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投湖自杀5天后,9岁女孩遗体被发现:贫穷的悲哀,你根本想象不到

原标题:男女投湖自杀5天后,9岁女孩遗体被发现:贫穷的悲哀,你根本想象不到

没有一个父母,不想孩子在自己身边长大。

01

原本过完这个暑假,章子欣就可以开开心心去又大又漂亮的新校园读书了。

这个9岁的女孩子长着一张圆嘟嘟的脸,很是可爱。性格也乖巧,孝顺爷爷奶奶,学习认真,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她的奖状。

7月4日那天,家里的两名租客把她带走了,说是要去上海当花童。欣欣很高兴,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出远门的机会。

7月8日,两名租客的尸体漂浮在宁波东钱湖上,却不见欣欣的踪影。

所有人都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孩子是被拐卖,希望孩子是被囚禁,希望孩子还活着。

但五天后,7月13日的下午,欣欣的尸体被发现了,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年幼的生命还未来得及绽放,就凋零在海水中。

几乎所有关注此事的人都陷入了愤怒中,一场骂战在网上拉开序幕。

有的骂租客,有的骂爷爷奶奶,有的骂父亲,有的骂母亲。

在这些苛责的言语中,我看到了正义与善良,却也看到了世间最大的无奈。

02 无奈于留守儿童与老人的命运

在采访中,章军和家人说,欣欣是一个警惕性比较高的孩子。

按道理,孩子是不会跟着两个陌生人走的。

一篇又一篇的报道出来,原因渐渐浮出水面,却让我感到深深的无奈。

在离我们很远很远的地方,有这样一些家庭。

青壮年为了谋生养活几口人,不得不独自前往大城市打工。于是,家里就剩下年事已高的老人,和尚未独立的孩子。

章家就是一个留守家庭。

欣欣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爸爸章军在天津工作。平日里,他们只能通过电话、视频来传达想念。

而妈妈,在她四岁多的时候就离开了。

住在人烟稀少的山上,年幼的欣欣也没有什么玩伴,只能陪着爷爷奶奶。

无论爸爸多么疼爱欣欣,无论欣欣平时表现得多么懂事,成长中父母缺位,她始终是孤独的。

所以,欣欣才会把爸爸买的布娃娃排成一排,对着它们聊天说话。

所以,欣欣才会对愿意陪她玩的租客卸下心防。

也正是因为留守在家里,欣欣没出过几次远门,租客给她描绘的上海,令她心向往之。

这是无数留守儿童的缩影。

前两年我去农村里支教,亲眼看到了留守儿童的生活现状。

一些孩子性格非常顽劣,骂粗话、打架,像是一群不良少年在攀比谁更恶。

谈起父母的时候,他们故作不在乎,却会撒娇说想要和老师们一起住,因为“家里只有爷爷,爷爷不会陪我玩,你们会。”

他们问我广州是什么样的,问地铁跟公交有什么区别。我习以为常的事物,他们却充满新鲜感。

这些孩子被迫留在农村,等着父母空闲时打过来的电话,和定期到账的生活费。

在那些幼小的心灵里,藏着对爸妈的想念,和对美丽世界的憧憬,两者却都难以实现。

孤单、寂寞,是他们已经习惯的日常生活。但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而同样不得不“坚强”的,还有留守的老人。

儿子不在身边,可爱的孙女便成了两个老人生活的希望。

他们尽自己所能地对欣欣好,好吃好喝的都留给她。但代沟在那,爷爷奶奶很难给孙女精神上的陪伴。

所以,当老人们看到欣欣与租客玩得那么开心,才会放下警惕。

所以,当欣欣迫不及待地想要去上海玩,他们才会放手让孩子走。

但显然,爷爷奶奶在田地里生活了一辈子,一直用单纯的眼光看待人事,低估了人性的阴暗。

“打个比方,别人忽然给你100块钱,你第一反应肯定是防备,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我爸妈种了一辈子地,他们只会想,这个人对我怎么这么好。”

这对热情大方的租客对孙女这么好,“看上去不像是坏人”,他们压根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披着羊皮的恶狼。

孤单、寂寞,同样也是留守老人的隐痛。

陌生人的一点善意,足以让他们的防备崩塌,交付信任。

不是老人愚昧无知不懂得提防,实在是太缺乏关爱了。

03 无奈于女性的命运

欣欣失联的第二天,与章军分开三年多的曾女士出现了。

不过这一次,她是来办离婚手续的。

与丈夫认识的时候,曾女士才16岁。那时候的她刚刚从重庆的大山里走出来,去到浙江打工。

婚后,两人之间却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矛盾。

或许是十岁的差距太难跨越,在三年前一次大争吵爆发后,曾女士彻底离开这个家。

夫妻俩一个去了广东,一个去了天津,直到7月8日,曾女士才在杭州结束了这段婚姻。

本该上学的年龄,却被生活早早推到了社会跟前。

还没建立起自己独立的世界观,就已经步入婚姻。关于家庭的意义,她又能懂得多少。

但时间的车轮在前进,由不得曾女士犹豫、反悔。

生下欣欣那年,她才17岁。

一个17岁的少女突然做了母亲,自己都还没参透人生的酸甜苦辣,就承担起了另一个生命。

这责任太重,她承担不起,也不懂得如何去承担,所以才会离家三年,留下年幼的女儿。

在农村,这样的女孩并不少见。

邻居家的小男孩,出生以来就没见过母亲,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那时母亲尚未成年,没领过结婚证,所以哪怕生了孩子,也可以说走就走。

至于父亲,在孩子两岁时又带回了新的女人。

另一位早早结婚生子的少女,既疼爱孩子,也会拿孩子当出气筒,动辄打骂。

如今成为二胎妈妈,心态上却还是没长大,依赖父母,喜怒无常。

你问她们是否懂得母亲的职责?我想十有八九都是不明白的。

自己还是孩子,却跳过了成长的必经之路,直接成为孩子的妈妈。

那些被忽略的人生历练,在往后的人生里很难弥补,有些人甚至就这样懵懂地过完了一生。

人到中年才惊觉,原来生活是这样一团糟。

04 无奈于贫穷的为难

欣欣出事之后,她的父亲一直在努力寻找孩子的下落。

短短几天,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苍老了许多。

对于年幼的女儿,章军觉得自己亏欠家人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在欣欣还小的时候,迫于生计,他不得不独自外出打工,把抚养孩子的责任委托给年事已高的父母。

放下饭碗,就养活不了孩子;拿起饭碗,就陪不了孩子。

但大多数人在挣扎之后,还是选择了工作。因为只有辛苦赚钱,才能给孩子更好的未来。

道理都明白,可离家的章军还是会自责,那些买给欣欣的布娃娃,是他能给女儿最大的补偿。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不愿意让孩子待在自己身边?

在金钱面前,贫穷的家庭举步维艰。

就像曾女士得知警方发现了一具女童尸体,并没有第一时间动身出发。

“如果确认了,我会来杭州,费用问题我会自己解决。”

别人说她“冷血”,却不知道生活拮据的她早欠下了6000元的外债,实在没有脸面再向别人伸手。

出一趟远门,几百上千的路费,对他们来说真的太艰难了。

我们可以为了家人说出“无论多少钱都行”这样的话,但贫穷的人不可以,因为他们根本负担不起。

村里的阿叔是出了名的孝子,却让父亲遭受着巨大的痛苦死去。

为了给父亲治肺癌,阿叔砸锅卖铁,问亲戚朋友借钱,但最终还是没能凑齐医药费,甚至连止痛药也买不起了。

父亲临终前日夜咳血,他只能坐在门口揪着头发哭。

其实,他还没走到最后一步——卖房。但妻儿已经跟着他受尽辛苦,卖了房,难道让一家人去街头流浪吗?

这些贫穷的人不是不敢豁出去,是实在没得豁了。

我知道金钱能驱使人为所欲为,却不曾想,金钱也能限制人寸步难行。

05 无奈于夏虫语冰的网友

从失联,到发现尸体,整个事件引起了多方关注。

网友们对一个生命的消逝感到愤怒,但罪魁祸首已死,再如何咒骂也无济于事。

于是怒火开始扩散,烧到了欣欣的家人身上。

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爷爷奶奶会把孙女交给陌生人,为什么母亲没有第一时间奔向女儿所在的杭州,为什么父亲不把孩子带在身边。

站在他们的立场,这些都不应该发生,这场悲剧完全可以避免。

显然,网友们都是出于正义与善良,想要为死去的欣欣讨回公道,这无可厚非。

但我也看到了无奈,那就是,这世上真的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

我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讲给农村的朋友听,她说她特别能理解欣欣的家人。

未成年结婚生子,所以母亲不懂责任;生活不易,所以父亲把孩子留在家里;看孙女那么开心,所以爷爷奶奶让她跟着租客出去玩。

原来,别人觉得不合理的地方,从农村人的角度出发,却是合情的。

那时我才明白,井蛙真的不可语海,夏虫真的不可语冰。

我们不了解农村人的单纯,不了解贫穷家庭的步履维艰,不了解事发后最痛心的其实就是孩子的家人。

我们怀疑爷爷奶奶重男轻女,却看不见老人在深夜里痛哭,扇自己耳光;

我们批评母亲不负责任,却看不见她一心记挂着孩子,彻夜难眠;

我们指责父亲只要工作不要孩子,却看不见他用赚来的钱撑起一个家。

于是所有的“不了解”,都变成了语言的弓箭,有情却又无情地射向欣欣的家人。

正义和善良逐渐扭曲为恶,这是世间最大的无奈!

06

欣欣无辜逝去,那句“爸爸,我回不来了”,至今仍让我心碎。

但此刻,承受最大痛苦的,莫过于失去孩子的章家。

他们纵然有错,却也是事件的受害者,不该被全社会斥骂、谴责。

应该遭到唾弃的,是那对死了也要拉个人垫背的租客。

逝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活下去。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不要妄加揣测,更不要让伤害扩大。

在此,家美君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提高警惕,告诫身边的家长,一定要保护好孩子,别让这样的悲剧重演。

也希望可爱的欣欣,下辈子能幸福快乐,好好地过完一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