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生下来,就觉得我肯定会有儿子 -《女神蒙上眼》连载 09

原标题:我从生下来,就觉得我肯定会有儿子 -《女神蒙上眼》连载 09

图片来自《胜利即是正义》

前情提要:Debra 是唐盈盈律所的合伙人,大学时和香港富商的儿子 Roman 恋爱结婚,两人育有两个女儿,一直感情很好。直到 Debra 明确拒绝了 Roman 再生一个孩子的提议,两人爆发了剧烈争执。

点击阅读前文 01 02030405060708

九、浓情夜

自从上次闹得不欢而散,Debra 和 Rowan 这大半个月都处在一种尴尬的冷战状态。也不是彻底的互不理睬,只是每天的日常对话都透着一份别扭的隔阂。好在 Debra 的工作很忙,Rowan更忙。两个人能碰在一起的时间实在有限,所以也只有敏感的大女儿 Anita 察觉了父母的异样,奶声奶气地问道:「Mummy,你是不是跟 Daddy 吵架了?」

Debra 吓了一大跳,故作平静地问:「没有呀,你怎么会这么说?」

Anita 指着桌上的一盅黑芝麻糊,道:「平时家里都不煮黑芝麻的,Daddy 最讨厌这个味道了。可这几天你每天都煮这个吃,Daddy 也没有抗议,我就知道你肯定在气他。」Anita 刚满五岁,正是情感敏感期,柔软的头发天生有点自然卷,蹭在 Debra 胳膊上,微微发痒,「Mummy,你们不要离婚,我不想你们离婚!

Debra 连忙搂住女儿,温言哄道,「胡说八道,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我们一家人永远都在一起。」

哄完女儿睡觉,时间还很早。Debra 烦躁地划开手机,想看看娱乐八卦放松一下,一连串推送的本地新闻全是「某某女星为求子重金买秘方!」「某豪门媳妇一年生俩竟是暗地养小鬼」之类的无厘头八卦谣传。虽然无稽,却也无不透露着在这片满是现代化建筑的土地上,人们对一脉男丁的渴求。

她厌恶这种非要男孩的思想,可这思想偏偏深深扎根在自己丈夫的脑子里,就算用刀也挖不出来,更像一只讨厌的老鼠,硬要去打了它,又怕伤了婚姻这个玉瓶儿。她与 Rowan 自学生时代就是出名的金童玉女,相爱相伴了多年,总以为会相知相许一生。可临近中年,却陡然发现彼此心里都存着一个执念,他视家族延续血脉为使命,而她则以为自由与自主是这桩婚姻的基础。她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而他则认为婚后妻子的子宫亦属夫妻共同财产。双方各不让步的时候,感情愈浓,则伤愈深。

Debra 丢开手机,双手抱臂站在窗前。一尘不染的落地玻璃外边是黑漆漆的夜,屋内明亮的灯光将她茕茕独立的身影打在上面,纤细得如同崖上青草。Debra 抚了抚自己的脸,多年的养尊处优确实一点都不显老,这也是嫁入豪门的好处,至少不用整日为了柴米油盐操劳。可比起嫁入豪门,更重要的难道不是不看低自己吗?

她又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反应过激,费尽脑子想了半天,却越发觉得自己没错,「读了半辈子的书,国内国外的顶级学府遛个遍,经济自立、精神自立从来不是一句空话,难道回到家来还非得要把自己这躯肉体献祭似地供上齐家牌位才行吗?」这么一想,心上绞着的劲也懈了些,又饮了半杯酒,抱着那个舒软无比的大枕头沉沉睡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梦中似有轻悠的乐音飘过,旋律如此熟悉,竟自己婚礼上演奏的歌曲《When a man loves a woman》,这也是两人的定情之曲。Debra 缓缓睁开眼睛,只见 Rowan 趴在床沿,眼眸中尽是融洽的暖意:「我见你睡着了,不忍心吵醒你,可时间又快到了,所以只好放首歌。」

Debra 有些迷糊,道:「几点了?什么时间要到了。」

Rowan 不作声,拉起Debra走到窗前,一面看着手表,一面倒数,5,4,3……

Debra 睁大双眼往外看,齐家大宅依山傍海,四周鲜有灯火,如今临近午夜了,外头更是黑乎乎一片。她正要开口询问,只听见头顶传来密密麻麻的嗡嗡声,再要抬头细看,只听到 Rowan 数到 1,外头突然亮了起来,像是有人在空中打出了数十道光,将整个后院照得雪亮。还未等惊讶,又见一枝接着一枝大红色的玫瑰花从天而降,每一朵上面都系着一根小小的丝带,像是张开的一对小翅膀,在夜幕里扑腾扑腾地落下,浪漫至极地一场玫瑰花雨。足足五分钟后方才停歇,探头出去,一楼花园的草地上厚厚的垒了一层,还有许多掉到院子外头和树丛上,场面看上去相当夸张。Debra 讶异地看着 Rowan,问道:「你在做什么呀?」

Rowan 深情脉脉地看着 Debra,曼声道:「我在求我老婆原谅我,别生气了。12 点零六分是求原谅的最好时间,我弄了五十台无人机在上面洒玫瑰花,三千多枝玫瑰花,全是你最喜欢的保加利亚小叶玫瑰,我亲自选的。老婆我爱你,不要再跟我赌气了好吗?」

Debra 又好笑又好气道:「你多大的人了,还弄这一套幼稚的把戏。你看看,满院子都是,明天早上看爸怎骂你。」话虽这样说,但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年纪越大,相处的时间越长,就越不容易在彼此身上花费精力。何况这样的排场与布置只是为了求得妻子一笑呢。

「我哄我老婆,他骂我干嘛。」Rowan 笑了笑,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有点幼稚,还有点老土。可我最近一次追女仔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新潮的玩意都不会。老婆,你凑合凑合,看在我诚心的面子上,原谅我吧。」

Debra 见他主动服软,自然也要顺着台阶往下走,便捅捅他,故作严肃道:「那你先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Rowan 连忙道:「我惹老婆生气了,就是大错。老婆不想生仔,我还强逼着老婆要生,就是特错。大错特错的我,求老婆不要生气了。」

他这么说,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倒让 Debra 有些心软,叹道:「行了,我也没真怪你。我也不是不愿意生孩子,只是不敢生了,你知道上次……」

不知是不是这场用心营造的浪漫给了她太多的惊喜,素来强硬的 Debra 在丈夫面前表现出了罕见的软弱,话还没说完,便被 Rowan 一把搂进怀里,「我知道我知道,我不逼你,我们慢慢来好么?」Rowan 伸手拿起柜上的酒杯,道,「晚上喝酒可不是什么健康的好习惯。下次不许了。」

他宠溺的口吻似乎又回到了两人感情最好的时候。Debra 轻轻在他胸上一拍,笑道:「还好意思怪我。Anita 晚上还说爸爸怎么不抗议家里在煮黑芝麻了。你看你,连孩子都察觉了。」

Rowan 在 Debra 手背上深深地吻了一下,怜惜道:「Anita 这个鬼精灵,谁瞒得过她呀。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Rowan 站起身来从柜子里拿出了两份文件,逐一交给 Debra,道:「这是我分别给 Anita 和 Lucian 做的两个信托基金,每年都有增加资金,打算以后等他们长大了,要是嫁人,就是一份体面的嫁妆。要不结婚,这也可以保证她们俩一辈子过得舒心优渥。」Debra 迅速翻看了一下,金额确实不低,每年的收益也不错,可见是用心打理过的,便觉得心头一暖,这个事,她也曾经想过,打听了一下资金量要求高,手续也麻烦,便一直没提,没想到 Rowan 竟一声不响地做完了。

Rowan 抱着妻子的肩膀,柔声道:「本来不打算告诉你,就想十几年以后突然拿出来,给你们一个大惊喜的。可是这几天我也想了许多,我在想也许你担心我会重男轻女,亏待了女儿。所以我想跟你说说我的想法。」

Debra 眼中隐然有泪,她点点头,示意丈夫继续说。

「一个父亲对女儿和儿子的期盼是不一样的。对于女儿我就希望她们过得快乐,有足够钱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作为父亲能够在经济上给予她们多大的支持,我就给多大的支持。以后她们如果想工作,有事业心,我也全副火力地支持她们弄。

不想工作,那就开开心心地玩一辈子好了,或者搞艺术也很好啊,画画、跳舞、唱歌,她们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老天爷已经让她们承受生育的痛苦了,社会也给了她们这么多的压力,难道作父母还能再去逼她们拼命工作吗?」Rowan 缓缓地说,眼睛里全是对两个女儿的慈爱,「但对于儿子,我从生下来就觉得我肯定会有儿子。你别笑,这是真的,我爸肯定也是这样的,我爷爷也是。好像是出世之前就被人写在了脑子里面一样。

我读书的时候也认真地想过,为什么一定要儿子呢,没儿子也不妨碍我每天吃饭睡觉,赚钱疼老婆呀,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开始明白我一定得有个儿子,这不是什么腐朽的思想,而更像是一种责任的传续。你看我现在每天 7 点上班,经常忙到 8 点 9 点才回到家里,一周开工六天。经常累得看报表上的数字都跟有生命一样,在那里跳来跳去的。我又不缺吃又不缺喝,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地去做这一切?不就想着有一天我可以把这肩膀上的责任交到自己儿子的肩膀上,在自己闭眼之前可能看着自己的骨肉带着自己多年的心血继续往前走,就好像自己生命得到了延续一样。」

听到此处,Debra 微微皱眉,想了想,还是说道:「儿子不一定能成材,何况现在很多家族企业都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一样延续得很好。」

「儿子不成材,我可以教他,可以骂他,这总是一份希望在。中国人骨子里传统就是父子相继,一代一代地往下走。要不然几十年以后我们一闭眼,也就是尘归尘土归土了,这个世间哪里还有半点自己来过的痕迹。」Rowan 跟 Debra 同岁,圆圆的脸型和开朗的性格让他平日里看起来要比实际年纪再小上几岁。

此时,这样的话语却透着一股苍凉的无奈,「或者你再想,再过二十年、三十年我们总是会老、会走的,剩下 Anita 和 Lucian 两个女子在这男权霸道的世界上,你放心嘛?要是有兄弟能够互相照应,我们老去的时候是不是能更安心一些?我知道女性不必男性差,等社会继续发展,女性很有可能会大大地优胜过男性,可那一天究竟还有多久,我们不知道。眼下的事实如此,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

Debra 蓦然无语。一颗心像被柔软的丝绸包裹着,从高高的悬崖上往下直直坠落,下落的力量强不强她感觉不到,因为裹住她的丝绸是那么地小心翼翼、呵护有加,替她挡住了崖间的风雨骤骤。但她的大脑是异常清楚的,生个儿子,在 Rowan 这里并不是一个可以商量和讨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必然要完成的事情。她微微低下头,一向骄傲的她首次感受到了作为女性在一场婚姻中无法回避的弱势,她咬着嘴唇,道:「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可是让我下决心再生一个,我真的……很难。」

Rowan 感受到了妻子语意间的松动,动情地抱紧了她,轻轻吻过她的面庞和耳朵,声音绵绵格外好听,「没关系,我会陪着你的,有任何问题都是我们一起处理和解决。我会一直陪着你。」

屋外夜幕深沉,风穿过树叶带起一阵阵沙沙的声响,满地美艳娇嫩的花朵惹了星光、惹了清露,飘飘袅袅地散着玫瑰特有的花香。这股花香散在空中,像一张密密如织的网,将人兜头兜脑地网住,便是再坚硬的心也要化开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Debra 与 Rowan 像是回到了热恋时期。除了工作,两人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应酬,全副身心投入家庭生活,共同参加大女儿 Anita 的幼稚园活动,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去海洋公园玩。同时,只要 Rowan 工作结束得够早,他不惜开上两个小时的车,过关到律所楼下等Debra 下班。两人也最终选定了休假的目的地,夏威夷。

在休假前一周,Debra 和 Rowan 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这虽然是每年的例行动作,但落在齐家公婆眼里,这意味着儿媳做好再生一个的准备了。婆婆喜滋滋地抱着十几罐煮好密封好的燕窝送到 Debra 房里,笑着说:「我算好了,每天一罐,等你们回来正好吃完。夏威夷那个地方我去过,蚊虫又大又多,也没什么像样的餐馆,都是鬼佬的一些牛排呀,沙拉什么的,冰冰凉凉的,天天吃对身体没什么好处。」

Debra 看着那一堆又沉又重的玻璃罐子,实在哭笑不得,无奈道:「妈,光这些燕窝,我的行李就要超重了。旅游在外面,哪里有这么多讲究。太麻烦了。」

婆婆的双眼眯眯笑成了两道细缝,道:「这有什么麻烦的,你们这次就去一个地方,不用东奔西走地换酒店,要不是怕打扰你们二人世界,我想让菲姐也跟着一块去,还能给你们煲汤喝。」

见她越说越离谱,Debra 只好顺着应承下来,才将她送走。拖着两个又沉又重地大箱子上了飞机。

本文摘自 豆瓣阅读作者 金牙太太 的作品《女神蒙上眼》

深圳的一间律所里有这样三个女人:律所合伙人、豪门媳妇 Debra 看似人生赢家,老公却在为了生儿子出轨;一腔正气的独立律师唐盈盈,在感情上故步自封了几年后,终于决定试着敞开心扉;律师助理林小云为了改变人生,把自己当成筹码放手豪赌……

层出不穷的案件里有各不相同的人间故事,用理智解决问题的她们,又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感性人生?

法律与正义,或为目的、或为工具。利益与人性,相互角力,此消彼长。

或在豆瓣阅读APP中搜索「女神蒙上眼」阅读最新内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