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问 | 宠物美容师——让我离梦想更近一步

原标题:一问 | 宠物美容师——让我离梦想更近一步

宠物美容师——让我离梦想更近一步

上周说到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从墨西哥来到了美国,在圣地亚哥找到一份宠物店的工作糊口。当时的我才21岁,几乎不会说英语。

要是我的祖父知道我在从事宠物美容的工作,一定会笑掉大牙——家里农场上养的狗子们,平日里互相舔舐清理,只有天气热的时候才会去小溪里游泳,对它们来说,洗澡就是在泥里打滚!

夏天狗狗们去河里游泳降暑

我祖父只有在它们身上长了虱子、跳蚤之类的寄生虫,或是毛发过于纠缠时,才会给它们洗澡。

信不信由你,对于在墨西哥养宠的主人来说,如果他们的狗身上长虱子了,也许重新养一只狗都比给它们治疗来得划算。他们不会表现出丝毫的仁慈——把病狗抛弃、再找一只没有“缺陷”的狗看似合情合理。

我在马萨特兰的兽医诊所给狗做的美容,也被当做是医疗的一部分。事实上,美国的养宠人群的确为爱宠花了不少钱,在我看来,那可是一大笔钱!

对墨西哥小城里的人来说,定期给家养的狗狗洗澡、修剪毛发、梳洗打扮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我在墨西哥的时候,就听说美国人对待他们的宠物就像对待人类朋友一样,但是现在我真的看到了,一开始,我对于他们养宠的态度真的很震惊。

显然,对美国的狗狗来说,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老顾客们都来找西萨给自己的狗狗美容

当我开始在圣地亚哥的宠物店开始工作时,虽然“宠物美容师”这个概念对我还很新鲜,但我很喜欢这个称呼。

女主人们对我非常友善,我很快就在邻里之间成为小有名气的美容师,因为只有我才能安抚那些难以与人相处的狗——那些强壮、暴躁的狗,或者那些让人避之不及的“问题”狗

老顾客们看到我和他们的宠物积极互动,就开始找到我。尽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狗和我在一起,会表现得比和其他美容师、甚至是和主人在一起都要好得多,但我能感受到其中难以言喻的区别。

各式各样的剃毛工具

在圣地亚哥的宠物店,美容师的装备比家乡的多得多——有不同尺寸的修毛剪、洗浴香波,还有专为狗狗设计的特别温和的吹风机。

这一切都太棒了,我在马萨特兰的兽医诊所接受过训练,所以我对剪刀非常熟练。

女主人们看到我用剪刀飞快、准确地修剪出造型时都很激动,让我专门去修剪可卡犬、贵宾犬,和所有的梗类犬。那是她们认为最难打理的狗,恰巧是主人们最爱花钱做造型的狗。

在这家店修剪一只中型贵宾犬,需要花费120美元,我就能得到60美元!对我这个小镇男孩来说,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美差。

我每天只花几块钱,早餐和晚餐都只吃便利店99美分的热狗,剩余的工资都存了起来。直到年底,我存够了钱,准备搬到好莱坞——离我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