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诉遭性骚扰女子被刑拘 转发声援她的网友有错吗

原标题:哭诉遭性骚扰女子被刑拘 转发声援她的网友有错吗

女子哭诉“遭威胁骚扰”系编造 警方:涉寻衅滋事 已采取措施

文 | 杨晨

7月11日下午,安徽马鞍山一女子在微博发布视频,称长期受到男子郭某电话和短信骚扰,多次报警无果。7月16日,马鞍山花山公安发布警情通报,称该女子视频中所称被郭某楠威胁、性骚扰,公安机关对其报警不予受理等相关言辞,均为编造,相关视频点击量达5000多万次,造成严重恶劣社会影响。目前,该女子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明明是自己做微商卖假货,却反打一耙,诬赖对方性骚扰;明明就没有遭到威胁,却造谣公安机关,对其报警不予受理,这名女子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造谣行为被警方确认。这些行为不仅损害了守法公民的名誉权等人格权,也戕害了公安机关的法治威信,应当受到法律的惩罚。

此事刚在微博发酵之时,很多意见领袖级的大V转发声援,短时间占据了舆论高地。因为近来有过多起女性遭性骚扰而警方介入乏力的案例,所以该女子的言行找准了舆论痛点,充分利用了人们的同情心和善意。回顾来看,那些曾经声援她甚至跟风谴责警方的网友,是不是存在过错,今后又该如何避免类似事件?

应该说,此事对于网友来说,是个很好的教训。无论具体事件看起来有多么天怒人怨,都不要轻易采信单方说法,不要太快被带了节奏。但同时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新闻报道还是网络传播的规律都决定,真相很多时候是逐步呈现的,无法苛求网友必须百分百确定事实才转发,那样会削减舆论监督的力量。即便事实有不准确的地方,在转发扩散之后,自然会有警方以及更多网友来纠偏。

在马鞍山这件事中就是如此,警方还没有发布权威消息时,已经有很多网友挖出当事女子的过往,同时被她控诉的男方也给出不一样的说法,这都在交叉验证女子的说法。也就是说,她可以欺骗大家一时,但不可能真的长时间骗过全体网友,达成阴暗目的。

提醒网友在舆论事件中更谨慎是必要的,但也不能过分追究转发网友的责任。重要的是,对于这些恶意利用舆论的人,有及时到位的惩戒,以警示后人。目前看,该女子可能涉嫌的罪名主要有两个,一是寻衅滋事罪,一个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

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规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但是,针对在微信、微博、QQ群等社交平台上,网友发布虚假信息的现象,《刑法修正案(九)》又明确规定,“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那么,应该以哪种罪名追究该女子的刑责呢?

从法律、解释出台的具体时间,以及法律、解释的效力看,法律高于司法解释,理应以法律规定为准,也就是说,应当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予以追究。

当地警方目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追究,可能是考虑到女子行为性质恶劣,要体现打击力度。不过如果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追究刑责,另一个好处是摆脱 “口袋罪”论处的桎梏。

寻衅滋事罪由当年的流氓罪化身而来,虽然《刑法》及有关司法解释明确,该罪名主要限于“随意殴打他人”“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等四种情形,但在现实中,很多够不上其他罪名的危害社会行为,其实都被以寻衅滋事罪论处,因而也被质疑为“口袋罪”。

所以,就这起案件而言,根据《刑法修正案(九)》,公安机关以涉嫌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追究刑责,可能定性指向更加准确,也更符合立法的精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