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给这个时代留下什么?这6位Gen.T的答案震惊了我

原标题:你想给这个时代留下什么?这6位Gen.T的答案震惊了我

2019 Generation T亚洲新锐先锋榜单本月正式揭幕,每一次的聚会都是来之不易,大家不远万里到来共襄盛举,留下一段段值得倍加纪念的片刻,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当晚的精彩瞬间。

400位来自各行各业的亚洲新锐先锋是年轻的破局者,同时也是亚洲新时代的建立者。

本期《尚流TATLER》采访了其中6位Gen.T新锐先锋,他们之间既有精神和追求上的共通,又各具鲜明的自我风格,展现了不同行业里的新锐理想。

LIANG TAO

梁 韬

包 先 生 的 KOL 法 则

“做KOL是幸运的,也是特别努力,饱满激情的,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易地成功。”

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硕士,本该有着符合人们常规定义的人生,但这不是他的人生向往。出身金融之家的他,对于包袋真心的热爱是其成为时尚博主的初心和最大动力,上中学的时候他就很喜欢时尚,希望可以成为一个时尚设计师,后来,还在念大学的他开始在人人网上发布从美国购回的时尚单品,引发关注和转发,第一批“包粉”就这样形成了。微博兴起之后,梁韬继续利用网络平台大力推荐各种包款,渐渐地粉丝队伍逐渐壮大。

在当KOL的职业生涯里,梁韬有许多的职业生涯高光时刻,比如入选BOF500全球时装产业行业精英榜。当天晚宴他和国际模特刘雯坐在一起,直到晚宴结束,他才知道自己入选,“我真心觉得很骄傲,骄傲到我根本不想掩饰我当时内心的喜悦。因为能够入选名单的时尚KOL全球不过10人。”

和一般时尚KOL不同的是,梁韬不仅不断为自己的粉丝提供最新的奢侈手包导向,更是直接与诸多品牌推出联名系列,甚至参与到设计中,且每一次的品牌联名系列发布都有刷新业界纪录之势。2017年,和法国奢侈品牌Givenchy合作推出80只情人节包款Horizon限量包,单价1.49万,在12分钟内被抢光;同年6月,与Tod’s首次合作,推出包含三款单品的限量包袋系列,共200只,其中Wave大嘴双肩包在发布后5分钟即售罄,这也是国际一线奢侈品牌第一次邀请中国时尚博主参与到设计之中,要知道,这种连设计都参与的合作,在国内外很多时尚博主看来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是梁韬做到了。

能够带动一个时尚“大军”,一个重要原因来自梁韬与“包粉”的沟通,他总是定期和不定期地做各种主题的“包粉见面会”,有的时候是晚宴,有的是和当红明星的互动,这些活动都会设置得非常有趣,每个细节都会精心准备,每次活动都让大家不虚此行。经过十年的不懈努力,在时尚KOL中,“包粉”不仅数量可观,购买力和影响力也受到品牌认可。梁韬与粉丝之间是共同成长的关系,彼此之间有很深的情谊。“虽然做KOL有明星的感受,但是共同成长的这种陪伴是大家一直追求梦想,梦想成功的那种喜悦,他们看着我从一个学生慢慢成长为国际知名的博主,这种一路同行的感觉真的难能可贵。”

JIANG SIDA

姜 思 达

我 只 是 在 做 自 己

“他始终有这个野心,让自己的节目成为一种可被阅读的历史,希望给这个时代留下他视角中的这个世界的样子。”

2018年5月30日,在个人节目《透明人》风生水起时,姜思达选择和米未解约,这意味着《透明人》节目将不再继续。这一看似任性的举动在团队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最终,《透明人》节目的全组导演选择与他一起离开。自此,姜思达对“团队”和“责任”有了新的理解。背负着自己的理想主义和团队伙伴的希望,他开始做新节目《陷入姜局》。在这个节目中,他是奔忙的、犀利的、疯狂的,更是自我和自由的,他的身上既有新生代的勇敢,也有沉淀过后的明了和洒脱。面对 “敢为”的标签,他说,他只是在做自己。

姜思达自幼就是那种自我意识比较强的人,他对个体的差异性清晰明了,他聪明、学习能力极强,这种能力体现在对新事物的接纳弹性上。创业之后的他搬到了公司附近,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朝九晚五、研发节目外,洽谈合作、撰写公众号文章、采访拍摄等事情极大地剥夺了他的时间和精力,他甚至还关闭了微信朋友圈来避免分散注意力。

而在真实拍摄的时候,他又是精力充沛的,工作状态下的他好像有无限的能量,释放自己,同时唤醒他人。因为背后站着整个团队,他开始学着预算分配,试图去平衡好每一分钱所对应的价值。从姜思达的作品中,我们往往可以看到一定的社会性、公众性,甚至新闻性,这源于他对这个社会的体察和理解。他始终有这个野心,让自己的节目成为一种可被阅读的历史。

今年姜思达做了一个新节目——《仅三天可见》。在即将上线的这个节目中,他会与明星紧密相处三天,去捕捉出这段社交中尴尬、意外、喜怒哀乐等,并进行姜思达式的解读,在结尾会一起坐下来畅谈这几日的体验和感想。他们选择的嘉宾能量极大,足以支撑起姜思达和团队对这个节目的憧憬和期待。就像之前姜思达和春夏那场感人至深的对谈,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怀揣着特别的梦想。而在外界看来,姜思达始终是一个将这种“特别”落到实处的人。其实,“成为一个特别的人”对姜思达来说并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他顺从自己的脾气和人生路线,向环境和自己的个性臣服的过程。今年25岁的他还有一个特别的心愿——35岁退休。至少,他还有10年的时间,来探索这个世界更多的可能。

SUSAN FANG

方 妍 楠

寻 找 非 凡 自 我

“当时市面上并不存在我这种审美,或者说,我做的任何东西,包括配饰和面料,都是很个人的。”

今年入围LVMH Prize青年设计师大奖的方妍楠,是个从外表到声音都格外柔软的女孩子,但谈起设计,她的语气和眼神透露出一种旁人难以左右的坚定。初创品牌的方妍楠,带着4季作品,进入这个她眼中很“公平”的时代,她的创造力从圣马丁的毕业秀开始就备受瞩目,她在面料上的创新与突破使得不少媒体毫不吝啬对她的赞美,甚至称她为“鬼才”。盛誉之下,方妍楠安静地打磨自己的品牌,从无到有研发独特的空气编织面料,亲自参与生产制作,聆听市场销售反馈。

方妍楠坦言,最初创立品牌时是非常冒险的,“因为当时市面上并不存在我这种审美,我也担心我的设计需要坚持很长时间才被人们接受,但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现在反过来想,也许正是因为是市场上空缺的设计才被记住,大家都是通过我的产品记得我。”在她的记忆里,毕业当年最受欢迎的是偏运动的设计风格,而她的作品跟潮流丝毫不沾边。

“其实我并不确定我们到底属于高级定制、手工作坊还是别的什么,我只是做了一种新的面料,然后用它做了一种新的衣服,我自己都没办法定义它。”方妍楠很庆幸好友家的工坊有为海外品牌做高级手工刺绣的经验,而妈妈也很愿意帮她把控工艺师出品的质量,让她每一季都能更加大胆地挑战自己,上一季她就一口气设计出了近200种单品,从秀场上的装置、嘉宾的礼物到模特的妆容都是她亲手打造。

创立品牌的第二年,方妍楠的生活几乎被工作填满,她对品牌的未来有着井井有条的规划,比如会在第三年后开发美妆与香水的产品线。她也希望能做一条让年轻女孩都能买得起的副线。提早完成工作已然是方妍楠的一种习惯,上一季她一个月前就做完了整个系列,于是就可以有一整个月的时间把秀场所有的东西准备妥当。“我个人觉得品牌想要‘出格’没有任何捷径,任何一份出自真心的努力,大家都会感受到。”

TANG DIXIN

唐 狄 鑫

“ 出 格 ”,蓄 势 待 发

“我没有艺术偶像。喜欢是说不清楚的,说出来就失去意义了,看到了,得到了,就行了。”

唐狄鑫,《追逐太阳1》

唐狄鑫不爱逢迎趋势,更不喜欢装模作样地空谈,即便是在标榜个性的艺术家群体里,他也属于“异类”,可能不太出名,但绝对够“出格”。今年3月, 他在网上买了连续转机的机票,环球飞了一圈,从上海飞往迪拜,然后飞往西雅图,回北京之后再飞回上海,就一直追着太阳飞,在飞机上待了两天。“这个白天特别长,在飞越各大洲和大洋的时候,我拍了一些录像。”唐狄鑫的这个作品正在上海油罐艺术中心展出。作为艺术家,他没有给自己设定框架或任何计划,他也不曾试图定义自己。

唐狄鑫,《追逐太阳2》

“我没有艺术偶像。喜欢是说不清楚的,说出 来就失去意义了,看到了,得到了,就行了。”不需要去朝拜。等你尘埃落定地判断一个事情,事情已经发生变质了,没必要试着用别人的方式做,相信自己。”2016年,他曾受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创始人陆寻之邀,为其“山中美术馆”项目创作了一个名为“山无草帽大”的作品,他手里握着一根毛竹,然后脚上踩着一根,在水中漂着,在山里唱着,完成了他想要表达的情境。

唐狄鑫,《啦1》,200X300cm,2017

这些年,他对于外界的感受是“越来越科幻了”,唐狄鑫说,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分开现实与艺术,在他看来,创作就是活着,要来点真的。他最近的画里有很多人的肢体,在他上海宝山的工作室里,有很多画是画了好几年都还没完成的,而有的画只要几个钟头就画完了。“我也不知道灵感是个什么东西,反正挺喜欢鲜活。”唐狄鑫说。他也曾经封闭自己,把自己关起来不去社交,但如今他似乎从某种束缚里走了出来,不知不觉中,他不再会问自己很多的“破问题”,带着开放的心情,蓄势待发,让自己身临其境,在空间里感受一切。“我其实没什么局想破,想做就做吧!”

唐狄鑫,《啦2》,200X300cm,2017

SISSI CHAO

赵 畅

永 续,生 生 不 息

“如果把人类存在的时间跟地球存在时间相比较的话,我们人类其实存在了三秒钟,但却产生史无前例的污染。”

在创业之前,赵畅曾经做了一个梦,并将自己梦中的情景画了下来。在这幅画中,赵畅头顶长出各种花草植物,她双手捧起整个地球。醒来之后,内心敏感的赵畅似乎突然被点醒了,她觉得自己是地球的信使,而她的使命就是要告诉地球上的所有人“我们的家园现在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做出改善”。抱着天性中对于自然的热爱,拥有三个硕士学历的她放弃了之前的工作,当起了“垃圾公主”,创业成立了致力于将废旧衣物回收,并重新进行加工设计的环保创新型公司REmakeHub。

赵畅成长于从事时尚行业的家庭,她知道更新迅速的时尚行业一直以来产生了多大的浪费,“生产一件纯棉的T恤需要使用2万升水,而每年被丢弃的衣物更是不计其数”。在旧衣回收再造尚属空白的中国,REmakeHub的出现不论是在时尚业还是在环保领域都彻底打开了一片新视野。他们以B2B的模式跟各个品牌商讨可持续的环保解决方案,比如,将旧的塑料瓶回收后,通过技术手段转化成分子层面,经过重组后做成T恤;将破渔网做成眼镜。地球上渐渐形成了越来越多我们看不见的循环系统,它们相互转化,建立真正的环保可持续。

“如果把人类存在的时间跟地球存在时间相比较的话,我们人类其实存在了三秒钟,但这三秒钟内却产生了史无前例的污染。”因此,对她和整个团队而言,他们最大的困难其实来自时间的紧迫。更快地将一套解决系统推广到所有品牌方,其中的关键是要“从源头上,一定要通过科技和创意来实现”。创业这几年,赵畅有了明显的改变,“我可能原来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方向,但是现在做的事情非常有价值和有意义,当你找到了人生方向之后,整个人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现在赵畅的公司定位在B2B的模式上,她也希望时尚行业的浪费和可持续这件事能够从整个系统层面改善,为了把这种永续的想法真正传播下去,今年她走进校园,向学生们讲解她正在做的事和“地球信使”的信念,并且教学生们如何用旧衣服制作环保袋,将可持续的做法和理念付诸更多人的生活中。未来,赵畅还会一如既往地飞往世界各地,为她的理想和使命持续地奔波,充满希望也毫不疲倦。

LIU JIAYU

刘 佳 玉

用 数 字 传 递 感 受

“一切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状态,或许哪一天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的技术就恰如其分地被运用到了当下的条件和环境。”

用数据转换或者场景拼贴等新媒体技术呈现艺术概念,表达艺术理想是刘佳玉的个人风格。她的艺术装置作品多次参展于国内外知名美术馆。而即将在英国曼彻斯特举办新的展览,又是刘佳玉一次新的尝试和突破。这次展览她就尝试了之前从未尝试的AR(增强现实)技术。运用3D技术扫描做出模型进行重塑,形成视觉上的表达,再附在投影上,用技术建立起观众在其中的体验感。

刘佳玉,《伫林染天Tracing the Sky》,2019

对刘佳玉来说,高科技设备并不仅仅是因为当下流行而去使用,而是需要一个契合的时机,获得最适当、最巧妙的结合。回想起选择以新媒体作为媒介进行艺术创作,刘佳玉认为走上这条创作之路是某种机缘巧合下的最优选择。不同于传统绘画、雕塑等艺术形式的创作,是艺术家本人或者带着助理就能完成的。新媒体艺术家并不是孤身一人专注创作,更多的是一个团队的通力协作。创作需要和各种客观因素进行磨合,艺术家当下在团队内外部去寻找平衡点。

至于为什么大家能在她作品里看出和环保以及环境相关的内容,她认为,“人们对自然是有一种渴望的,虽然我可能并没有去突出这个主题,但展示出的就是自然最本真的样子,这些就是观众的解读。”本身并不去给观众下定义,也不去预设创作出来的作品是什么样子。虽然观众从作品里看到的东西不尽相同,但刘佳玉更希望作品呈现出来之后,看到或者听到观众也和她有着同样契合的想法。

艺术家的创作是一个综合、渐进的过程。因为从小学习国画、古筝,所以她的作品当中会流露出国画晕染的感觉以及舒缓的音乐节奏。不仅仅是成长环境,包括后期的留学生活也给她的创作带来了很大影响。“在英国的几年时间,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团队,并与他们进行合作。合作的过程中会引发一些工作以外的思考,也让我觉得幸运。”对于未来艺术创作上的想法,刘佳玉也没有太多思考。“一切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状态,或许哪一天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的技术就恰如其分地被运用到了当下的条件和环境,就把这种奇妙的感觉留给对未来的期待吧!”

监制:Cherie

采访、撰文:汪利亚、杨洋、薛晓玮、于思思

编辑:Christine 美编:Vicky

摄影:黄斌航、何智峰、覃斯波、Samuel Black

摄像:陈阳、高峰、谌秀平、蔡以强

妆发:晓哲、Sharon Xu、欢欢、Beth McKendrick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你最想为这个时代留下什么

留言告诉我们你的精彩故事

获点赞最多的前3

将获得素食女王Daphne Cheng

素魄SUPERHUMAN 赠送的特制酱料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