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游戏障碍是啥病?咋诊断?专家给出共识

原标题:【独家】游戏障碍是啥病?咋诊断?专家给出共识

受访专家: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副书记 赵敏教授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博士后 袁明

今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以下简称ICD-11)。其中,将“游戏障碍(gaming disorder)”作为新增疾病,纳入“成瘾行为所致障碍”疾病单元中。7月16日,中华医学会精神病学分会、中华预防医学会精神卫生分会、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联合发布《关于游戏障碍防治的专家共识(2019版)》,对游戏障碍的定义、临床特征、评估、诊断、治疗、康复等进行系统梳理,让游戏障碍综合干预更加规范。

“圈内”“圈外”要有正确认识

“《共识》的形成其实在专家层面是一种突破。”《共识》的主笔之一、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博士后袁明表示,对于游戏障碍的话题,虽然大家关注很长时间,但如何理解、定义、应对,专家们持有不同角度的看法。此次ICD-11给游戏障碍定性,也是一个契机,让专家们有机会深度探讨,并达成共识。

游戏障碍作为新增疾病的过程很“曲折”。最初,世界卫生组织拟将游戏障碍列为一种新疾病之时,有人认为这是在认定游戏就是电子海洛因,游戏产业马上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游戏是健康的娱乐活动,产业也是新的经济增长点,把玩游戏和精神病联系在一起对游戏使用者和游戏产业不公平。而此次共识的形成,具有权威发声、澄清误解的重要作用。根据ICD-11定义,游戏障碍是指一种持续或反复地使用电子或视频游戏的行为模式,表现为游戏行为失控,游戏成为生活中优先行为,不顾明显的不良后果而继续游戏行为,并且以上表现需要持续数月时间。“游戏障碍所指的是有临床意义的情况,而一般的游戏行为很难达到诊断标准。《共识》能起到减少误解的作用,让大家不必人人自危。”袁明说。

《共识》将游戏障碍分为两种类型,包括在线游戏障碍、离线游戏障碍。游戏障碍患者较为偏爱在线游戏,以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第一人称射击、格斗和即时战略游戏为主。

游戏障碍可导致躯体问题、精神行为问题及社会功能损害。《共识》指出,躯体问题包括睡眠不足、昼夜节律紊乱、营养不良、胃溃疡、癫痫发作等,严重者可因久坐形成下肢静脉栓塞,甚至引发肺栓塞而猝死;精神行为问题包括易怒、焦虑、攻击言行、抑郁、负罪感等;社会功能损害包括拒绝上学和社交活动,家庭冲突增多,重要关系丧失,学业成就、职业绩效受损等。

避免泛化诊断

“《共识》对于精神卫生工作者起到指导意义,引导他们正确处理游戏障碍。”作为《共识》起草专家之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副书记赵敏教授表示,对于游戏障碍疑似患者或高风险个体的临床诊断,需要规范的诊断指南保证医疗卫生机构诊断的准确性,要区分游戏障碍与正常游戏行为,避免过度诊断。

《共识》指出,如果反复游戏行为是以促进社交、缓解无聊、调节情绪等为目的,并且缺乏游戏障碍的其他必要特征,则不能诊断为游戏障碍。在特定的年龄或社会群体中,比如青少年男性或作为节假日娱乐活动,可能存在较长时间或较高频次的游戏行为,诊断时需要考虑文化、亚文化、同伴群体等因素的影响。此外,对于游戏产业相关个体而言,高强度的游戏行为可能是其职业内容的一部分,不应诊断为游戏障碍。

赵敏表示,诊断游戏障碍还需要注意排除其他疾病,做好疾病鉴别诊断。目前,许多网络游戏多种多样,其中有涉及赌博成分的游戏,需要注意游戏障碍与赌博障碍的区分。此外,过度游戏行为可能发生在焦虑、抑郁、双向情感障碍、人格障碍等精神障碍的发作期,只有当多度游戏行为符合游戏障碍诊断要点,同时不存在其他精神障碍症状的情况下,才考虑诊断游戏障碍;如果同时存在游戏障碍与其他精神障碍,要考虑游戏障碍共病诊断。

“目前,我国还没有权威的游戏障碍治疗指南,但实践提示,将社会心理干预、药物治疗、处理共病等结合的综合治疗对改善游戏障碍患者预后有效果。”赵敏介绍,根据临床实践及研究证据提示,认知行为治疗、动机激励访谈、家庭治疗等社会心理干预对减少游戏障碍者的失控性游戏行为及促进长期康复有效。但还没有针对游戏障碍具有临床适应症的药物,对发生的共病可以对症治疗。需要强调的是,游戏障碍是一种慢性复发性疾病,在游戏障碍干预起始阶段、干预过程中及疾病康复期都需要对其症状及严重程度进行评估。

预防和康复不容忽视

目前国内外尚缺乏大样本流行病学调查数据。综合既往相关研究结果,游戏障碍患病率平均约为5%,且保持相对稳定。游戏障碍者以男性、儿童青少年人群为主。“青少年是高发群体,而游戏障碍是一个连续的发展过程,从不玩到偶尔玩再到高频度玩,最终发展成失控性行为,在这个发展过程中需要家长、学校等多方尽早发现苗头,并及时应对。”袁明说,对于儿童青少年等易患游戏障碍的高危人群,在个体层面从情绪调控、认知控制、人际交往等方面采取相应的心理干预措施;对于儿童青少年所处的家庭、学校、社会环境,重点开展心理健康知识和应对技能的科普宣传工作,改善家庭关系与亲子沟通能力,关爱儿童青少年心理需求。

研究显示,游戏障碍与心理、社会、生物学等多种因素相关。在心理因素方面,游戏障碍者可能具有高冲动性、高神经质、内向等性格特点,甚至可能有攻击性和暴力问题,此外还存在情绪调节不佳、孤独、低自尊、低自我效能感、低生活满意度、感知压力较大、有抑郁焦虑等问题。而且,在被欺凌者、欺凌者、有游戏成瘾朋友的人群中,游戏障碍发生率较高。在社会支持和人际沟通不足,师生关系或同学关系不良,学校氛围较差等也与游戏障碍的发生相关。父母受教育水平和教养方式与儿童青少年游戏障碍的发病风险有关;家庭关系不和谐,单身或离异等与成人的游戏障碍发病风险有关;监护人不能陪伴或监护不力的儿童青少年可能有更高的发病风险。

袁明说:“《共识》也提醒家长,其实游戏障碍不仅是孩子自己的问题,也不能仅仅归咎于游戏,还可能与多种因素有关。因为家庭因素具有重要作用,家长需要注意家庭氛围以及教养孩子的方式对孩子的游戏行为产生的影响。假如孩子出现游戏相关问题,要到专业的正规机构寻求帮助,如果进行不合适的治疗,不但会耽误病情,还会加剧亲子关系的恶化。”

《共识》提出,与其他疾病治疗类似,游戏障碍治疗目标是通过治疗,预防复发,促进社会功能恢复、回归社会。经过治疗、病情趋于稳定的患者,应继续接受巩固性的心理治疗,必要情况下按时按量服药,防止疾病复发。专业医疗机构应该做好出院患者的定期随访工作,使患者能够接受及时的、有针对性的医疗指导和服务。动员家庭成员支持和参与患者的康复活动,指导家庭成员为患者制定生活计划,努力解决患者的心理健康问题和日常生活中的实际困难。

文/健康报 记者 杨金伟

编辑/周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