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大将空降河内,批评越军是游击队!对越作战的苏联因素

原标题:苏军大将空降河内,批评越军是游击队!对越作战的苏联因素

作者:风影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我方不仅要考虑对越作战的军事问题,还要严重考虑来自北方的苏联因素。

黎笋访问苏联,与苏联勃列日涅夫签订《苏越友好合作条约》

1978年11月3日,《苏越友好合作条约》签订。这个条约最重要的条款之一,是“为了保卫两国的国家安全,双方可以共同协商和联合行动”。一直野心勃勃的越南,有了来自苏联的承诺,自然更加膨胀。1978年12月25日,10万越军悍然闪击柬埔寨,于次年1月7日攻陷金边。

在越南对柬埔寨动武、对我边境开枪开炮的诸多事件过程中,中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越方给予警告和容忍,越方却置若罔闻。孰可忍孰不可忍,复出不久的小平决心教训“东方的古巴”,却也不得不考虑苏联的因素。当时分析认为,如果我军发起对越自卫还击战,苏联可能有三种介入形式:一是全面介入,直接出兵,是为“大打”;二是局部出兵,有限介入,是为“中打”;三是摇旗呐喊,背后支持,是为“小打”。经缜密分析,我方认为,只要我军出兵迅捷、收兵利索,前两者的可能性均可以排除。

基于这一判断,小平拍板决策,我军于1979年2月17日发起了影响深远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在历时约一个月的战争中,苏联果然如我方分析的一样,只是背后支持越南,并未直接出兵介入。以下,是苏联间接介入战争的几个方面。

越南与苏联结盟,在周边扩张试图拼凑“印支联邦”示意图

(一)苏军中将紧急赴前线,却无法指挥越军345师,只因师政委被围

苏联对越南的援助,实际上早在1975年美军撤离越南后就已开始了。1978年8月,苏联军事技术专家团120人抵达河内,指导越军整训。中越战争爆发后,这些专家立即投入前线,与越军并肩作战。

专家团的苏军加波年科中将回忆,当时在越南的苏联专家组约有50人,组长是米哈伊洛夫中将(后任苏联总参情报总局局长)。中越战争爆发前,米哈伊洛夫因病回国,加波年科成了苏军在越的最高军衔军官。受苏联防长乌斯季诺夫元帅指派,加波年科紧急赶到河内,而后到越南西北部的柑糖越军345师前指。

加波年科向345师师长了解战场形势,却无法指导作战。原因是越军有规定:师长下作战决心前,须经师党委会讨论并经师政委签字,而此时,该师有2个团被解放军包围,根本无法开会,师政委也在包围圈内也签不了字。加波年科很着急,立即报告了越军总参和莫斯科。越方立即授权师长,命令他按加波年科的要求组织作战。

然而,加波年科并不是神仙,光凭他出谋划策,越军一个师怎能抵挡我军西线的凌厉兵锋?

(二)苏联再派一大将带队,试图挽救越军颓势

眼见我军兵锋直指谅山,莫斯科方面再也坐不住,感到以加波年科中将之力,已无法挽救越军,遂于1979年2月19日,调派20人的军事顾问团紧急赴河内。

这个顾问团共有14名将军,包括1名大将、2名中将、11名少将,足见其阵容“豪华”:

顾问团团长:苏联驻越军事总顾问,奥巴图罗夫大将;

苏联顾问团团长奥巴图罗夫大将

成员有:

苏联援越军事专家组组长,总参情报局局长米哈伊洛夫中将;

总参作战局杰米亚年科中将;

总参侦察局麦里尼琴科少将;

津琴科少将;

别尔纳茨基少将;

巴尔迪舍夫少将;

瓦西里耶夫少将;

布托林少将;

布尔加科夫少将;

马约罗夫少将;

施克拉波夫空军少将;

科瓦里空军少将;

斯克沃尔托夫海军少将;

总参第十局库米诺夫上校;

通讯兵部队克洛奇科夫上校;

……

在越北前线,越军投入的苏制T-34/85坦克

(三)中越战争阵亡最高将领,既不在我军也不在越军,而在苏军

这个豪华团队的领队奥巴图罗夫大将,当然不是等闲之辈。此人在苏军中素有“活百科全书”之誉,一是因为他在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担任坦克旅副参谋长、机械化旅旅长,战后历任师长、军长、司令等,既能熟练驾驶坦克装甲车,又熟悉各军兵种,可谓战功卓越、经验丰富;二是他博览群书,关注和钻研世界军事变革和军事动态。如此理论素养和实践能力均出色的将领,很受苏联高层赏识。在越南战局危急的情况下,让他前往越南,可谓寄予厚望。

到达河内,奥巴图罗夫大将先是听取了苏联军事专家组、越军总长黎仲迅、防长文进勇的汇报,又亲自到前线去了解作战情况。奥巴图罗夫乘火车去谅山的途中,目睹从越北南逃的难民如潮水一般涌向河内,铁路完全中断,只好换乘嘎斯-69吉普车。2月20日,美国报道了苏军顾问团抵达河内的消息,奥巴图罗夫的行踪引起了我军注意,奥巴图罗夫再也不敢踏入谅山,只是在铁路中转站朗甲观察战斗。

他当场批评越军的防守就是“手工作坊式”的操作,完全是游击战性质。相当一部分越军被解放军分割包围,越北防线事实上已崩溃,解放军大有直击河内之势。奥巴图罗夫大将深感刻不容缓,必须从柬埔寨撤回一部分越军,在河内近郊组织一道新防线。

回到河内,奥巴图罗夫大将立即要求黎笋从柬埔寨调回了一个军,并组建一个BM-21火箭炮营,所需武器装备全部由苏联提供,同时还组织其他部队加强河内防御。

部署到高平的越军炮兵部队,装备的是苏联提供的BM-21火箭炮

苏联国内,则抓紧向越南提供军援,莫斯科总参与越军总参建立了对接,源源不断向越军提供我军参战部队的卫星照片。至3月底,苏联共为越南运了20架战斗机、400多辆坦克装甲车、400门身管火炮、50门BM-21火箭炮、100多门高射炮、数千枚SA-7防空导弹、800具RPG-7火箭筒,还动用安-12运输大队,帮助越军从柬埔寨向谅山运送了1个步兵师,派68人组成的苏联通信兵部队,接管从河内到越北的所有通讯保障工作。

1979年3月,越军一架安-24运输机在河内近郊白梅机场降落时坠毁,6名苏联飞行教练全部死亡,其中包括苏军航空兵少将马雷赫。马雷赫成为中越战争中死亡的最高级别将领,这也创造了一个纪录:在中越战争中,阵亡的最高级别军官既不在我军,也不在越军,而在宣称没有介入战争的苏军。

苏联派军机帮助越军运送部队,试图挽救越军的失败命运,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

(四)蒙古演兵:苏联空降兵1个半小时空投北京!

为了给北京制造更大压力,苏联于1979年3月12日至26日,命令六大军区进入战备状态,并从外贝加尔军区、远东军区和驻蒙苏军中抽调了20个诸兵种合成师、空降师和航空兵师进行演习,共计出动坦克2600多辆、飞机900架,并从预备役部队动员了5.2万人,征用了5000辆民用汽车。

演习的重头戏当然是放在蒙古境内。6个摩步师和坦克师在这里耀武扬威,其中3个师从西伯利亚、外贝加尔行军2000公里而来,另有3个航空兵师、2个旅和其他部队也参加了演习。为了给我方“加深印象”,苏军驻图拉的近卫第106空降师在蒙古戈壁举行了空降演习,演习课题毫不掩饰:只用1个半小时,苏联空降兵就空投到北京!

苏联还做了一件事,如今看来颇为可笑。他们有意驱逐我驻莫斯科的一些工作人员,而且不让他们坐飞机而只能坐火车回国。当我方人员乘坐的火车快到达中蒙边境时,苏军有意布置的坦克集群,正滚滚向东开进——显然,苏联很希望我方归国人员把这些信息传递给小平。

搞笑的是,苏军在蒙古的演习张牙舞爪,非但没收到恐吓效果,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演习中,由于组织不当,苏军居然有多人丧生,10多人受伤。

1979年3月5日,《参考消息》刊发我军攻克谅山的重大战绩

越南外长阮基石在河内召开发布会,为记者解说我军进攻态势

(五)苏联海军磨刀霍霍,想用导弹打我海南岛基地

在海上,苏联海军也没闲着。1979年1月,听到小平要“教训一下”越南,苏联海军即出动了1艘巡洋舰、1艘驱逐舰进入南部大海,以表明其支持越南。战争爆发后,又加派了军舰。至3月,增加到30艘水面战舰、6艘潜艇,意图再明显不过。

苏联海军军官格鲁霍夫中校回忆:“我们不仅是来装装样子的,如果解放军试图扩大战争,我们的军舰一定会进入北部湾,用导弹打海南岛的基地,正是我们的参与,中越战争才没有形成更大规模的战争”。

直到1979年4月,苏联军舰一直停在南部海域,苏联海军认为,他们的介入“防止了我南海舰队参战,使越南免受海上打击,并且保护了战时越南的海上货运航线正常运行”,“表现很出色”,事后苏军表彰了其太平洋舰队的36人。

和中方一个阵营的美军,也没有袖手旁观。美军“星座号”航母战斗群于2月25日进入南部海域“观察局势”,不过未与苏联海军正面冲突,但让苏联海军颇为忌惮,未敢造次。

在谅山战役中被我军俘虏的越军士兵

苏联方面在中越战争中,大有直接赤膊上阵的架势,然而其策略是失败的。我军对形势判断准确,快打快撤实现了“打痛越南”的惩戒目的,苏军即使想动手也根本来不及。自1979年拉开的十年边境战争,越南长期被我牵制,也让苏联不得不去耗费大量资源去填越南这个无底洞,极大地削弱了苏联国力。加上众多因素的共同作用,最终让苏联土崩瓦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