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类人猿”,刺杀海德里希

原标题:代号“类人猿”,刺杀海德里希

1942 年,在绥靖手段和盖世太保的双重打击下,捷克流亡政府的地下抵抗组织失去了生存的土壤。最后捷克流亡政府得出了一个现实的结论:必须干掉海德里希。只有刺死掌握大权的德国帝国摄政,才能引起德国人行凶肆虐,这样才能再次激起捷克国内的反抗组织浪潮。

尽管对捷克流亡政府所提出的刺杀计划有一定的兴趣,但英国人却在是否对海德里希实施刺杀一事上犹豫不决。不少人认为,尽管暗杀掉作为德国情报机关重要领导人的海德里希,可以有效地打击德国的情报工作,但这种行为过于恶劣,而且历史上没有先例。就在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休的时候,一些新的情报让他们改变了看法。

1942 年1 月20 日,海德里希与希姆莱主持召开了万塞高级官员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罪恶昭著的“最后解决方案”,该计划以处置患病或因其他原因无法工作的犹太人为名,实际上突出了屠杀欧洲1100 万名犹太人的疯狂计划。海德里希是这一计划的始作俑者,并在会议期间与希姆莱商定了的具体的实施计划。在该实施计划上,海德里希这样写道:“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元首已经决定:对于那些反对第三帝国或者被占领地区反对占领军的罪犯必须从严处理。元首认为,对这样的犯人,判处徒刑或者终生劳役过于宽宏大量,只有死刑或者采取使家属和居民对犯人的命运无法捉摸的措施,才是比较有效的和有威慑性的办法。”

很快该解决方案得到希特勒的首肯并付诸实施。1941 年2 月开始,海德里希开始执行“最后解决”。他下令逮捕几百万犹太人做劳工,让他们在劳动中累死,少数活下来的干脆枪毙。这年夏天,为了加快这个“最后解决”,他指示特别行动队, 一下子枪杀75 万波兰和苏联的犹太人。

(上图)1941年7月海德里希写给戈林的“最后解决方案”(Final Solution)信件。

而与此同时,针对捷克境内依然有为数众多的抵抗组织活动的情况,海德里希还拟定了一份计划从根本上摧毁捷克人民族性、根绝抵抗活动温床的方案,呈报给了希特勒。对此希特勒做出了如下答复:

“我同意你关于摧毁捷克人民族性的计划。但这个计划必须保证以下三点:一、使尽可能多的捷克人日耳曼化;二、驱逐或者消灭那些不可能归化的捷克人和敌视帝国的知识分子;三、采取这些措施后腾出来的地方,用于安置有优良血统的德国人。在此基础上,我命令,对那些从种族观点看可疑的捷克人或者对帝国采取对抗态度的人,必须排除在同化范围之外,务必斩尽杀绝。”

英国安全协调局的破译中心通过截获的德国通讯电文,获得了这些对犹太人和捷克人进行“清理”的情报,这使得刺杀行动获得了道义上的支持,于是原本的反对者再也无法说什么了。事实上, 英国特种作战部门(Special Operations Executive , SOE) 早在于1941 年10 月20 日就开始筹划准备对海德里希的刺杀行动,代号定名为“类人猿”(ANTHROPOID),而现在这个行动终于可以付诸实施了。

实际的刺杀行动由前捷克军情处负责, 捷克流亡政府初到英国伊始,就开始招募前捷克军人组成特别行动队,纳入盟军编制,接受战时训练以备执行特殊任务。陆军准尉约瑟夫·盖伯瑟克和上士卡罗·斯弗波达被选定执行暗杀任务。计划原定于1941 年10 月28 日执行,那天同时也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独立纪念日。但斯弗波达在受训时头部受伤,旋即由詹·库比兹代替。由于这个意外,作战必须延期执行,而其他原因也使得行动时间一再推迟,最终刺杀小组出发时间被确定为12 月28 日。

1941 年12 月28 日晚间10 点,盖伯瑟克与库比兹登上英国皇家空军138 中队的海利法克斯轰炸机,和他们一起登机的还有另外七名流亡英国的捷克军人,刺杀小组就由这九人组成。刺杀小组原计划在皮尔森实施伞降,但飞机驾驶员在判断方位时出了问题,使他们的降落地点变成了布拉格东边的内维兹第,一行人只好在落地后继续往皮尔森前进。他们在皮尔森与盟军的接应人员取得联络,随后直驱布拉格准备展开暗杀行动。

由于难以获得海德里希活动的准确情报,加上英国方面对是否实施刺杀一直存有争议,因此刺杀小组在长达5 个月的时间内一直无所事事。一直到1942 年5 月初, 刺杀小组才接到由英国情报部门和捷克流亡政府共同签发的刺杀命令,“类人猿”计划终于进入了最终的实施阶段。

为了避免自己精心营造的亲民形象受到伤害,也是出于对自己管理下捷克局势的自信,海德里希在出访巡视时一律不携带警卫人员。这一点很快被刺杀小组加以利用。一名捷克抵抗组织成员以钟表匠的身份打入了海德里希的住处,并于1942 年 5 月23 日向刺杀小组提供了未来一周内海德里希的活动计划和路线。在经过一番研究之后,刺杀小组决定选择5 月27 日海德里希由乡村别墅前往布拉格住所的途中实施袭击。伏击的地点被选在海德里希必经之路上一处弯道,因为弯道呈急促的“U”字形, 所以任何一辆汽车行驶到该处都必须减速;同时,该弯道附近还有一个电车站,行刺人员在周围闲逛也不会引起怀疑,可以说是非常理想的刺杀地点。

5 月27 日上午9 点,盖伯瑟克与库比兹在弯道就位,一位名叫瓦瑟克的捷克抵抗组织成员则在弯道前负责瞭望和通报情况。盖伯瑟克携带着一支斯登冲锋枪,而库比兹则携带了两颗反坦克手榴弹。因为海德里希的出发时间临时延后的缘故,刺杀小组焦急的等待了一个多小时。10 点30 分时,海德里希乘坐的敞篷轿车从公路上出现,瓦瑟克立刻用口哨向刺杀小组发出信号,特工们立刻按照预演的方案对海德里希实施攻击:首先是盖伯瑟克使用斯登冲锋枪向轿车开火,然而意外的是冲锋枪却卡壳了!注意到路边刺客的海德里希一边掏出手枪还击一边高声命令司机加速冲过危险地带,但经验不足的司机在惊慌之下却踩到了刹车,使得汽车停在距离刺杀小组不远的地方,于是库比兹抓住机会向轿车投掷了反坦克手榴弹。装填了大量高爆炸药的反坦克手榴弹滚进轿车车底爆炸,将轿车底盘炸出一个大洞,使得海德里希多处受伤。但海德里希并未当场倒下,而是继续用手枪向刺杀小组开火,并下车试图进行追赶。见此情景,刺杀小组认为任务失败,便在驶来的电车掩护下撤离了现场,海德里希则被闻讯赶来的警察迅速送往布洛夫卡医院。

(上图)刺杀现场的照片,图中最左侧为已经被炸毁的海德里希座车

在被送进医院后,海德里希的神智仍然完全清醒,但医生的检查发现他的伤势比看起来更重:皮坐垫和钢丝弹簧的碎片嵌进了他的胯骨和横隔膜;坐垫的毛料填充物的纤维甚至侵入了脾脏,医生认为必须为他进行手术。在布拉格最好的外科医生、德国籍的赫尔鲍姆教授的主持下,海德里希体内的弹片被成功取出,看起来一切情况都好,而随后数日内海德里希的情况也似乎在逐渐好转,甚至可以少量进食。但到6 月3 日其身体情况突然恶化并陷入休克,于第二天抢救无效死亡,对其死亡原因,一般认为是伤口感染所导致的败血症。

希特勒对海德里希的死大感震惊,为海德里希举行了盛大的国葬仪式,并亲自主持。在葬礼上希特勒情绪激动,只说了寥寥几句话,便黯然离去。在希特勒的直接命令下,盖世太保对刺杀小组活动过的地区进行了残酷的报复。根据希特勒的授意,但凡有嫌疑犯的地方,按照如下方法处置:第一,枪毙所有的成年男性公民;第二,将所有女性公民关入集中营;第三,将儿童集中在一起,合格的送到帝国党卫军队员的家中接受德国化教育,余下的不适合进行德国化教育的儿童要进行其他形式的教育;第四,在消防队的帮助下将嫌疑地点烧毁,最好夷为平地。

依照这些命令,被怀疑有为刺杀小组提供掩护的利迪策村被彻底摧毁:199 名16 岁以上的男性村民被杀害,195 名女性村民和95 名儿童被送进集中营。儿童当中只有8 人是金发碧眼,被认为是值得接受德国化教育,其余的孩子则从此再无踪影。战后才从德国档案中得知,这些孩子大多数在波兰切姆诺毒气室被害,最终生还者仅有17 人。

屠杀结束后,整座村庄被付之一炬, 推土机铲平了所有的痕迹。几百人的小村庄从此荡然无存,“利迪策”的名字也在土地登记表上被永远地抹掉。

另外一座名为“雷扎基”的村庄也遭受了同样的厄运。所有这一切都被帝国电影公司全程记录,作为对其他地区的警告公开播放。参与刺杀的突击队员也没能从搜捕中逃脱。根据告密者提供的情报,党卫军帝国师包围了他们藏身的教堂。所有的突击队员要么战死,要么自杀,无一人幸免。

成功地暗杀海德里希,使原本如日中天的德国情报机关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一名继任者能具备如同他那样的才能和领导能力,这导致盖世太保和党卫队保安处逐渐衰落,盟军方面得以重新组建原本被破坏的情报网。

本文节选自《秘密战3000年》(三册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