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兵头上的战争伤痕艺术:越战美军头盔涂鸦都画了些什么?

原标题:美国大兵头上的战争伤痕艺术:越战美军头盔涂鸦都画了些什么?

​对于美国大兵来说,无论是渴望在异国战场上血战疆场、为国捐躯的热血青年,还是懵懂无知被征兵官骗到危机密布的丛林里的懵懂青年——就像CCR乐队里所唱的乐曲一样,头盔和步枪一样都是他们的生命。而在头盔上涂画独有的涂鸦,则成了美军沙场生涯的一大特色。越南战争以全新的残暴血腥方式,让当时的美国明白了什么叫做“现代战争”。士兵们一头钻进密集的丛林里,与越共的游击战术周旋,扫荡和肃清每一个村庄,以及怀疑自己来到这个国家的原因。而北越,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没有一样是完全准备好的。在越战结束后,这个国家依旧在冲突中度过了许多年。

▲中尉托马斯 K. 霍兰德,隶属于第9骑兵师第一作战中队D连,越南。拍摄日期为1966年至1971年中的某一天。

在整场战争期间,美军的征兵官都在源源不断为军队输送新鲜血液,为可能到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做好准备。而高层和官僚主义者却丝毫没有吸取从游击战争中获得的教训。对于美军的地面单位而言,越南就是一个鬼魅丛生的潮湿地狱。当时所有步兵的基础装备都有一顶M1头盔。该头盔可以说是美军里的一名老将了,从二战一直使用到80年代退役,服役国家数不胜数。在当今的叙利亚战场上,依旧能见到M1头盔的身影。

▲戴着M1头盔的美军士兵。

而在越南服役的士兵们,为了努力维护自己个性的时代的产物,开始用头盔涂鸦来向世人展现自己的个性和主张。事实上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在二战中就有士兵对自己的头盔做了类似的事情。只不过在越南,他们的“杰作”比起前辈们更为明显。随着战争的进程和美国国内越发严重的政治冲突,头盔上的涂鸦所受到的关注性也越来越高。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线,塞班战役期间。海军陆战队第十团,炮兵部队在演习中展示炮兵的战斗流程。

早在1965年6月18日,这样的艺术作品就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在普利策奖获奖摄影师霍斯特·法斯的美联社文章中,照片的标题写到:第173空降旅的拉里·韦恩·沙芬,头盔上写着:“WAR IS HELL” 媒体人们十分关注这种艺术上的潜在反战信息。 许多照片记录了士兵头盔上写的短语和评论,从“IN GOD WE TRUST”等格言到“BORN TO KILL”等讽刺性思考。

▲陆军中尉詹姆斯F.格雷戈里,正带领自己的手下肃清越南北部的某村庄。隶属于101空降师第一空降营B连。

简单的日历是一种非常流行的涂鸦。士兵记下他们训练的几个月,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他们划掉。这些“短时间”日历在应征入伍者中很常见,因为他们还在等待他们的职务分配。

▲典型的“日历表涂装”头盔,头盔后方还写了“BORN TO BREED”几个大字。

但无论他们的作品是否倾向于讽刺、虔诚、或是搞笑和毫无逻辑性的,这些作品都让他们能够表达自己的初心。而这些初心,却在杂草丛生的丛林、国内的谩骂声、官僚主义者的逼压和心理问题中被遗忘了。而我们这些人的任务就是,挖掘战争中的每一个细节,将事实展现给世人。如果无法改变战争,那就把真相展现给全世界。

本文为筑垒地域原创作品,主编原廓,原作者白杨。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