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因体罚学生被重罚解聘,是谁让教育受伤?

原标题:教师因体罚学生被重罚解聘,是谁让教育受伤?

原题:《过分处理“自己人”是一种对教育“欺软怕硬”的自伤互伤行为》

作者:曹永亮

连日来,山东日照五莲二中的杨守梅老师因用教本抽打班里两名逃课学生而先后被所在学校和当地教育局严重处理的新闻,在网上炸开了锅,对涉事老师处理过重的舆论,一片哗然。

4月29日下午第二节课,班里两名逃课学生,被班主任杨老师叫回,在门厅内,杨老师用课本抽打了他们。

事发后,学校认为影响不好,随于5月5日,对杨老师做出处理:停职一个月,向家长赔礼道歉,党内警告,行政记过。

论说,学校的这些处分足以让懂礼的家长“出气”,让杨老师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正巧,事发后杨老师也摔伤了脚。于是杨老师就默默地接受了学校的处理,回家休息去了。

谁知7月2日,风波再起:五莲县教育局对杨老师的追加处理又重压了过来,停发杨老师一年的绩效工资,新学期不再续聘,拉入个人诚信“黑名单”。

这样,学校处理的旧伤仍在流血,再加上教育局雪上加霜的“顶格”追加处理(尤其是拉入“黑名单”这种自选动作的处理,对于一名想教书育人的一线骨干老师是非常要命的),终于使痛苦呻吟中的杨老师,彻底崩溃和倒下了:不光是经济精神受到沉重折磨,她想继续当老师的梦也几乎被彻底粉碎。

究竟追加处分的原因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否可以朝家长继续给学校和教育局施压上想呢?

诚然,新形势下,老师体罚学生是违法的,但也要看具体情节和具体情况吧!

用“课本”当“体罚工具”“抽打”;地点选在“门厅内”;针对“逃课学生”;是一位多年来一直“负责任的优秀班主任”(杨老师被评为过日照市优秀班主任,五莲县优秀教师)干的。把这些特定的情景和因素连起来综合“因果关系”地考虑,真正懂得教育和关心教育的家长、学校及教育主管部门,会认为这位老师是真正在体罚学生吗?这些要素能充分体现多年来一直当班主任的一位优秀老师(以上带过的学生有不少考上北大等名校,今年所带班的中考平均分数全县第一,被处分期间,照毕业相时杨老师没到现场,学生就把“杨老师”给p到了照片上,足见学生对杨老师的爱戴程度)对学生的恶意“体罚”吗?

“用课本抽打”,也可以理解为对学生体罚,但这是一位负责任的班主任老师对违纪学生实施的一种“挽救”式的施爱和针对特殊人群的特殊教育方式,这是对“逃课学生”开的一剂使他们及时有效“回归正常课堂”的良药。如果是心理健康懂情懂礼和真正关心爱护孩子成长的家长,对杨老师的这种“治病救人”的做法,感谢还感谢不过来唻,哪还存在什么“闹师”“闹校”“闹教育局”?这分明是家长在小题大做或是无理取闹。

现在的教育体制,令无数家长疯狂至极急功近利地拼命追求“分数”:家长愚昧无知,把片面的“分数教育”理解成教育的全部和终极,对孩子溺爱“假爱”“护短”成风,对传统的师道师恩思想严重淡化浅薄。

这种情况下,这种家长的孩子在学校略微受点“委屈”,家长就非理智地采取极端方式“爱”孩子,而辱师辱校。

家长对自己调皮孩子的无知“护短”,老师的“说教”,如果对他们有效的话,老师何必“化玉帛为干戈”?“化简就繁”?对学生进行所谓的“体罚”?老师又不想割耳图风或是神经病?

无知愚昧可塑性极强的孩子,在由孩子成长为“人”的初始和爬坡阶段,没有老师和家长适当的“体罚”,真的行吗?树不削斜枝丫枝,树会直?这是谁都懂的道理。“削枝”过程不就是园丁用外力“体罚”树,塑造“直树”的过程么!

这些年,纯应试教育体制下,溺爱子女急功近利的家长,也“疯”得够呛了:孩子学习成绩下降了,孩子哪怕在校园墙头外磕到绊倒了,在假期里的家门口溺水了,他们都要闹师闹校,都要跑到教育局“讨说法”。令人可笑可悲的是,每每如此,家长基本都能大获全胜;败者, 总是老师,学校和教育局。

真是岂有此理,教育发展到今天,怎么会出现这种见怪不怪的反常理现象呢?

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怕“家长闹事影响不好”而“严加管教”系统内人员的做法,对“维稳”确实有效,但从教育的可持续长远发展考虑,这只是一种饮鸩止渴和贴止痛膏治癌症的行为。

自家孩子与别人家孩子产生矛盾纠纷,当爹的不问谁里谁面,就老是按自己孩子狠揍,虽然自家孩子没有反抗能力 ,对方家长因为“满意”也不找自己的事。但这种过分“自责求稳”的做法,对成长中无论谁是谁非的双方家庭的孩子来讲,都是极端不利的:孩子应在明理过程中扬长避短地长大成人。

上述偏颇的做法,影响是极负面的:家长获得愚昧的胜利后,会就进一步得寸进尺(据说,本事件中的逃课学生,成绩不好,这次家长就要挟式的提出要么给多少万,要么让他们的孩子上重点高中);负责任的老师会越来越少,前车之鉴,谁还拿自己的肉体生命和职业生命开玩笑?会进一步助长教育部门处理问题不顾实际形式主义明哲保身的官僚作风。

生活中工作繁重有家庭有孩子有烦恼的老师绝对也不是“完人”,教育学生“又红又专”成长的过程中,哪能不犯错误?但犯错后,“老婆婆”对“儿媳妇”就采取“一棍子打死”的做法,还是不妥的。这样做,让老师流汗流泪甚至流血不说,久而久之,于情于理于教育的可持续健康发展都是极端不利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