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某抓鱼的人,是不是有恋旧癖丨三十年,三十书

原标题:喜欢某抓鱼的人,是不是有恋旧癖丨三十年,三十书

这两年,二手书市场的热度升级,大家恍然来到了互联网版本的儿时旧货市场。只是彼时夏日炎炎,牵着爸爸的手走在那些书摊前,一边脑子昏昏想快点找到心仪的小人书,一边口干舌燥只想吸光一瓶橘子汽水。

如今我们安坐空调房,一手爪机一手肥宅快乐水,点击几下某抓鱼,即刻“捕捞”,快递“上岸”,只要你不嫌弃它们经过其他爱书人的手,就能享用阅读的盛馔。

由阅读者们相互传递所组成的,无疑是超越了书本的一股能量,不然平台不会在上升期就开始举办仿佛已然具备历史感的“书中宝物”展览。阅读者们在读书时有心或无意夹入书内的身边物,凝聚成可以无限幻想的书之城池,连同旧书本身,一并变成了令许多人神往的精神他乡。

读书毁了我也好,恋旧癖也罢,当我们轻念“读书”二字,或许展开在脑内的,是一幅卷轴那样绵长的画。

70年前,世间尚无某抓鱼。有这样一位身在纽约的女士, 偶然看到一则伦敦旧书店的广告,凭着一股莽撞劲,她开始给这个伦敦地址写信。这一写,就写了二十年。

二十年间,这家位于查令街84号的马克书店,耐心细腻地回应着海莲女士“搜刮”各类旧书的诉求。可以说,这间书店在漫长美好的时光里,部分地,成为了海莲一个人的某抓鱼。

后来,这些通信集结成册,变成了这本典雅温柔的《查令十字街84号》。

如今,无论是读这本书,或观赏1987年由此书改编的同名电影,那一股旧时光里对新知的渴望,对表达的冲动,都鼓勇着我们,永远阅读,永远追求自由。

世间上关于书的故事太多,译林珍藏版《查令十字街84号》的出版也充满有趣的,属于爱书人的细节。

这本书中文版的译者陈建铭,曾任职于台湾诚品书店古书区,现为专业文字工作者。他是原著的忠实粉丝,在未得知此书的版权购买之前,他就凭着热爱开始翻译。译林2005年的版本,用的就是这位爱书人的优美译本。

在珍藏版付梓之前,挚爱此书的他,更是精益求精,修订数十处译文,从他寄给译林的信札上,仿佛都能触摸到一份不弱于海莲当年写信求索的那种炽热的爱。

而译林本身对于这本书,也怀有最深的感情。在南京,我们用世界最大圣经印刷厂南京爱德,为爱书人印制了这一本“圣经”,内文采用一百克玉龙纯质纸双色印刷,并请读库设计师艾莉女士担纲装帧设计。所有一切,只为呈现熨帖读者理想之书的范本。

这本书的“别册”里,文化界大佬唐诺、恺蒂、张立宪等更是纷纷为其书写深情,大咖的伴读,让我们一次又一次重新审视这场书信因缘的美丽与丰厚。

一本书,从书写到出版可以很短,但从出版到重版,再到一代代传世,可以很久很久。

爱书带给我们某种接近永远的可能,愿我们都能手不释卷,彼此信任。

【点击图片,即刻购买】

【本期编辑:伊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