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苏州日报】曹安俊:法制宣传关注社会问题

原标题:【我和苏州日报】曹安俊:法制宣传关注社会问题

□曹安俊

我与《苏州日报》结缘还要追溯到1986年。那一年我通过全市检察干部公开招聘入职,被分配在办公室当一名秘书。刚上岗不久跟随一位老检察官去太湖西山岛(现金庭镇)办案体验。当时没有太湖大桥,上岛要坐大半天机动船。我们将近黄昏才到达镇上,办好入住旅馆手续后就去一家小饭店吃饭。因为岛上电力不足,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就我们两人吃饭。服务员是一位大约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因为人少,她送完饭菜后,随意坐下聊了一会,发现岛上还是很闭塞,文化生活几乎空白,想要继续学习买本书籍也比较困难。听了小姑娘的叹息,心中不免有几分感慨,回来后即利用业余时间写了一篇短小随感:《农村青年的文化生活急盼关心》,投寄到苏州日报编辑部。大概一个月后居然收到了用稿通知。虽然只是“豆腐干”文章,但这是第一次见报,我真是喜出望外,甚至有段时间报纸一直放在包里,逢人必露。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报纸是宣传主力工具,尤其《苏州日报》又是苏州市委机关报,我的记忆中,苏州无人不晓,无人不知。

因为那次的收获,我有了一份自信,有了一份目标,从此我与《苏州日报》结上了良缘,也为我日后办公室秘书的工作,打开了一片宽广天地,给了我许多年的用武之地。我利用当时充足的检察院办案案例,主动上门联系了报社法制版面的责任编辑,并且通过生动的法制宣传实例,使呆板的文字变成一部部活生生的法制教材,展现在读者面前。

当时,《苏州日报》每期法制专栏,我会情不自禁翻看一下自己的文章登报了没有,每当我写出的法制类文章登载出来时,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自豪,就连身边的亲朋好友也都会关注着我的文章。编辑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苏州日报》也成为我的好伴侣,报纸的宣传作用威力无比。为了提高可读性,报社编辑总会指导我写稿重点,我也常常与编辑探讨法律专业与文采的结合,先后开辟了以案说法、法制故事、观察与思考等专题,发表了许多既有趣又可读性强的文章,宣传效果自然大大提高。这其中最令我难忘的稿件,是关于一群不满14周岁的小孩盗窃案件的法制调查,由于这批小孩总因达不到刑事责任年龄,多次抓获后而又全部放走,造成了极坏的社会影响。为了弄清事实,了解案件背后的真相,《苏州日报》法制栏目决定与我约稿,并开辟了专题。我通过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终于揭开了一个发人深思的社会问题。这群小孩子绝大多数都因父母离异而放弃了管教,学校无力管理,法律又无能为力,成了三不管人员。当这篇法制调查登出后,引起了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部门的高度重视,事后还召开多个相关部门的座谈会,研究落实共同治理的措施。我想这才是《苏州日报》的魅力所在,也是我与该报结缘多年的丰厚成果。

即使新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我对传统媒体的那份热情并没有熄灭,因为我们这一代对《苏州日报》有着独特的情怀,她给我们带来快乐,带来工作热情。现在,每当我翻看《苏州日报》时,报纸的清香、版面的新颖、内容的广泛,依然让我感到熟悉而亲切,仍有一种激情久久在心中荡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