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凉面

原标题:家乡的凉面

  王乃飞

在我的记忆里,树上知了声不断的时候,奶奶出门要用扇子挡在头顶的时候,跑在路上脚丫子被路面烙疼的时候……就是该到吃凉面的时候了。我就对母亲说:“妈,咱吃凉面吧。”吃凉面,是我儿时关于夏天最美好的回忆。

吃顿凉面,并不需要多少花费,也不需要什么贵重的食材,但对凉面的要求,却又是严格的。一碗凉面里,处处都要讲究一个“鲜”字。面要“鲜”要才擀出来的面,还带着水分,不经稍许耽搁,一擀出来就下到锅里。水要“鲜”这水要刚从井里打出来的,鲜凉鲜凉的,不许“沾”上半点阳光,一打出来便放在阴凉地里。材料要“鲜”做凉面的“汁水”,一定要是鲜的。黄瓜、豆角,要是刚从架上摘下来的,香椿芽,要是刚从树上采下来的。要是过了宿或稍一耽搁便不好吃。因此,黄瓜、豆角要现做现摘,谁家院子里种菜了,便踏进人家门里,喊一声:“摘根黄瓜,下凉面了!”对方大都很热情地说:“摘吧,这么热的天,不吃凉面热死人呢!”

每到吃凉面的时候,母亲就在那里和面、擀面,父亲便忙着剥蒜、采来新鲜的香椿芽,或摘来黄瓜、豆角。母亲做出面来,下到锅里,等快熟了才吱一声:“面就要得了,打水吧!”父亲就呼哧呼哧在小井上压了一通水。等面熟了,便从热蒸蒸的锅里把面舀出来,立即就放到盛满凉水的盆子里,过一会儿,面在水里凉了,却要再捞出来,放在另一个盛满水的盆子里。经过两次换水,那面便真正的凉透了。

然后经过一阵丁丁当当的捣蒜声、切菜声,菜和蒜泥搅在一起,便成了汁水。凉面做好了,便一碗一碗地盛上,盆子里放着“汁水”,每人按自己的口味去舀,拌匀后,就呼啦呼啦扒进嘴里。

吃一碗凉面,便觉得身子在热浪的煎熬中,轻松了许多;吃两碗凉面,五脏六腑都有一股清爽气;吃三碗面,从头凉到脚后跟,忘了是在夏天。可我再去盛面的时候,母亲却瞪我:“吃多少了,不把你肚子撑爆?”我这才想起,平时吃面条,也就吃一碗的,这回一下吃进去三碗了。怎么吃起凉面来,就不觉肚子小了呢?

每吃那么一顿凉面,便觉得几天都在凉爽里。可我每次向母亲要求吃凉面的时候,母亲都不会轻易答应我。总是在家里来个客人,或要干什么体力活的时候,才做一次。那时候,我心里就想,要是在夏天里,天天能吃到凉面多好呀。

我长大后,在外面吃到了很多凉面、冷面、凉粉等食物,但都没有我家乡的凉面那样“鲜”得挑剔,凉得彻底,味儿那么接地气。

暑气正盛,我真想吃一碗家乡的凉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