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坠下3把刀,别只有靠“寻衅滋事”才能治

原标题:高空坠下3把刀,别只有靠“寻衅滋事”才能治

▲济南一小区高处突坠三把刀,小区居民:现在抽烟都不敢站楼下。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又见高空坠物,这次不是窗户,不是灭火器,而是明晃晃的3把刀。所幸的是,一对刚经过的祖孙未受伤。

据报道,7月11日,济南槐荫区某小区居民楼上掉下三把刀,其中一把为菜刀,另两把为尖刀。当晚,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通报:当地派出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的违法行为”对此事立案调查。截至目前,当地民警已对涉事单元走访17户,工作还在继续。

以“寻衅滋事”立案背后是法律适用短板

被喻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的高空坠物,俨然已成“恶魔抽签”的游戏。好端端地走在路上,却可能遭遇天降横祸,想想就挺惊魂。通常而言,高空坠物1个苹果都可能造成血案,遑论掉下来的是三把刀。正因如此,此事引发强烈反响。

针对高空坠物,法律层面的规制主要靠民法措施:《侵权责任法》第87条规定明确了赔偿主体和举证责任倒置,因提出无法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情况下全体住户共同赔偿,这也被称为“连坐条款”。

也正因为现有法规仅将高空坠物明确规定为特殊的民事侵权责任,有些基层办案者认为,这不属于扰乱社会治安、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行政违法或刑事犯罪行为,进而不愿介入调查,尤其是没造成重大伤亡的情况下。法律强制力不足,有些地方警方不愿介入,加上没有视频等直接证据很难找到肇事者,高空坠物乃至抛物现象频现。

这次高空坠下3把刀事件发生后,虽然没造成伤亡,可济南警方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就介入调查,努力查清真相、找出肇事者,这值得认可。

就其执法依据看,以涉嫌“寻衅滋事”立案调查,的确显示出了对高空坠物危害的重视,却也多少有些无奈。毕竟,想要治这类没砸着人的高空坠物,还不好找到适用的罪名。说到底,这反映的,是应对高空坠物的法律短板问题。

都掉下3把刀了,却只能勉强用“寻衅滋事”这个“兜底性”的条款去处理,说明立法层面有些滞后于高空坠物多发的现实背景。

处理高空坠物,也该有直接法律依据

高空坠物本是危害社会安全的行为,不能因没有砸到人,没造成所谓的直接损害后果,就不去处理,或想处理却没辙。

事实上,高空坠物乃至抛物,无论是否造成人员伤亡,都是对公共安全的严重挑战,构成了刑法法理意义上的“危险犯”。

目前看,虽然在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情况下,法律也能结合故意或无意等主观因素和其他客观要件,去追究故意伤害、过失致人重伤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但仍有法律适用的空白区。

我国香港地区《简易程序治罪条例》就规定,“如有人自建筑物掉下任何东西,或允许任何东西自建筑物坠下,以致对在公众地方之内或附近的人造成危险或损伤者,则掉下该东西或允许该东西坠下的人,即属犯罪,可处罚款一万元港元及监禁6个月”。也正因将高空抛物列为轻微犯罪予以严惩,所以港剧中经常能看到从楼上扔东西引来警察上门执法的情况。

民法和行政法、刑法,本就有交叉的部分,而不能像笑话里说的“外科医生只把留在外面的箭杆截断”。对于屡屡发生的高空坠物的新型社会风险,针对没造成重大伤亡的情况,不能全靠《侵权责任法》的民法来处理,或许有必要修改《治安管理处罚法》,将高空坠物行为列为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行政违法行为,可以对当事人予以拘留处罚,甚至可以进一步将其入刑。

这样一来,警方介入高空坠物事件的调查,也有了更直接的法律依据,不必再借助寻衅滋事这类“兜底性条款”;肇事者和公众也能在更高的违法代价中懂得,高空坠物是违法行为,不容姑息,而不只是可以赔钱了事的民事纠纷。

□沈彬(媒体人)

编辑 陈静 校对 危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