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俞开课丨2-4竞争对手砍伤新东方员工

原标题:老俞开课丨2-4竞争对手砍伤新东方员工

1
2
3
4
5
6
7
8

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要讲的主题:竞争对手开始动武,砍伤新东方员工,我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当时整个北京市为了避免各种贴广告的人把广告贴在电线杆上,在马路边,尤其十字路口,都会造一个圆柱形或者方柱形的广告桶,广告就贴在这个上面。所有的培训机构都会在上面贴广告,而且一个培训机构会贴几十张。

所以就变成一种战争。一个培训机构来,“哗啦”一下一圈贴几十张,过了十分钟,另外一个培训机构来贴广告,“哗啦”一圈又贴几张。当时所有的宣传就是考题广告。

新东方贴的广告相对少一点,因为新东方已经通过免费演讲的方式来招生。但是别的培训机构的老师不会免费演讲,而且老师也没有义务帮它去做免费演讲,所以那些培训机构的举办人只能是通过贴广告的方式来招生。

这样互相覆盖的话,就会有很大的问题。新东方也贴广告,但新东方贴得比较少,而且我为了避免冲突,专门要求新东方把广告贴在广告桶的下面,不要贴在最好的位置,把最好的位置让给别的培训机构。

但这样也不行,别的培训机构只要看到新东方贴广告的人,就恨得牙痒痒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个竞争关系。

其中有一家培训机构的贴广告人员,和新东方的贴广告人员在一个广告桶贴广告的时候,把新东方贴广告的人捅了好几刀,酿成了一个流血事件。我们把这个工作人员送到了医院,幸亏没有生命危险,在医院里住了两个礼拜,缝了好多针。

这件事情自然是要去解决了。后来我让新东方别的广告员再去贴广告的时候,他们说:“俞老师,我们不敢去贴,因为前面那个人都没解决,我们再去贴再被人捅了,也解决不了,那我们不是白被人捅了?”

他们说:“要不俞老师你去贴,我们跟在你后面。”

我说:“那怎么行呢?无论如何这个事情得解决。”

我就开始找海淀的公安系统,他们就说:“这个事情不大不小,现在我们刑事案件也特别的多,有的时候甚至连死人的事情都处理不过来,所以你这个事情在我们这算是小事情了。”

他们说:“要不你等等?”

我想这怎么等,等来等去就没有消息了。后来我侧面一打听,发现原来那家竞争机构的头,跟海淀公安人员是互相认识的。所以就导致了不处理这件事情。

但这件事情不处理的话,对新东方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重大的伤害。因为没有办法再把贴广告这件事情干下去了。所以我无论如何要认识海淀公安局的人。

当时我没有任何社会关系,所以我就做了一件特傻的事情,跑到海淀刑警大队的门口去蹲点。也不是为了示威游行、抗议,而是说去看一下哪个警察我能够打上交道。结果到第二天的时候,就有一个中年的男警察,进出警察局的时候总是对我面带微笑。

我就上去跟他说,我说:“同志,我想找你有点事儿。”

他说:“我看你在这很长时间了,到底什么事儿?”

我说:“你看刚好是吃午饭的时间,能不能到对面的小酒馆。我们一边喝点酒一边聊?”

他说:“你是哪儿的?”

我说:“我是北大的一个老师,现在离开了北大,出来办了一个培训班,遇到一些事情想跟你咨询一下。”

他说:“好吧!”

因为当时也没有八项规定,到对面我们就点了一瓶二锅头,结果一喝酒一聊,他也很豪爽,我也很豪爽。他说:“俞老师,我觉得你人很不错嘛!你的事情到底什么事情?”

我说:“你看我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帮我贴广告的员工被另外一家机构的人捅了,我想要解决一下,总得有个说法。”

他说:“俞老师这个事情我也管不了,但是我可以帮你建立一些关系,到周末的时候我把我的领导大队长请出来跟你一起吃个饭。”

后来到了周五的时候,这个警察就叫了五六个,加上他一共七个警察,到当时的海淀区最好的饭店香港美食城去吃饭。我自己带了一个老师,叫夏红卫,现在是北大外事处的处长,跟我一起去吃饭。

当时我一看到警察心里就害怕,因为根本就没跟他们打过交道,所以上了菜以后上酒,就给他们敬酒,跟他们喝了很多酒。大概半个多小时,我就喝了一斤半白酒,喝着喝着就窜到桌子底下晕过去了。

警察一看这俞老师没了,已经在桌子底下躺着了,都醒不过来了,赶快用警车给我送到了中关村医院。在中关村医院抢救了五个小时,我记得特别清楚,我醒过来的那一刻就看见警察站在我的眼前,跟我说:“俞老师被你吓死了,以后再也不跟你喝酒了。”

他们说:“冲着你喝酒这么豪爽,你这样的出来办事不容易,所以以后海淀区只要你们不做违法的事情,我们会保证你和新东方做事情的安全!”

从此以后这些海淀区的公安人员就跟我关系一直不错,确实后来新东方也不做违法的事情,他们也确保了新东方在海淀区的安全。

有的时候,这种社会关系真的是用命弄出来的。我记得当时我醒来以后,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又哭又闹,说再也不干新东方了,赶快关门,坚决关门,坚决不做了,哭得死去活来,谁劝都劝不住。

但是到了晚上7点钟的时候,拎着书包又走进教室上课去了,因为500个学生在等着我,你不能不去!新东方也就这样干出来了。这就是第一次建立社会关系的故事。

(2000年8月,北京新东方学校教职员工在北戴河。)

今天的新东方和我,各种社会关系、社会融洽度,包括我个人的社会地位,甚至政治地位,都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也是一种进步的标志了。但当时确实创业维艰,后来新东方有句校训叫做“从绝望中寻找希望”,大概在这个时候写在了我的笔记本上。

这个事情解决以后,竞争对手还在,但就不捅刀子了。因为海淀公安局跟他们去说了:过去的事情就算过去了,我们也不处理,但是未来如果谁再发现你们竞争对手之间有恶性事件的话,就立刻抓了。所以最后不捅刀子,但是捣乱还在。

比如说其中有一家竞争机构,名字我就不说了,现在也不在了。这个竞争机构让它的广告员冲到新东方的教室里去,给学生发广告,每个新东方教室门口都有几个广告员,从学生5点钟开始进教室,一直发到6点半开始上课,进去一个学生发一张广告。

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我要动手去让他们打架的话,又变成恶性事件,所以只能让他们发。反正你发广告,学生都已经在我这儿上课了,也不见得还能跑到你那去。但这样的行为弄得你非常的难受。

又过了一段时间,这家竞争机构就出事了,出了什么事呢?它的老板跟老师之间的利益关系摆不平,老师要求老板涨工资。这个竞争老板是个女性下岗工人,下岗后办了个培训机构。当时新东方还没出现,所以她招到了不少的学生,请了北大、北外的老师给她上课,也办得还不错。

但是新东方起来以后,她的学生越来越少,她又是下岗工人,所以越来越绝望,最后就开始动武,开始做这样的没有道理的事情。

我也没有办法,但是后来她就有了一个问题,那问题是什么呢?老师跟老师之间发生了冲突。当时她有两个班,大概差不多有400个学生,一天之内四个老师全部罢课,坚决不上课,学生就跟她去闹去了,说“老师不上课的话把钱退给我”。

但她钱已经全部花光了,已经没有钱了。她就只能给我打电话,她说:“过去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我现在有个要紧的事情要你帮我解决。”

我说:“到底什么事情呢?”

她说:“到皇庄那边的肯德基店,我们去聊一聊吧!”

我还害怕,别到时候在那儿把我给捅了,后来我想她也不至于。后来我带了一个助手就过去了,她一个人坐在那儿等我。

她说:“俞老师,你看我现在遇到这样一件事情,我的老师们都跑掉了,以后我的学生也没法上下去了,学生退费我也没有。你就把我这个学生接过去吧,我也没钱给你,你就帮我把这些学生就带完吧!这样的话也算帮了我一个忙,总比我退400个学生的钱要强嘛!”

我说:“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帮你做。”因为我是有老师的。

但是我说:“你是个下岗的,如果把培训机构就这样关掉了,以后你怎么生活呢?”

她说:“我现在办不下去了。”

我说:“这样吧,我把老师借给你,帮你把课上完。但是你可以继续招生,跟那些老师说,‘我可以给你们加点钱,你们回来上课,你们不回来上课新东方老师就把这个课带完了,你们也去不了新东方,你们以后也就失业了。’对吧!所以你就跟老师这么说。”

后来她真的就给这四个老师打电话,说:“你看我跟俞敏洪交流了。”

那些老师说不相信,他们说:“你怎么可能跟俞敏洪交流,你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怎么可能跟俞敏洪交流呢?

后来那几个老师就给我打电话,说“俞老师你真的是跟他交流了吗?”

我说:“是这样的。你看你们四个老师,尽管跟她有利益纠纷,但是学生没有得罪你们,对不对?你们上了一半的课就不给学生上课了,就跑掉了,把400个学生扔下来。你们作为老师这样是不对的。如果你们这样的话,以后你们就算能来新东方也是不会让你们来的。我最讨厌半路甩课的老师了。”

后来他们说:“她给我们那么低的钱,那我们也不想在那上课,新东方老师工资多高啊!”

后来我说:“我跟她说了,给你们加点钱,你们先把课上完,如果她还要招生,你们可以继续跟她谈下一堂课的待遇,实在不行的话,如果你们合格能来新东方,到时候我也要你。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要你们,因为你们现在是属于甩课的老师,我是不能要你们的。”

结果他们后来就又达成了协议,这个培训机构又办了两年,最后实在是招不到学生,后来创始人就转行了。

很有意思的是,从此以后她再也不到新东方教室门口发广告了,包括新东方任何免费讲座的地方。而且倒过来,她还派了人,任何人跑到新东方教室门口和讲座的地方来发广告,她都会把人给轰走。

后来我发现,有的人尽管没有跟我变成好朋友,但是大部分人是可以通过你的善意把人给温暖过来的。

还真是从那个事情以后,通过这样的一个行动,所有的竞争对手都觉得俞敏洪做事情还是挺大气的,“我们以后也就不要去做小家子气的事情了。”

再过了一年,其实新东方几乎是在中国市场独霸天下了,托福、GRE、GAMT,几乎所有的培训机构全部关门。后来再有托福、GRE、GAMT的培训机构,还有SAT培训机构,已经是又过了十年,中学生进入了培训市场,要求小班教学的时候,新东方大班教学体系重新变革,才产生了另外一些小的竞争对手。

但是我在江湖上其实留下了很好的名声,因为我在新东方发展的过程中,一直用比较大气的方式来对待竞争对手。

明天我会紧接着讲品牌传播的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