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青什么时候出第二张专辑啊?

原标题:万青什么时候出第二张专辑啊?

万能青年旅店现场视频

“大陆做出这样的音乐。我眼泪流下来了。

傲娇。真的是傲娇。能代表大陆独立音乐最高水准!

这是《万能青年旅店》这张专辑在豆瓣条目下的高赞评论。

5万多人打分,评价9.1,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迹。

熟悉独立音乐圈的朋友,想来没有人不知道万能青年旅店这支乐队。

这支来自"Rock Hometown"石家庄的独立乐团,2010年末甫一发布同名专辑,便即刻火遍两岸三地。

自此以后,这支名不见经传的小乐团,频频出现在各大音乐节的海报之中,而且是第一行,最大的字。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只读一句歌词,便能感知这支乐队的过人之处,那些诗一样的语言,精准地解构了我们的生活。

真实,残酷,却又带着生命的美丽。

01

“万青唯一的一张专辑,出版到现在,就我自己听过的范围,就艺术高度和影响幅员,都是21世纪中文摇滚专辑的前五名。”

这是台湾著名乐评人马世芳对万青的评价。2012年,在爆满的台北THE WALL,万青登台。

台下的数千台湾青年操起台湾腔的国语,大合唱起那首著名的《那个石家庄人》。

2015年,田馥甄在个人演唱会中翻唱了万青的《十万嬉皮》。同年万能青年旅店在台北Legacy开嗓,1300张门票瞬间卖光。

这时候人们意识到,这支石家庄的摇滚乐队,真的红了。

乐队的贝斯手,也是作词人姬赓一直觉得,万青的爆红有很大的随机性。

的确,万青赶上了中国数字音乐与新媒体传播的发展浪潮,乐迷们有了更通畅的途径去寻找与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

但仅仅如此吗?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再大的泥沙也掩盖不住钻石的光耀,既然是钻石,总是要发光的。

02

“来暖气了吗?”

这是在石家庄的老房子里排练时,乐队主唱董亚千最喜欢问的一句话。

没有实在的证据,但是很多乐迷猜测,民心河边的这座红砖楼可能是万能青年旅店名字的由来。

唱片的录音棚就是排练室,更早以前它是董亚千家里的老宅,四层红砖楼,周围住的大多是老人。

乐队在这一片早起早睡的潮水里干活,扯淡,吃喝拉撒,无论昼夜。

烟头、酒瓶、小说、诗集摆了一地,当然更多的还是音响设备,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他们倒腾出了一张了不起的专辑。

“土法炼钢”,这是他们自己的说法。

虽然被戏称为“摇滚之乡”,虽然也的确出现过《我爱摇滚乐》这种现象级的摇滚专业杂志,但是在2000年前,石家庄玩音乐的年轻人的确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安身。

于是这栋红砖房就成为他们的据点。

袒胸露背,三五成群。

“除了主人,谁都有这家的钥匙”。

仅从这一点上来看,万青对中国摇滚的发展就功不可没。

酒逢知己千杯少,在这所房子里,无数摇滚青年度过了他们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03

“我在荒岛上迎接黎明。太阳初升时,忽然有十万支金喇叭齐鸣。阳光穿过透明的空气,在暗蓝色的天空飞过。

在黑暗尚未褪去的海面上燃烧着十万支蜡烛。我听见天地之间钟声响了,然后十万支金喇叭又一次齐鸣。

我忽然泪如雨下,但是我心底在欢歌。有一柄有弹性的长剑从我胸口穿过,带来了剧痛似的巨大感。

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我站在那一个门坎上,从此我将和永恒连结起。”

王小波的这段话,经常被用来形容一首歌,那就是万青的《秦皇岛》。

在每场现场演出中,《秦皇岛》的前奏一出,观众们的心就被紧紧揪住,漫长的前奏轻轻撩拨着人们的心弦。

突然全场静到极处,接着毁天灭地的小号声如朝阳一般喷薄而出。天光驱散迷雾,人们在荒岛上自由地高歌。

作为一名创作者,董亚千也没有躲过抑郁症这个在艺术圈似乎很流行的病症。

在经历了数百个暴躁、沮丧、无眠的夜晚后,他来到了秦皇岛。在岛上他很少见人,却养起了很多流浪狗。整日散步,练琴。不弹摇滚,Jazz、Blues轮番弹过来。

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他写出了不朽的《秦皇岛》。

其实,痛苦有时也是淬炼我们的一次机会,它让我们的头脑更加清醒,在痛苦的铁幕中,我们更清楚自身所处的位置,看得更清,才能走得更远。

04

“敌视现实,虚构远方。东张西望,一无所长。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文不能测字,武不能防身。”

在万青这首《十万嬉皮》的评论下面,最多的反应就是两个字:中枪。

田馥甄也翻唱过这首歌,被调侃为“资本主义的文青怎么唱得出社会主义的穷酸。”

有人说这是对当代所有苦闷青年的谶语,着迷于月亮,也不愿放弃六便士,但残酷的现实是,自己并没有那么“万能”,甚至没有勇气像《等待戈多》中的那个老头一样,一人一马即可出征。

相较于其他歌曲满溢的象征和隐喻,这首诗的指向和内容都更好理解。

歌词是姬赓送给董亚千的生日礼物。

两人从小是朋友,也是列侬与保罗·麦卡特尼一般的音乐伙伴。可饶是如此,董亚千头一次看到歌词也愣住了,脸色由红转白,好几天没缓过劲儿来。

“大梦一场的董二千先生,推开窗户,举起望远镜。眼底映出,一阵浓烟。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董二千闹了一个月别扭后,最终还是接受了这首歌,并且给它配上了精彩绝伦的伴奏。

至此,万青的另一首代表作也问世。

自古诤友难得,姬赓的意思很明确:

认清自己,不欺骗自己,最终接受自己,这才是拯救灵魂的唯一途径。

05

万青是一支不喜欢乐迷合唱的乐队,很多人这样说。

的确,万青在表演的时候十分安静,每场可能说不到100个字,字数几乎只是用来介绍接下来的曲目。

许多初来乍到的乐迷会犯嘀咕,“他们怎么不说话?这么高冷?”

老乐迷则早已坦然,安然享受音乐。

虽然董亚千澄清说,不是不喜欢乐迷合唱,只是合唱声会影响耳返,但乐迷们还是给万青扣上了高冷的帽子。

这样一来,更是给乐队的形象增添了几分神秘,毕竟在古代,高手都寡言少语。

其实熟悉董亚千的朋友们都了解,与其说他高冷,不如说他纯粹、天真。对吉他、音乐爱到了骨子里,自然没有功夫照管别的东西。

可以说,对音乐的纯粹带来了对生活的天真。

有一次,朋友们故意整蛊董亚千,用陌生电话拨过去,叽里咕噜一阵乱说,假装外星人来电,董亚千居然真的信了。

即使岁月增长,心还是能自由自在地留在少年时代,这种生活怎能不令人羡慕?

距万青第一张专辑发布已近十年,“十年磨一剑”的戏言似乎快要一语成谶。

“万能青年旅店会成为二张死乐队吗?

这样的问题已成为知乎热门话题。

令人振奋的是,2017年末,万青在上海、成都两地的livehouse演出了三首新曲。

演出结束,“万青还是万青”的评价不绝于耳,看来,万青缔造的神话必然不会就此终结。

生活或许有许多蝇营狗苟,但是戴上耳机,面对的就是无限宇宙。

在7月底的日子里,我们终于又将见到万青,身处海边,一起听洋鸟消夏录,等待万青继续用精彩的音乐,为乐迷们搭建一所真正的“万能青年旅店”。

7月27日-28日,在宁波北仑

山海之间,有一场音乐的乌托邦

2019宁波·北仑南窗青年音乐节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购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