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武松不叫鲁智深大哥,鲁智深不叫林冲兄弟,真相扎心

原标题:为啥武松不叫鲁智深大哥,鲁智深不叫林冲兄弟,真相扎心

所谓:人无癖,情不真。癖太深,误终身。正因为林冲贪看鲁智深练武,盘桓不去,耽误了与娘子还愿。如果他当时和娘子在一起,高衙内远远望见,必不敢近前无礼,也没这场事。他又因贪爱那口宝刀,轻易掉进高俅设计的圈套,引来杀身之祸。这是两次失言,而第三次的失言,却让人对他的人品提出了质疑。

那是在大闹野猪林,鲁智深临别时为了威慑解差,一禅杖打折了一颗松树,惊得董超薛霸目瞪口呆。林冲见这俩货一路作威作福,如今吓成这个鸟样儿,很是解气,又脱口赞道:"这个值得什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有人说林冲这是话里有话,故意泄漏鲁智深的行踪,出卖了鲁智深,这个质疑实在荒唐。

所谓出卖,一是被逼无奈,二是出于利害。林冲无人逼迫,何必不打自招呢。況且高俅已两次害他,必欲除之而后快,林冲大难不死,多亏了鲁智深。他若故意泄漏救命恩人的行踪,再有急难,指望谁来救他?最重要的一点,在开封府的大堂上,林冲义愤填膺,当众揭露了高俅为了让高衙内霸占其妻,陷害他的经过。高俅的丑行,上至府尹,下至百姓,人所尽知。至此,林冲和高俅已经势不两立,彻底撕破了脸,那么他出卖鲁智深,指望能得到什么好处,动机何在呢?

实际上鲁智深一出现,解差就已猜到了他的身份。书中薛霸对董超说:"我听得大相国寺菜园廨宇里新来了个僧人,唤做鲁智深,想来必是他。回去实说:俺要在野猪林结果他,被这和尚救了,因此下手不得。"可见林冲那句话,说与不说,都无关紧要。林冲的本意,一方面是想补刀,渲染鲁智深的神勇,对解差进一步恐吓,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武痴,对兄长神力由衷的赞叹。

"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这是林冲的自我评价。把林冲的三次失言,联系起来看,前后呼应,显见都是无心之举。说明刚毅坚忍的林教头,也有至诚朴实的另一面。昔日关云长曾错失荆州,诸葛孔明也丢过街亭,而林冲不过是一个教头,心思都在他的专业上,官场上的勾心斗角,江湖中的尔虞我诈,他都差得太远。他要是真有那么多弯弯绕,也不会被陆谦算计,遭高俅陷害。"出卖鲁智深"一说,实在是一些人鸡蛋里头挑骨头,无中生有罢了。就像马致远散曲中唱的:"不恁么渔樵没话说。"

还有个问题,既然林冲没有出卖鲁智深,为何鲁智深上了梁山,对林冲只称教头而不叫兄弟呢?列位看官:鲁智深是个真罗汉,心无挂碍,一尘不染。他为救萍水相逢的卖唱女,三拳打死镇关西,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提辖官都不做了,会因为区区一个菜头的职事小肚鸡肠么?再说了,智取生辰纲那么周密的计划都泄漏了行迹,花和尚又没乔装改扮,人家到寺里一查他数日无故不上工,很容易就能破了案。除非来抓他的人事先和鲁智深通过气,说是林冲提供的线索,否则,他凭啥要移恨林冲呢?

书中写林冲和鲁智深结拜后,每日一起上街喝酒游玩,在他们关系最亲近的时候,鲁智深也一直把林冲称作教头,林冲叫他为师兄。后文中鲁智深要找史进,武松对他说:“我和师父去。”鲁智深和武松难道不铁么?以职位身份相称呼,这才是君子之交,讲究人的做法。不分场合,阿哥阿弟的叫,腻味不腻味?林冲骂陆谦:"叵耐陆谦这厮,厮赶着称兄称弟,你也来骗我!"那些整天把兄弟挂在嘴上的人,往往是心口不一。

书中只在大闹野猪林一段,鲁智深才叫林冲兄弟,原因有二。一来说明鲁智深心里只有兄弟,并无教头,生死关头,直指人心,患难见真情。二来也是特意告诉解差,林冲是他真正的老铁,令他们不敢妄为:"你这两个撮鸟,本是路上砍了你两个头,兄弟面上饶你两个鸟命,如今不多路了,休生歹心!"

那为啥后来鲁智深对林冲又改称教头呢?您只看鲁智深和史进的关系便知。鲁智深为救史进,一个人就去打华州城,跟劝他的武松都急了眼,这关系也是没谁了。可他私下一直把史进唤做史大郎,而在武松等众人面前又称他史大官人。只有在瓦罐寺斗杀生铁佛,经历了生死大战,临别之时,才以兄弟相称,正与林冲的情况类似。

鲁智深再次和林冲相会,是在三山聚义的接风宴上,鲁智深称他教头,可以凸显林冲的身份和本领,是叫给别人听的。书中描写鲁智深和林冲叙完旧,杨志见到林冲,说起他和林冲斗朴刀的往事,晁盖看见杨志,又说起智取生辰纲的趣话,惹得众人在唏嘘感慨之后,又皆大笑不已。足可见好汉们胸襟坦荡,毫无芥蒂。最后还写了次日大家轮流做宴席,互相请客,焉知鲁智深和林冲私下里不是以兄弟相称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