照责任比例承担。

为此,笔者特别咨询了人保车险、平安车险、大地保险等多家保险机构,回复的结果都是,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可以拒赔。笔者还了解到,此前中国保监会保险消费者权益保护局也曾表态,明确了各种私家车作拼车、专车的事故保险公司可以不予理赔。

无独有偶,2016年9月28日,仇国明驾驶小客车由北向南倒车时,车辆右前轮与放在地上的箱包接触,造成包内摄影设备损坏。经交警事故认定,仇国明负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该摄影设备由中仪英斯泰克进出口公司进行修理,维修费达16,764元。仇国明小客车的投保公司——平安保险认为,事故发生时,仇国明正在进行网约车服务,改变了车辆的用途,故其不应在商业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认为,仇国明注册成为滴滴司机后,每月平均运营50-60单,其车辆的用途从非经营车辆变更为经营性车辆,该营运行为导致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同时,仇国明未通知平安保险其车辆从事营运的信息,不能以事故发生时车辆并未处于运营状态的对抗其应在投保时告知保险公司的义务。法院判决平安保险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需要承担保险责任。

从以上案例我们不难发现,私家车注册网约车后一天多次接单,车辆在路上行驶时间增多,风险自然也就提高了。再加上车主投保时为私人自用,保险费率远低于营运车辆费率。车主在变更车辆用途后,也未能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因此由车辆营运所引发的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有理由拒赔的。

在此还要强调一点,广大网约车车主签订保险合同时,“免赔”条款一定要看清,将私家车用于网约车运营的车主要及时办理营运证,按合同约定通知保险公司并更改保险险种,合法合规经营。

-2-

有人要问了,是不是只要私家车进行网约车服务发生的交通事故,保险公司都可以拒不承担商业险的赔偿责任了?让我们再来看这样一个案例。

2016年5月8日12时43分许,杨某驾驶父亲的荣威轿车行驶至上海市华夏高架唐黄路出口处时,不慎与周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根据交警事故认定,杨某负全责,周某不负责任,车主杨乔基承担事故牵引费300元。

2016年9月18日,上海道路交通事故物损评估中心接受委托对杨乔基的车损进行了评估,涉案车辆物损维修费42,300元,评估费1,460元。杨乔基将车辆交由上海A有限公司修复,并支付修理费42,300元。

杨乔基荣威轿车的投保公司——长安保险上海市分公司认为,杨乔基之子杨某从事网约车服务,擅自改变了车辆用途,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同时,杨某也并未及时书面通知保险人,保险公司拒绝就车辆的维修费用进行赔付。

法院审理认为,杨某系利用嘀嗒拼车平台从事网络拼车,由车主设置上下班地址和时间等信息,平台根据相关设置信息自动匹配推送顺路订单,再由车主从中选择订单,最后按照合乘所发生的油费、车辆损失、人力成本等进行合理的费用分摊。

事故当日,杨某在上班途中,其所搭载的乘客亦是由嘀嗒拼车平台根据设置条件匹配的顺路订单。同时,该订单路线并未超过杨某住址与单位之间路线的合理范围,其实际取得的收入明显低于盈利性收费标准。

杨某的行为,应认定为在上下班途中为出行线路相同的人提供有偿合乘服务的行为,而非以牟利为目的从事旅客运输的营运行为,该行为既未超越家庭自用汽车损失险的保险范围,亦未显著增加车辆的危险程度。

法院最终判决,杨乔基车辆从事网络拼车活动不属于运营行为,长安保险上海市分公司也无证据证明杨乔基车辆从事网络拼车活动导致涉案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长安保险上海市分公司拒赔理由不成立,应按约予以理赔。

车图腾从专业律师处了解到,网络拼车实际上是私人小客车合乘的一种形式,它的产生有其合理性,合乘既可以分摊部分出行成本,也有助于缓解交通拥堵,符合绿色、共享的发展模式,能更好的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也是政府鼓励规范发展的。

-3-

那么,我们平常到底该如何区分当事车辆是有偿合乘行为,还是从事有牟利目的营运行为呢?

首先,收费性质不同

合乘虽然是一种有偿形式,但费用明显低于出租车等盈利性收费标准。结合油费、车辆折旧费、人力成本等综合因素,驾驶人收取一定费用分摊出行成本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这一部分收费则认定为补偿性质。

以盈利为目的的运输营运收费标准则与出租车较为类似,不但设有起步价,而且按行驶里程数收费。而且要注意的是,是否拼车也会影响到最终的价格,专车的价格高于普通车型。

其次,职业&行车线路不同

对于有偿合乘的驾驶人来说,他们有正当职业,不以网约车收费为生活来源,仅在上下班途中拼车降低出行成本,拼车合理区间应与驾驶人的出行线路具有相当的吻合性。

有人要说了,很多网约车司机也有正当职业,也不以网约车收费为生活来源,为什么他们载客不属于有偿合乘呢?因为这部分网约车载客时间并非是在上下班途中,甚至很多运营到深夜,而且他们的行车线路也不固定,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应认定是有牟利目的的营运行为。

笔者在此建议,如果私家车主选择全职做网约车司机,可以将自己的保险更换为营运车辆保险。如果只是兼职,车主可以考虑购买相应的责任险,如平安车险中所包括的车上人员险,260多元一年可以包3个座位,乘客意外险每人保1万元,这样成本相对较低,即使发生交通事故也能够令损失降到最低。

后视静

资深汽车媒体人闻静领衔打造

闻静个人微信:wenjing6631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