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玩政治中国远比外国要高明。欧美那一套都是咱玩剩下的

原标题:孙中山:玩政治中国远比外国要高明。欧美那一套都是咱玩剩下的

记得钱穆先生曾无限感慨地引用孙中山先生的话:玩政治,中国远比外国要高明。钱君虽不关心政治,无暇关注当今世界之局势。亦知经济制裁、货币战争可是当下最时髦地概念。殊不知,这可都是几千年前咱们的老祖宗玩剩下的!春秋时期的管仲,那可是搞政治经济学的鼻祖,那些玩货币战争的欧美国家的祖师爷!若论是甩了当今世界被誉为现代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几条街,钱君实无所考证。然,就后人整理管仲谋略集成《管子》一书,比《国富论》发行早了两千年,当是不争的事实。

众所周知,管仲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盐铁专卖的先河,设置女闾,在姜太公的基础上再次盘活了齐国的市场经济,可是把治理通货膨胀、货币战争、价格与市场、税收与财政、国家宏观调控等一系列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把戏玩到了极致。齐国的经济如乘了外星飞碟般一日千里地发展起来。手里有了钱的小白自然腰杆子就挺起来了,连走道的姿势都不一般。也想跟郑庄公似的过一把霸主的瘾,号令诸侯莫敢不从,何等的风光?而当时的中原列国中有鲁宋两个超级强国,以鲁国为最强,宋国亦不弱,何况又是公爵,爵高一级一样可以压死人。齐郑次之,小霸中原的郑庄公虽已死,实力仍不可小觑。何况南方的楚国正是那位雄心勃勃、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楚成王在位,国力又比鲁宋高出一等。回头看看自己,虽然手里有了两个钱,军事实力还真的很一般,一无如郑庄公手下颖考叔、公孙子都等一干名将,二亦无如郑庄公手下能决胜千里之外的帅才祭足。还好,小白手下也有一千古奇人—管仲。

管仲那厮可是贼的很,一手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帜(宋国的爵位再高,终高不过天子啊。代天子发号施令,那些小诸侯们哪里又敢不唯命是从)。一手玩起了经济战。将列国玩得那叫一个冰火两重天,可谓是不战而驱人之兵的最高境界。再通过联弱以抗强的策略,从弱到强一个个将列国诸侯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招数宋襄公也玩过,可惜没玩好,图霸不成,自己反倒被楚国虏去做了战俘),成就了齐桓公的霸业!

管仲首先摆平的是宋国。宋闵公因取笑大将南宫长万曾做过鲁国俘虏,被长万用棋盘把脑袋给开了瓢。致使宋国大乱。管仲瞅准机会便以“平定宋国内乱”为由向周天子讨得一道圣旨,纠集宋、陈、蔡、邾四国于北杏会盟。陈、蔡、邾本为小国,宋国新乱,自然无实力与其相抗衡,只得唯齐国马首是瞻。接下来轮到了鲁国,这好戏才刚刚开锣。此时正值鲁国强盛,先是于长平之战大败齐军,后又大败齐宋联军。哪里容得他齐桓小白妄自尊大。这就显现出管仲的经济手腕了,亦是管仲惯用的的经济策略的经典案例。

鲁国盛产鲁绨,做出来的衣服那叫一个漂亮。颇有当下的巴黎范,是时尚的代名词。于是管仲向齐桓公进言,从此,齐桓公临朝必穿鲁绨。所谓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一时间何止达官贵人,就是稍有些体面的平常百姓也得整上一件鲁绨,以备场面上穿出去以彰身价。屁颠屁颠地奔波于齐鲁之间的商人可是忙得不亦乐乎,鲁绨价格一路攀高。鲁国君民更是如股市里打了鸡血地股民般目中喷火、兴奋异常。种地的也不种地了,打铁的也不打铁了,全国上下一门心思生产鲁绨。搞技术改良,搞扩大再生产。正如这两年一不经意满大家都跑满了外卖小哥般,整个鲁国都在搞鲁绨!就在这边忙得热火朝天时候,齐国愣生生就把梯子给撤了,宣布与鲁绝交,一道公文下来,再也不得进口鲁绨。这情形想一想都好玩,鲁国到处都堆满了鲁绨,车间、库房、恨不得擦脚布都鲁绨也消化不了那么大的库存。扔在库房虫吃鼠咬都不管不顾了。鲁国的老百姓眼巴巴看着一堆堆的高档鲁绨,再也等不来齐国收购的商人,再也换不成闪亮亮的银子,再也买不起米下锅。不几时,鲁国已是百业凋零,饿殍遍野。当年的高档消费品如今却做了裹尸布,鲁庄公自是叫苦不迭。无奈之下只得低下头来向齐国花大价钱购买粮食,顺便亦不得已承认了桓公霸主的地位。看到这里,大家可能纳闷了,中原诸侯那么多国家,干嘛非得跑去齐国买粮食?这话要是问到鲁庄公头上,鲁庄公一准得拍案而起,火冒三丈地吼道:“中原的粮食,半年前就让齐桓公那老小子派隰朋给买走了!”

又是用同样的方法,管仲将燕、代、秦、楚也给玩了个底掉。小白兵不血刃便牢牢地坐稳了霸主地位置!幸亏管仲没长毛,长了毛岂不是比猴都精,还不得硬生生忽悠到古希腊去!实乃古希腊之幸,欧洲之幸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