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学长:美国顶尖大学带给你的宝贵“资源”远超想象

原标题:斯坦福学长:美国顶尖大学带给你的宝贵“资源”远超想象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斯坦福大学作为美国乃至世界的著名学府,对于留学生的意义究竟体现在哪里呢?来听听斯坦福大学学长的故事。

在任何一个同学聚会上,如果去问从学校毕业了几年的人,“之前读的专业知识你还记得什么?”,90%的回答都是“不记得什么了”。我现在也已经记不清我读的三个学位的知识细节了。

既然遗忘率那么高,那到底为什么还要在进入社会工作前花十几年的时间去学习呢?到底在学校里学到的哪些东西对进入社会工作最有帮助呢?

我个人认为,斯坦福大学给我最珍贵的东西是思维方式和资源。很多人都讲过思维方式,这次我想重点讲讲资源。

美国的顶尖大学里,往往有以下几个资源是很多中国留学生没有很好利用到。

教授资源

很多美国顶级大学的教授,他们在社会上有很好的人脉和关系,不管是跟企业或者在政府。所以,学生跟教授建立好的关系(尤其是私人关系),其实就获得了一个非常大的潜在人脉资源

最好的例子就是当时我们有一个Provost(教务长),她是一位黑人女性,叫赖斯。26岁时,赖斯获得了国际关系博士学位,并被斯坦福大学聘为助理教授,成为斯坦福里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1993年也就是在赖斯39岁的时候,她被任命为教务长,地位仅次于校长。她是斯坦福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教务长,也是该校第一位黑人教务长。

赖斯这个名字我们中国人应该都很熟悉,她后来成为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女性国务卿。我在白宫任职的时候,对外事务委员会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小布什总统会听取副总统切尼的意见,对国务卿鲍威尔的提议也给予重视,但总是在和赖斯(当时任职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随后接替鲍威尔任职新一届国务卿)商量后,做出最后决定。

赖斯当时教一门叫做“外交关系”的课程。我没选这门课,我的一个同学他去上了,就是因为这门课,他结识了赖斯。赖斯很喜欢这个学生,在她重返白宫的时候把他也带去了,可以说是赖斯影响了我这个同学的整个人生轨迹。

特别有意思的是,赖斯第一次进入白宫也和斯坦福有不解之缘。她最初闯入老布什的圈子是在1987年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晚宴上,当时赖斯几句简短而有特色的致辞引起了曾任福特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的兴趣。从赖斯的讲话中,斯考克罗夫特发现赖斯对苏联的看法与他不谋而合。1988年大选之后,斯考克罗夫特成为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随后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事务司司长,并很快成为老布什总统和夫人芭芭拉的私人朋友。

教授资源不只是体现在课堂上的知识传承,也不是说学生上课认真成绩好,老师就会喜欢,就会给你资源。美国大学教授一般都有office hour,就是办公室时间。学生可以在这个时间去办公室找教授,问一切自己想问的问题,或者就只是和他闲聊。我发觉中国留学生几乎从来不去使用这个时间,可能是觉得没有必要和老师去闲聊(在中国或许这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也没有想到要跟教授去建立私人关系。但在我眼里,我看到很多优秀的同学会充分利用每一个office hour,和他想认识的教授去建立非常好的关系,深入了解教授的同时也充分展示自己。

就是这样,教授会成为这些学生一辈子的良师益友,在他们今后的职业乃至生活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这也是我在斯坦福就读时认识到的一个很重要的资源,但遗憾的是很多中国留学生也没有抓住这个机遇。

斯坦福,它聚集了世界顶尖的教育资源,诺贝尔获奖者、政府高官、500强企业家,他们都有可能出现在你的身边,成为你的教授。往往他们一封电邮就能改变你的未来,而我在之后哈佛商学院的经历,就充分验证了这点。

学生组织

很多时候中国留学生会觉得学生组织就是大家凑在一起玩,而没有认识到学生组织其实是最好的一个平台。它是邀请和认识社会当中一些顶尖人才的最好方式之一,从而让你在大学时期就开始建立一个非常好的人脉圈。

各种学生组织会在校园的某个区域进行集中的展示,你可以去每个组织了解他们是做什么的,如果参加的话,你能做什么。记得大二的时候,我过去溜达了一圈,发现有很多有趣的学生组织,但是没有一个是针对学理工科的亚裔学生的组织。而我知道在理工科,至少有接近三分之一的学生是亚裔学生,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另外一方面,我读大学的时候,就是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的时期,中国也开始逐渐发展起来,大家对亚洲逐渐有了更大的兴趣。而且斯坦福在加州,靠近太平洋。我隐约觉得它是亚洲和美国的一个桥梁。当时我就想,既然学校有各种各样的资源,而且学生对这方面交流和发展有需求,但是又没有这样的一个组织,那是不是我可以建立一个?

当时我就写了一封邮件给校长和我们理工系的系主任。和美国任何的顶尖大学一样,校长和系主任非常喜欢听学生们关于创新的建议,所以很快我就约到了跟他们面谈的时间(注意,也是在前文所述的office hour里)。我跟他们说了我的想法,得到了非常肯定的答复和支持,说“很棒的想法!我们没有这样的学生会,既然有这样的需求,你为什么不创立呢?”

当斯坦福的校长和当时的理工系的系主任(也是现在的斯坦福校长)跟我说“Why not(你为什么不创立)?”的时候,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第一次感觉到当我有一个想法,其实就可以把它做出来,而且后来的发展已经远超我之前的想象。

所以,我就创立了ASES(Asia-Pacific Student Entrepreneurship Society)。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一系列的项目和尝试。1995至2001年期间是互联网泡沫的最高点,当时硅谷可谓是互联网行业精英最汇聚的一个地方,所以我们就组织了为期一周的对话和交流。为此,我们去亚洲筛选了每个优秀大学里对创新感兴趣的学生组织领导,让他们来斯坦福做一个星期的交流,和在斯坦福筛选出的最优秀、最有创业精神的学生组织领导一起,做一个分享和交流。

我们还邀请硅谷最优秀的、最成功的创新者、投资者和教授,让他们跟这些学生领导互动、沟通和分享。那次交流非常成功,也奠定了我们这个组织将来发展的一个坚实基础。现在ASES已经和亚洲十多个学校有合作,主要职责就是在当地举办这样的创新活动和经验分享。每年也会筛选一批最优秀的学生领导到斯坦福做一星期的交流互动。

海外资源

近二三十年来,美国这些顶尖大学的目标就是想要培养世界性的领导人才,所以差不多所有的顶尖大学都有很好的海外资源。像斯坦福,当时它在海外有八个分校。

我在斯坦福四年的时间里修了三个学位,经济学学士学位、工业工程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我选择去了两个国家的斯坦福分校:一个是日本,我去那里读了一个学期,暑假在日本的日立公司实习了一段时间;另一个我选择去了德国,在那里也读了一个学期,之后在德国的博世公司进行了暑期实习。这些机会和经历对我的影响其实也是很大的。

很多时候大家就觉得去读一门课就可以了,其实远远不止如此。在顶尖大学就读,学习只是一方面,还需要尽可能地去扩展自己的眼界。学习专业课程是最基本的,除了这个之外,你还需要了解自己感兴趣的是什么,然后充分利用大学的资源,抓住美国大学的这个优势,国际化资源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项

你可以用这个机会去一些自己没去过的地方看一看,做一些自己没有机会做过的事情,这对一个人的长期发展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在德国的时候,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有机会周游了十九个欧洲国家,对整个欧洲有非常全面的了解,所以现在任何情况下涉及欧洲问题,我觉得沟通起来非常的自然和顺畅。现在不管跟欧洲任何一个企业做沟通,或是跟日本的企业沟通,我都会非常有自信,因为我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想,为什么这么做,以及他们的需求在哪里。

现在中国人越来越有钱了,很多人都出国旅游,但是我们也知道,去一个国家学习、工作,其实和走马观花旅游之间是天壤之别。而这种学习和工作机会其实在真正进入社会时都很难有,更别说在大学里,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中国留学生能好好地抓住这些机会。

把自己放入学校的主流群体中

顶尖大学里也有分化,就像中国留学生有自己的组织,非洲留学生有自己的组织,白人有他们所谓的GREEK SYSTEM(其实就是兄弟会,现在也有姐妹会)。有些历史长达一两百年,在美国各个学校都会有分会。加入兄弟会是需要被筛选的,还需要经过一系列的洗礼,才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之后很有可能跟一群兄弟会的人住在一起,毕业之后也永远是兄弟。

其实这是一个不得了的朋友圈。美国最有名的一个兄弟会叫Skull(骷髅会),美国一些最有名的政治人物,比如老布什和小布什,他们都是骷髅会的成员。由于有这样的一个人脉圈,他们可以在任何事情上得到帮助。

说实话,这是我大学时候的一个遗憾,我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关于兄弟会的历史,读书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绝大部分是白人,所以我也就没有更深入地去了解,也没有积极地去参与。如果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去参加一个兄弟会。这是最好的可以真正打入美国主流圈子的一个方式,不仅是打入主流,也可以建立一个非常优质的、伴随自己一辈子的关系圈。

最后我想简单总结一下:

在美国大学环境里,学校不仅提供各式各样的资源,还积极支持学生们去创新和尝试。它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室,如果能抓住这种机会的话,不仅可以跟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教授、企业高管建立良好关系,还可以让自己积累将来成功的一些要素。

美国大学鼓励各种创业,因为这个时期的创业成本是最低的,也是最能接受失败,拥抱失败和汲取失败经验的时期。通过校园时期的创业,不但能在低成本下做各种创新的尝试,更重要的是可以培养人的自信和对将来进入社会、进入企业的自信,会在将来的职业生涯中更容易获得成功。

这是很多中国留学生没有很好把握的,中国家长也觉得让孩子进好大学,好好读书就够了。这只是表面,即使做到了,也只是人生成功的一个要素,甚至还不是成功的必然要素。我建议中国家长要树立一个目标和观念:那就是在读大学之前,怎么样帮助孩子让他真正明白——为什么要去这个大学?为什么我要热爱大学时光?我在大学可以做哪些有意义的事情?家长应该帮助他指出和发现成为世界级精英或领袖应该具备的一些要素。

在大学里就要充分去抓取大学提供的各种资源,并且勇于尝试和创新;在大学的时候建立好的资源网、人脉网,乃至提前学习在社会中会必须用到的技巧和方式。如果这样都做到了,当毕业的时候,可能已经领先于同龄人好多好多了。

希望更多的中国家长和孩子能认识到美国大学的资源优势,更多地去尝试,更多地去历练。

(内容来源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