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有一男一女,一看就知道在干什么- 连载结束

原标题:床上有一男一女,一看就知道在干什么- 连载结束

点击阅读前文 01 0203040506070809101112

十三、偷拍

元旦三天假结束后的第一天,也就是新的一年里的第一个工作日,刘浩打算早上给所有员工开个会,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搞清形势」。这是他对员工讲话时惯用的一个口头禅。

作为电商公司老总的刘浩明白,现在市场的竞争是多么激烈,大大小小的电商公司层出不穷。放假前,他已经给所有员工开了一次会。会上,他宣布了新一年的销售任务。现在进入到了新的一年,他觉得有必要再重复讲一下这个销售任务。

「我们要搞清形势,搞清我们所处的位置,搞清我们所面对的竞争,」看人都到齐后,刘浩开始讲话。「放假前,我让公司财务做了一个我们公司这几年销售业绩的对比图,过去三年,我们的业绩都是稳步提升的,但在去年,就是刚刚过去的这一年,业绩出现了一些下滑,为了让大家更清楚的搞清形势,我给大家看看这个对比图。」 刘浩走到投影仪幕布的侧面,把一个优盘插进了连着投影仪的电脑里。

打开文件,投影仪的幕布上,排列着一行行柱形图、扇形图。「大家好好看看,去年我们的业绩下滑了,可想而知,我们今年的形势有多严峻。」刘浩打开文件后,坐到椭圆形会议桌的顶端,背对着幕布坐下,拿起身前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正对着会议室里的所有人的他,扫视了一遍整个会议室,看大家有无认真的看这几年的业绩对比,突然,他发现大家的眼神变了,个个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被什么事给惊到了。他觉得有点不对头,刚要回过头看投影仪的幕布,只见这时,一个人快步冲到幕布侧面的电脑前,拿起鼠标,一顿点击。

当刘浩回头看到投影仪幕布上的景象时,他也被惊呆了,他呆呆的看了幕布好几秒,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幕布上,赫然有一男一女在床上,不用说,只要看上一眼,就知道这两人这是在干什么。这两人,公司所有人都认识,一个是公司的老板刘浩,一个是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也就是刚冲到电脑前的那个女人。

从鼠标在幕布上的位置来看,她是想关掉视频,可鼠标点下去毫无反应。从她的手势看,她一直在猛击鼠标,可没有任何作用。突然,又一个女人冲了上去,拽住她的头发,边拽边骂:「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货,勾引我老公。」

上去拽头发打人的这个女人,公司所有人也都认识。她是公司财务部的总监,老总刘浩的妻子。

看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反应过来的刘浩并没有上去拉开两人,而是冲到电脑前,想要关掉正在播放的视频。一顿猛击鼠标后,没有反应。他拔掉优盘,视频还在播放,气急败坏的他抓起电脑,猛地一拽,连着电脑的各种线缆被拉直了,他再猛地一拽,电脑只是轻微的晃了一下,就被各种线缆拉扯住。

就在这时,又一个身影冲了过去,不过这回是个男人,他上去弯下腰,把隐藏在角落里的插头拨了出来。顿时,投影仪幕布上什么也没有了。整个会议室,就见两个女人在那哭喊着,撕打着。

公司其他人一看傻眼了,这拉还是不拉?要不拉,两个女人疯了一样的扭打着,总归不好;要拉,一个是老板的妻子,一个是老板的情人,怎么拉?众人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呆呆的看着这出大戏,有人还在心里暗暗叫好。

只有刘浩冲了上去,使劲想把两个女人分开,无奈两个女人撕打的太激烈,一时半会分不开,好不容易分开,转瞬间两个女人又扑上去扭打在一起。

「都愣着干嘛呀,过来帮忙。」刘浩吼了一声,众人才分成两队,一队拉一个人,总算把这两个女人分开了。被分开的两个女人稍微清醒了一些,看再无撕打在一起的可能性,两人便提高嗓门,叫骂了起来,各种污言秽语,在会议室里炸裂开来。

「够了!」刘浩大喊一声,声音压过了两个女人的叫骂。

两个女人一愣,停住了叫骂。先是刘浩的妻子,冲着刘浩喊了句离婚后出了会议室。后是刘浩的情人,倒是没说话,就是狠狠的瞪了刘浩一眼,出门时一把打翻了门口的报纸架。

「都回去上班。」刘浩对着众人又喊了一句,离开了会议室。

坐在办公室里,终于清醒过来的刘浩明白了,他被人算计了。他拿出优盘,插到电脑上,用鼠标双击刚刚在会议室打开过的那个文件。

文件很快打开了,扇形图、柱形图,公司近三年的销售业绩一目了然,可他没有心思再看这个,他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一刻出现。果然,约一分钟后,原本屏幕上静止不动的扇形图、柱形图突然消失,占据屏幕的,换成了视频。

看到视频的第一眼,刘浩就知道了,这是元旦放假期间的事。元旦期间,老婆跟儿子去香港购物,家里就他一个人,于是他便把他的老情人,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带到了家里,两人几番云雨,好不快活,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就是砸破脑袋他也想不到,这一切竟然被人录了下来。

是谁在算计他?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老婆,可马上又否定了这种可能,要真是老婆偷偷录的,早就跟他闹翻了,她才不会等到开会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闹。

那难道是他的情人?可她这样做,赔上自己的名声,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挤走他老婆,她好上位?这也不可能!刘浩清楚,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应该明白,要她这样做了,他——刘浩,是断然不可能跟她继续在一起的。

如果有人要以此敲诈他,难道不应该是先给他看视频,然后开个价,威胁他不给钱就把视频公开吗?这样直接公开,明显就不是想敲诈他的人而为。

那会是谁?刘浩脑袋一片空白。

被人算计的耻辱渐渐消散后,报复的愤怒占据了他的大脑,尽管每看一眼都是耻辱,他还是坚持看完了这部 12 分钟的视频。

从拍摄的角度看,应该是近距离平视角拍摄的,这样的话,偷拍的摄像头会装在什么地方呢?肯定不会是房顶与墙壁之间的墙角,也不会是比床低的地方。剩下有可能装摄像头的地方,就在稍稍高出床一些的区域里。

刘浩像弹簧一样猛地站了起来,拿过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外衣出了门,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他突然快步到了财务部总监的办公室门口,想要推门而入,却推不开,他狠狠的敲了几下门,没人应答。掏出手机打这间办公室的座机,座机来电的声音响起,没人接电话。刘浩见此,便头也不回的回家了。

刘浩家的房子在市区唯一的别墅区里,他父亲原先是做外贸生意的,家境富裕,这栋别墅也是卖了很久。刘浩此前一直跟着父亲干,四年前父亲病逝,刘浩没有继承父亲的外贸生意,而是做起了电商。经过多年生意场浸润的他,把电商生意做得分生水起。

刘浩房子所在的这个别墅区,环境好的不像是在城市里,物业更是一流,里面全是独栋别墅,在这里面住的,是这个城市真正的最上层。

进到别墅里,刘浩直奔二楼的卧室。卧室里一张大床,床两头分摆一个床头柜,上面各放着一盏灯。床正对着的,是一台大电视,床的左侧靠墙处,是一组衣柜,右侧靠窗户处,是两个单人沙发,沙发旁的角落里,是个衣架。

他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整个房间后,又把跟床高差不多的区域扫视了一遍,然后,他躺到床上,用在床上的视角又扫视了一遍整个房间。最后,他从床上弹起,开始翻寻。半个多小时后,房间已乱的不成样子,但凡能藏摄像头的地方,他都翻了个遍,一无所获。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视频是怎么拍摄到的。

他气喘吁吁的坐在地板上,又愤怒又沮丧。

在「豆瓣阅读」微信公众号上连载结束

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追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