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万历皇帝为什么几十年都不上朝?

原标题:明朝万历皇帝为什么几十年都不上朝?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汉人治下的封建王朝,它的辉煌比起汉唐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明太祖朱重八一手打造的这支大明舰队最终还是落下了船帆。

对于明朝的覆灭,有很多原因。而在文史界流行着“明朝不亡于崇祯之失德,而亡于万历之怠惰”的说法。史学家们对此也是争论不休,各有看法。

不可否认,明朝自万历开始便已经显出颓败之势,而其中最为人所诟病的便是作为一国之君的万历连续几十年不曾上朝,实为明朝“旷朝第一人”。而万历的“不朝、不郊、不见、不批、不讲”的行为究竟是哪些原因导致的呢?

▲万历皇帝朱翊钧

一、上朝是个体力活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古代皇帝上朝的场景是这样的:大殿上文武百官分列两旁,皇帝正坐龙椅上。太监高喊着“有本启奏,无本退朝”,群臣纷纷进谏,皇帝做出决断,之后百官依次告退,朝堂一片和睦。然而这只是大多数古装剧里的场景,明代真实的上朝并非如此简单。

▲明朝皇帝宝座

在参加早朝之前,所有参加的京官,在天色未明之际就要在宫门前守候。在钟鼓声中进入宫门后,百官要在殿前广场上整队,文官位左,武官位右这时候会有纠察百官的御史点名,记录所有咳嗽、吐痰、步履不稳等失仪官员姓名,听候参处。

一切就绪之后皇帝鸣鞭驾到赞礼官发出口令,百官转身向皇帝叩头。鸿胪寺官员高唱退休以及派遣至外省任职官员名单。之后四品以上官员进入大殿,各有关部门的负责官员向皇帝报告政务,皇帝则必须做出必要的答复。

▲明朝早朝场景

这一套繁杂的早朝程序在天色未明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日上三竿方才结束。皇帝和参朝的文武百官则要在五更天(相当于今天四、五点左右)起床准备。每天如此,即使下雨下雪也坚持不辍,皇帝亦无法避免。

《孝宗实录》中记载,因宫中失火,明孝宗朱佑樘一夜未眠,神思恍惚,以祈求语气央告方才得到大学士同意免朝一日。

明朝创立之初,在早朝之外还设有午朝和晚朝。朱重八精力充沛每日处理政务不觉劳累,而这一制度却让后世子孙遭罪不少。

万历十岁便登基为帝王,虽然早熟聪慧,但对于这历代皇帝都深恶痛绝的早朝也是吃不消。后世考古学家打开万历陵墓研究发现,万历身患多种疾病,身体状况十分糟糕。

▲万历皇帝陵墓

在他统治的前几年,上有母后慈圣太后管教,下有首辅张居正的束缚,万历自然不敢不上朝。而当张居正和慈圣太后相继去世后,万历如鸟入林,再无约束,劳累伤神的早朝自然被他抛之脑后。

二、大厦将倾难作为

公元1587年,在中国为明万历十五年,论干支则为丁亥,属猪。当日四海升平,全年并无大事可叙。”这是黄仁宇老先生在《万历十五年》里的开头。

黄仁宇老先生说万历十五年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然而纵观整个万历一朝,大明帝国并不平静。

▲明朝万历年间疆域图

西南地区土司杨应龙公然叛乱,蒙古人哱拜在宁夏造反,日本关白丰臣秀吉率兵侵占朝鲜……边境的风起云涌固然让人心惊,然而王朝内部的疾病更让人忧虑。

▲丰臣秀吉率兵入侵朝鲜

官僚政治已经完全腐化,官场贿赂成风。混乱的财政制度下,官员们表面上的工资俸禄十分微薄,却有许多额外的收入。

地方官员们敛财的方法是收取“常例”,如在征收白银时每两附加几分几厘,被叫做“火耗”;征收实物也要加上几斗称之为“耗米”“样绢”。

京官没有收取“常例”的机会,然而在考核地方官的年份,银两会源源不断的从地方官们的手里流入北京,这一年被称为京官的“收租”之年。

前面说过,万历是个聪明人。他也曾励精图治想要改变这一切,想要成就自己的“万历之治”。著名的“万历三大征”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他统治的前期,他也曾配合首辅张居正做出一系列改革。《大明会典》中记载,万历十三年,京中干旱缺雨,万历斋戒三天,徒步十里去往天坛向天祈雨。这一切显示了他治国济世的决心和勇气。

▲天坛

然而政治上的凝固和制度上的死板并不那么容易去改变,作为守成之君的万历虽有想法,却也是力不从心。在张居正死后,群臣集体进言指责张居正,指责的罪名有很多,欺君毒民、接受贿赂、任用私人等等。

万历发现,对自己谆谆教导的首辅张先生原来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这让他伤心,进而灰心失意。

张居正被清算后,他发明的 “考成法”“一条鞭法”等措施也被废止。而没有人知道,青年皇帝万历的满腔热血也随之熄灭了。

三、万历皇帝也叛逆

若是说万历朝是明朝的转折点,那么“争国本”事件便是万历一朝的分水岭。

万历十八年,皇长子朱常洛9岁,却依旧没有出阁讲学,这令百官担忧。而若是要出阁讲学,朱常洛必须具有太子的名头。

于是当时的京官们向当朝的四位内阁大学士集体施压,希望他们上书皇帝。以申时行为首的四位大学士用集体向皇上辞职来进谏。这一事件就是明朝著名的“争国本”事件。

自古以来便有“太子者,国之本也”之说,太子不立,则国家不稳,人心难平。万历16岁纳妃郑氏,与之十分恩爱。便想封郑氏之子朱常洵为太子。

然而万历不知道,他这一简单的行为所违背的是大明帝国所立足的根本—儒家伦理道德,即兄终弟及、长幼有序,绝不可以幼凌长。

在申时行等人进言后,万历温言挽留,以一年为限来拖延时间。被识破后万历又以常洛太小经不起各种典礼的折磨做借口。之后万历更是别出心裁的同时分封三王而不立太子。然而万历的这一系列把戏并没有哄骗过群臣。

万历虽是九五之尊,手握皇权,但他也被束缚着,并不能随心所欲。而束缚他的便是整个文官集团。在这其中,言官尤为激进。

《神宗实录》记载,万历多次想要出宫巡视,都被群臣以安全为由进谏阻止。万历一辈子不仅没出过北京城,甚至连宫门都没踏出过几回。

万历二十九年,朱常洛被封为太子入主东宫,而朱常洵则被封为福王前往郑州。在这之后,万历看清了官僚政治的真相。

与庞大的文官集团相比,他像是个受人管教的小孩子。表面上他是一国之君,实际上他则处于下风。而他的唯一的反抗就是向百官做永久的消极怠工。

四、神宗只是代言人

中国封建社会的朝会制度历史悠久。自秦始皇创立封建王朝伊始,君主每日在宫殿朝堂上会见群臣处理政事是历朝历代奉行的规范。无论是汉隋还是唐宋,各朝代在制度设置上截然不同,却都有相似的朝会制度。

因此,在人们脑海中都形成了这样一个共识,即“皇上御朝则天下安,不御朝则天下危”。皇帝是否上朝成了判别其是否勤政爱民的标准,甚至成了国家是否平定安康的象征。然而这一标准对于明朝却不适用。

▲明朝内阁大学士

前面提到明朝的早朝制度是由太祖朱重八创立。除了早朝,还有大朝会,主要用于祭祀朝会,与政事无关。

早午朝则是为了处理政务而设立,在一系列仪式后,由五府六部依次奏事,或是上前密奏。而随着皇权运行机制的变化,早朝渐渐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成为了一种皇权礼仪的象征。

明代宣仁以后,内阁制度逐渐完善,六部执行体系十分高效。平常政务由内阁票拟后经过皇帝批红形成决策下发六部执行。

在张居正担任内阁大学士时期,他甚至可以代替皇帝处理政事,早朝制度更是形同虚设。皇帝上朝成为了一种象征意义,代表着国家安定和谐。

万历十分聪明,他知道自己实际上只是大明朝的代言人,即使他多年不上朝,通过这一系列制度的运转,大明这个庞大的封建机器也能有条不紊的运转。

万历为什么几十年不上朝,背后的原因很复杂,后世之人只能根据些细枝末节去推测。然而无论原因是什么,作为一国之君,万历放弃了应该负有的责任,藏于深宫不出,对于明帝国的最终覆灭,他也是难辞其咎的。

作者: 历史大叔 编辑: Thomas (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