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是那么的平静和自信

原标题:永远是那么的平静和自信

从小就住在一条小巷里,我们家住的是两层楼里的一间旧木板房,包括我家在内,楼上楼下总共有四户人家。

我们家在这里一住就是几十年,邻居换了一户又一户,只有我们家从上世纪50年代末一直住到了80年代末,真的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家就是那铁打的营盘,换了一户又一户的邻居就是那流水的兵。

记不起隔壁还有楼上的邻居换了多少户,只记得隔壁邻居周叔叔搬走后,易叔叔一家就成了我家的隔壁邻居。

易叔叔当时40来岁,高高的个子,总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工作服,络腮胡子的脸上显得平静且自信。

易叔叔搬来时还是文革时期,头上戴着一顶右派分子的帽子,连个正式工作也没有。他有一儿一女,都穿得干净整洁,当时还在上小学,非常可爱,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易叔叔一家住的房子只有十来个平米,房里收拾得整整齐齐。与别人家不同的是,他家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个白色的骨灰坛子,骨灰坛子上面摆放着易叔叔妻子的照片,看照片就知道易叔叔的妻子生前是一位漂亮文静的女人。

有些邻居私下议论说,不明白老易为什么要把妻子的骨灰长期放在房里,而且还带着两个小孩。

邻居中虽然有这样那样的议论,但易叔叔还是把妻子的照片和妻子的骨灰坛子放在紧靠床铺的书桌上。

黑夜里,易叔叔一家进入梦乡,也许易叔叔在梦中能感受到妻子的存在,也许孩子们能在梦中感受到妈妈怜爱的目光。

易叔叔虽然没有正式工作,但每天早出晚归,不知道易叔叔在哪里上班,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工作,只知道易叔叔一家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

炎热的夏天,大多数普通老百姓在那既无空调又无电风扇的年代只能搬竹铺睡到大街上,易叔叔却自己装了个电风扇,他和他的孩子们就不必睡大街了,在当时看来,易叔叔一家的日子过得比一般人滋润得多。

易叔叔家经常有客人来,来客都显得很有气质,男的仪表堂堂,女的气质优雅。

因为易叔叔家就在隔壁,所谓隔壁,其实就隔着一层木板。因此,我能清楚地听到易叔叔和来客聊天。他们聊的很多是科学技术方面的内容,在那个年代,聊这方面话题的人不是很多,这让我想起了刘禹锡的《陋室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后来才知道易叔叔文革前毕业于名牌大学,参加工作后在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并被开除公职。

不知为什么,有一天易叔叔突然被警察抓走了,看到易叔叔戴着手铐被警察带走,真的为他担心,他的那两个小孩怎么办啊!我跑了过去,想听听易叔叔有什么话说,此时的易叔叔在警察的押送下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的平静和自信。

易叔叔被抓走后,邻居们担心他的两个小孩没人照料,不久小孩的外婆来了。在易叔叔被抓走的日子里由外婆照料两个小孩的生活。

易叔叔被关了一段时间后回来了,脸上还是那么平静和自信,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文革结束后迎来了改革开放,易叔叔被安排到大学任教。

易叔叔的女儿和儿子分别上了高中和初中。他的女儿长得亭亭玉立,是名副其实的美丽少女;他的儿子上初中,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英俊少年。

易叔叔去大学任教后就搬走了,过了几年,我们也搬家了。

当时和易叔叔做邻居的时候并没感觉到什么,三十多年过去了,回头一看,觉得易叔叔真的了不起。

我的一个熟人独自和她那90岁的老娘一起生活,后来,熟人的老娘去世了,那个熟人呆在老娘住过的房子里还有点害怕,和当年的易叔叔对比一下,真不知道那个熟人为什么害怕。

易叔叔当年被开除公职并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后来妻子病故,他必须独自一人拉扯两个小孩。面对这一连串的打击和不幸,如果换了别人,不知道会不会崩溃,但易叔叔不仅没崩溃,而且日子还比一般人过得好。更让人钦佩的是,易叔叔的脸上永远是那么的平静和自信,这才是作为一个人最可贵的定力。

文/栗西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