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区域协调发展”的生动实验

原标题:一场“区域协调发展”的生动实验

【蹲点海丰、深汕特别合作区】

一个是国际创新之都深圳,一个是革命老区海丰县,是什么让两个距离不足100公里的地区产生了深厚的羁绊?两地如何上演一场“区域协调发展”的生动实验

暮色缓缓降临,城际动车C7290准时驶出深圳北站。城市的轮廓渐渐模糊,车窗外莲花山脉绵延舒展开来,山脚下一洼洼平整的池塘连同附近的村庄延伸向恬静的红海湾。列车前进的方向是深汕特别合作区(简称“深汕合作区”),这里所在的区域曾是中国革命发轫地之一——海陆丰革命老区。

海陆丰地区在中国革命史上创造了“多个第一”:最早成立农会组织、最先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建立了党领导的第一支农民武装队伍(海陆丰农民自卫军)、召开了党领导下第一次县级工农兵代表大会、创办了全国第一个农民运动讲习所、诞生了我党历史上第一部农民运动专著(《海丰农民运动》)、颁布了我国第一部土地纲领(《没收土地案》)、建立了我党领导下根据地最早的银行(海陆丰劳动银行)……

光影交错,时光恍若穿越回到90多年前。

1926年,彭湃在家乡海丰县发表《海丰农民运动》,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部阐述农民运动理论方针的专著,海丰农民运动的经验迅速向全国推广;

1927年11月,海丰县举行县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成立海丰县苏维埃政府,诞生了全国第一个苏维埃政权;

1940年3月,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等率东江纵队新编大队经石井(现深圳市坪山区)向东冲出国民党顽军的包围至鹅埠、赤石及鲘门一带掩蔽;

1945年2月,东江纵队第六支队在赤石镇大安峒成立;

1949年7月8日,“鹅鲘赤”1000多人在赤石红场举行工农兵代表誓师大会,宣布海丰西部率先解放,赤石成为海陆丰解放的起点;

…… ……

革命的星火之光在莲花山脉间一路迸发,以燎原之势燃向珠三角更广袤的土地。如今,深圳带着先进理念和产业,逆着燃向革命老区海丰县,上演了一场“区域协调发展”的生动实验。

再造一座城

城际动车C7290经过48分钟的行驶,列车停靠鲘门站,站前广场上“深汕特别合作区”几个大字揭示了《南方》杂志记者所处的位置——这里是深圳的第“10+1”区。

深圳向东60公里、位于粤港澳大湾区最东端的深汕合作区,几乎是近些年拔地而起的一座新城。十多年前,这里还是粤东的“经济洼地”,地广人稀。

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的前身是2008年成立的深圳(汕尾)产业转移工业园,由汕尾市政府和深圳市政府共建。2011年2月,广东省委、省政府批复《深汕(尾)特别合作区基本框架方案》,正式设立深汕特别合作区;2017年9月,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深汕特别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方案的批复》,正式确认深汕特别合作区纳入深圳“10+1”区管理体系;2018年12月,中共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工作委员会、管理委员会成立揭牌,开启了由深圳全面负责建设管理的新时代。

深汕合作区的规划范围包括鹅埠、鲘门、小漠、赤石四镇,总面积468.3平方公里,海岸线长50.9公里,户籍人口7.73万人,海域面积1152平方公里。

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孙中山先生曾在《建国方略》中规划要在这里建设南方大港和重要商埠。这里也曾留下了红四师纪念馆、大安峒革命烈士纪念墓园、彭湃宣传革命旧址、东纵六支战斗遗址等众多红色遗迹。

“我们按照深圳质量、深圳标准、深圳效率、深圳精神,推进合作区与深圳一体化进程。”深汕特别合作区有关负责人介绍,深汕合作区以“创新引领发展、实干再造新城”为发展理念,再造一座新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打造区域合作“深汕样本”正是这里的使命。

自2017年9月起,深汕合作区明确提出坚持规划引领,按照世界标准、中国特色推动新城规划。 深汕合作区面向全球征集50平方公里中心区城市设计方案,并最终确定以加拿大USI城市设计团队提交的《共生绿都》为设计方案。中心区将建设成为一个基于多元化城市建构理念的新城市。

把“特区”搬到“老区”家门口,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南方》杂志记者在深汕特别合作区管委会的办公楼里发现了答案,醒目的几行字——“特别能担当、特别能创新、特别能务实、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包容”张贴在显眼的位置。

产业兴城的雏形已经初具规模,以易能、应达利等为代表的电子设备及电子产品制造业集群,以腾讯、华润等为代表的大数据产业集群,以金科、万泽等为代表的新材料产业集群,以赛格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集群这四个产业集群初步形成。

截至目前,深汕合作区供地产业项目76个,其中69个来自深圳,计划总投资超370亿元,已竣工投产13个,全部达产后预计年产值654.8亿元、预计年税收56.4亿元。2019年合作区预计全年生产总值65亿元以上,人均GDP将达到7万元以上,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10亿元以上,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33亿元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4亿元。

深汕合作区从原来汕尾最为偏远、最为落后的区域之一,正逐步发展成为深圳一个产业初具规模、城市配套持续提升的产业新城和滨海新区。

湾区门口的红利

在海丰县星际动漫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星际动漫”)的生产车间里,一件件精致的游戏公仔正走下生产线,不久之后它们将会出现在日本秋叶原兜售动漫游戏周边的商店里。

“作为某全球知名电子游戏业巨头企业的游戏公仔生产商,我们生产了其90%以上的游戏公仔。”星际动漫经理孙振财对自家产品颇有信心。

海丰县为何会隐藏着这样一家企业?时间要回到4年前,在深圳市龙岗区对口帮扶工作组的引荐之下,星际动漫将生产基地从龙岗搬到了海丰县生态科技城中。“自2017年3月投产以来,公司工人从开始的两三百人增长到现在的900多人,五成以上的工人来自海丰当地。”孙振财说。

“如今,越来越多珠三角的企业被吸引来生态科技城安家落户。”海丰县副县长吴光群对生态科技城中每家企业都如数家珍。

作为本地乡贤,广东众恒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屈金城今年将企业全部从广州番禺迁回海丰县。“近些年海丰的营商环境不断改善,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成本洼地。我们计划投资12亿元,建设占地面积8.25万平方米的生产车间。主要从事地毯、纺织品的设计、生产以及工业机器人的研发和设计。”谈及回来的原因,屈金城坦陈看中了海丰未来的发展潜力。

与以上两家企业不同,同样落户生态科技城的威圳航空项目将会撬动更长的产业链条。 2017年5月,深圳龙岗区与汕尾海丰县及企业方签署三方协约,计划在海丰投资100亿元打造海丰航空产业城,已经被列为省重点项目。

作为龙头项目,威圳航空项目在龙岗建设全球总部和研发中心,在海丰打造海丰航空产业城,其中飞机总装及交付中心、飞机驾驶培训学校、航空小镇等项目都将落户海丰。

“企业首期投资 20 亿元已经到位,后期的航空小镇、驾驶员培训基地等也在规划之中,海丰县正在逐渐布局航空产业链。”吴光群介绍,目前已落户生态科技城的项目有39个,计划总投资160亿元。

依靠地缘优势,越来越多的湾区红利正在流入海丰这座革命老区县。

“海丰陆路至广州250公里,至深圳140公里,水路至香港81海里,与惠州接壤,毗邻粤港澳大湾区。”在海丰县委书记邱晋雄眼中,海丰有着得天独厚的“融湾”区位,接受大湾区的辐射带动、享受大湾区的外溢红利更为直接、更加便利。

近年来,随着厦深铁路、潮惠高速公路相继建成通车,兴汕高速公路海丰段进入加快建设阶段,珠东快速海丰支线、广汕铁路客运专线启动规划设计和征地工作,海丰正在进入深莞惠1小时经济生活圈。

特别是深圳全面接管深汕特别合作区后,“特区”搬到了“家门口”,海丰与大湾区“零距离”,已经成为粤东地区“融湾”的“桥头堡”。

据邱晋雄介绍,未来海丰将进一步优化提升县内生态科技城等“一城三园”园区载体建设,在邻近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梅陇镇规划新建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着力引进培育大湾区的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与大湾区形成有机联系的产业链,为大湾区提供产业配套、规模支持、设施互补。

区域协调发展的样本

2018年5月25日,广东省委书记李希首次来到深汕合作区调研,指示把深汕合作区建设成为现代化的滨海新区、产业新城,打造先富帮后富、区域协调发展的生动范例和创新典范。

“深汕门诊部有名外伤患者病情严重,需紧急转运至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深汕门诊部决定采用航空救援方式。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立即启动航空救援应急预案,25分钟后患者抵达本部医院得到及时治疗……” 6月6日,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深汕门诊部(简称“深汕门诊部”)正式揭牌启用,而这一幕正是来自当天与医院本部之间直升机航空应急演练的情景。

“深汕人以及周边粤东的人民群众,可以享受到与北大深圳医院本部同等的医疗水平。未来,我们将在粤东地区打造一座有影响力的三甲医院,集教育、研究、临床、医养为一体的区域医学中心。”深汕门诊部医疗总监陆兴介绍,门诊部的启用让深汕合作区告别仅有四所乡镇卫生院的尴尬局面。而在此之前,当地群众看病往往要到邻近的惠东。

辐射带动不能仅仅停留在产业上,在基础公共服务建设方面深汕合作区也有一套实践方法。

在鹅埠镇田寮村,一座独具岭南风格的建筑正在进行最后的内部装修。不久之后,这座建筑将成为田寮村党群服务中心投入使用。2018年7月,深汕合作区将田寮村确定为首个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基层党建标准化建设示范点,未来将服务当地群众和周边企业,成为基层党建引领乡村振兴示范点。

此外,在交通方面,合作区规划设计了“五横六纵”的城市主干路网,目前规划建设道路81条(段),总长约251公里,总投资约502亿元。其中,建成通车道路27条(段),动工建设道路19条(段),开展前期工作道路35条(段)。鹅埠片区基本形成了纵横连通、相互衔接的市政路网。

早期,当地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许多人只能送孩子到相邻的惠东县读书,年富力强的人大多选择在惠东打工。如今,深汕合作区积极引进优质办学资源,构建科教走廊项目,组建职业教育组团、中外特色学院组团、教育共享组团、高中教育城组团及城市大学组团,打造集“产、学、研、管、用”于一体的深汕国际科教走廊。

“从交通、公共服务、产业、基层党建等多方面入手,才能真正解决区域发展不协调这一难题。”深汕合作区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观察

对口帮扶“5.0”版本

7月初,赤河广场上刚刚开业的麦当劳里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下午4点,《南方》杂志记者来到这里就餐时看到,即便不是用餐高峰期,餐厅里也是坐满了当地居民。

餐厅所在的赤河广场背靠赤石河,坐落于莲花山脉群山之间,广场迎面则是深汕合作区的未来城市主干道。今年4月,赤河广场项目投入使用,成了当地第一个按照深圳标准建设的高端商业休闲配套设施。

“这家麦当劳餐厅是深汕特别合作区内开业的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当地居民争先前来体验。最初开业的几天晚上10点还是人来人往,在这里很难见到这样的火热景象。”深汕特别合作区相关负责人介绍道。

麦当劳餐厅在合作区的意外走红,实际上是近些年深汕两地不断探索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难题的一个缩影。

如何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这场“先富带后富”的实验也在探寻答案。聚焦8个课题、近40万字的调研报告——这是深圳对口帮扶汕尾指挥部干部在近800个日夜的思考成果。

“经历给钱给物、扶贫‘双到’、产业转移园、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合作建设一座城市这五个阶段,目前深圳对汕尾的对口帮扶已经到了当前中国扶贫事业的全新阶段。” 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党工委书记产耀东结合第二轮帮扶工作的切身体会,创造性地提出了扶贫“5.0”版本。

在革命老区海丰县,特区与老区的连接也给出了一些答案。2013年开始,海丰县积极主动对接深圳市龙岗区的对口帮扶,在扶贫开发、产业发展、项目引进、生态环保、社会事业等领域的对接帮扶上大胆探索、大力实践。

比如,创新模式推进产业扶贫。2017年,龙岗区集中33个贫困村的帮扶资金共6600万元,与海丰县产业转移工业园开发公司合作建设海龙投资大厦,打造服务海丰园区建设、产业转型和创新发展的多功能创新创业平台。目前已经完成建设,预计可以使33个龙岗帮扶的贫困村年均增加集体收入10万元以上。

此外,龙岗区坚持把共建产业转移园区作为全面对口帮扶的重中之重,确定在海丰生态科技城规划40万平方米用地建设海丰—龙岗共建园区,帮扶园区建设资金累计达2.2亿元。目前,生态科技城已成为海丰加快融湾强带、推动振兴发展的重大引擎。

深汕湾畔,春潮涌动,革命老区和经济特区正在共同谱写一曲水乳交融、发展共赢的动人旋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