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的江湖再远都有一座庙堂,古龙的庙堂再高都是一片江湖

原标题:金庸的江湖再远都有一座庙堂,古龙的庙堂再高都是一片江湖

本文写于2018年10月31日,是为纪念金庸老爷子所作。

我认为,武侠小说作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叫做金庸的作家,一类是其他作家。如果武侠小说作家组成一个江湖,那么金庸就是达摩、张三丰、黄裳、独孤求败、扫地僧,无人能及。

在其他作家中,有一位佼佼者,常被人拿来与金庸相比,他便是古龙。

有人这么说金庸与古龙的区别:金庸的江湖再远都有一座庙堂,古龙的庙堂再高都是一片江湖。

“金庸的江湖再远都有一座庙堂,古龙的庙堂再高都是一片江湖。”这句话是从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名句变化而来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庙堂与江湖,正是相反相对的两极:庙堂是高高在上的朝廷,江湖是辽远的草莽社会。

金庸十四部武侠小说常常与历史事件密不可分。第一部《书剑恩仇录》写的是红花会群豪反清复明的一段故事,说的是乾隆朝的事。最后一部《鹿鼎记》写韦小宝游走于朝廷与天地会之间,串联起康熙朝诸多历史事件。

既然写历史,那就不可避免地要提到朝廷,金庸小说中飞、雪、连、天、射、鹿、笑、书、神、倚、碧、鸳等书中都提到了朝廷或官府,比例高达86%。

古龙的小说我读得并不多,在我读过的约十余部小说中,古龙很少提到朝廷或官府,就算写到了皇帝或朝廷官员,也不过是一个特殊一些的身份而已。古龙几乎不写庙堂之事,在古龙笔下,朝廷或官府和金钱帮这样的江湖组织并无太大区别。

金庸笔下的武林人物,虽处江湖之远,却常有一颗报国之心。

像明教、红花会、天地会这样立志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反政府组织自然是不用说了,他们就是庙堂的另一面。

江湖第一大帮——丐帮,是由身份最低贱的乞丐组成的,然而他们却有一颗拳拳报国之心,整日想的都是如何为朝廷分忧解难,抗击外侮。

其他江湖名门大派,如全真教、少林寺、峨眉派等,也无不关心国家大事,心系天下黎民苍生。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郭大侠,他虽是江湖侠客,却为了天下苍生,几十年来镇守襄阳,抵御蒙古铁骑的进攻。郭靖正是“江湖再远都有一座庙堂”最好的体现。

而古龙小说中的人物,纵然身在庙堂,却内心向外自由自在快意恩仇!古龙笔下最精彩的一个人物——小李探花李寻欢,纵然高中探花,最终依然隐遁于江湖,做一个闲云野鹤。江湖,即是自由。

在电影《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中任我行向令狐冲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另一位大人物曾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所谓左中右,就是权力斗争,就是庙堂。而这句话,正是金庸小说的写照,有人的地方就有庙堂。

表面上看,金庸小说中离庙堂最远的就是《笑傲江湖》了,即是笑傲于江湖,自然不干庙堂的事。然而这本小说实质上正是对庙堂的隐喻。所以金庸先生在三联版《笑傲江湖》的后记中写道:

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不顾一切的夺取权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况,过去几千年是这样,今后几千年恐怕仍会是这样。任我行、东方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林平之、向问天、方证大师、冲虚道人、定闲师太、莫大先生、余沧海等人也是政治人物。这种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朝代中都有,大概在别的国家中也都有。

左冷禅意欲合并五岳剑派,这是庙堂;华山派剑气之争,这是庙堂;岳不群驱逐令狐冲,这是庙堂;日月神教东方不败装神弄鬼搞教主崇拜,这也是庙堂。

正因为争权夺利的庙堂无处不在,所以才要笑傲江湖。

金庸小说中很多地方,看似写的是江湖恩怨,实则是庙堂斗争。

金庸虽然因为十四部小说誉满天下,但他的理想并不是写小说。

金庸先生出生于海宁查家,是个大家族,自由接受的是传统的教育。金庸先生说过,自己希望成为范蠡、张良,他们俩人是什么样的人物?帝王师。所以金庸的理想是济世安民,而不是写小说。

当年金庸不满于《大公报》的政治立场,愤而创立《明报》,秉持中立的立场。为了提升《明报》的销量,打开市场,金庸便在报上连载自己的武侠小说,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金庸从此成为武侠世界的盟主、宗师。

当年金庸在《明报》上写社论政评,议论时政,被香港左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还上了暗杀名单,不得不跑到国外避了一段时间风头。

所以金庸不甘心只写江湖,他心中一直有庙堂情怀,这种情怀自然体现在他的小说中。

而古龙则是一个天涯浪子,好酒好色,浪荡一生,最终因饮酒过量患病辞世。对于他而言,江湖就是他最好的归宿,他就是自己笔下的江湖人物。

江湖梦,庙堂梦,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两极。你锐意进取,心怀天下,看到的就是庙堂;你避世隐遁,独善其身,所处的就是江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