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戚继光在,明朝能吊打努尔哈赤吗?

原标题:如果戚继光在,明朝能吊打努尔哈赤吗?

文/洞玄子

现代人读史,受到各种脑残电视剧、电影的影响,大有以偏概全的错觉。在许多重要的历史节点往往觉得由一位战无不胜的名将,一位英明神武的帝王便能改变结局。就好比当年,汉文帝被匈奴骚扰得头疼,向冯唐抱怨了一句,如果廉颇、李牧还活着多好,看我不吊打匈奴!结果冯唐回复,别做梦了,这俩活着您也用不了啊!

上既闻廉颇、李牧为人,良说,而搏髀曰:"嗟乎!吾独不得廉颇、李牧时为吾将,吾岂忧匈奴哉!"唐曰:"主臣!陛下虽得廉颇、李牧,弗能用也。"《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

同样的,以明末那个状态,戚继光就算是活着也没法打啊!

01、兵力不足

我们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戚继光再能打,没兵也不行啊。就算他单挑能力再强,也会被后金A死的。

万历后期大明的士兵是个什么状况呢?徐光启曾经亲自考察过通州、昌平三个营的士兵,结果发现名册上的一万六百人兵,实际只有六千八百三十七人,吃空饷的占百分之三十六。这还不算,这六千八百余人人加上新招的一共七千五百人左右,其中能扛得动武器的,不到两千人,算上可以打杂的,也才四千人,真正可以训练成精锐的壮男,才一二百人而已……

臣于三月二十日以后,前后廵历通州、昌平二处,据山、陕、河南三营,册开原额民兵一万六百名,内除三月以前,沿途迯故,并选取援辽上等民兵外,实在者止六千八百三十七名。向来行文清勾,陆续解到迯兵,并臣所募补教师家丁等,共新收八百三十九名,今七月见在食粮民兵七千六百七十六名。此臣所辖三营兵数也……故据臣所见七千五百人中,略能荷戈者,不过二千;并入可充厮养者,不过四千;求其真堪教练成为精锐者,不过一二百人而巳。此臣简选之大略也。《廵历巳周实陈事势兵情疏》

这七千五百人中才一二百壮男,按这个比例,给戚继光三千戚家军,里面能打的还不到一百个,戚大帅改名叫戚排长,能和努尔哈赤干仗么? 有的小伙伴可能忍不住了要说,戚继光才不会接受这些烂兵烂将呢,人家会自己招募。当年戚家军招募条件及其苛刻,能入选的不光高大粗壮,还得老实巴交,绝不会出现徐光启说的那种情况。好吧,我们再看下一条。

02、军饷微薄

如果你看见一家公司提出了苛刻的招聘条件,比如身高一米九以上,相貌堂堂,全国重点名校博士,能经常出差加班等等,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显然会觉得这家公司给的待遇高啊!否则哪会有人应聘呢?

同样的,当年戚继光在义乌招兵,能提出种种苛刻条件,正是因为他能给得起相应的高待遇啊。 戚家军士兵的军饷是一年十两,十二人小队杀一个倭寇赏银三十两。平时训练的时候,按武艺高低把士兵分为九个等级,升一级赏银一分,升二级赏二分,升三级以上赏五分。

万历后期军饷多少呢?按徐光启的说法,每个月一二石米,相当于半两到一两银子,一年六到十二两银子,和戚家军差不多。但各种奖励嘛,就"呵呵"了。光靠这么点的工资,士兵哪有心情训练啊,必须开发副业赚钱。要是跟着戚大帅天天练鸳鸯阵,早饿死了。徐光启表示,我们的兵不行而且容易哗变,根源就在这里啊!

倘谓今京营之军,月米一二石,何事新兵独须厚饷?不知营军操日不多,且质明而散,正须各寻生业以餬其口。若食饷一二石,又须日日肄习,必皆化为饿殍矣。营军所以不振而易哗者病根在此,非独性异人也。《恭承新命谨陈急切事宜疏》

即使这每月一二石的死工资,士兵也不能全拿。比如在边境防御后金的士兵,一个月的工钱只能换几斗粟而已。

且如今边镇之兵,月给不过七八钱,少者四五钱。即尽得之以易粟,不过数斗。《拟上安边御虏疏》

可见,如果戚继光开着这种待遇招兵,哪有壮男鸟他呢?除了一再降低要求,还能怎么样呢?徐光启募兵的时候就是这样,只开价二十金,还不包括装备。买完装备,士兵到手只有不到十金。壮丁们去当屠夫,做小二,老老实实打个工就能赚到差不多的钱,谁跟你去千里之外打努尔哈赤呢?这种待遇还跑来参军的,就只有那些流浪汉、乞丐而已。

今之募兵,人以二十金为率,又有扣减。而弓刀衣甲,皆在其中,实不下十余金耳。闾左徤儿负戴屠酤,身不出里,数金可得。肯远戍沙场,以头颅侥幸哉,惟卑田游手无复生活者。《兵事百不相应疏》

03、装备破烂

我们知道,戚家军的装备那是相当精良,刀箭铠甲狼芜等冷兵器不说,先进的火器更是大大的有。比如戚家军的步兵营,就配置了鸟铳一千零八十支,搠琳一千零八十根,锡鳖一千零八十个,铅子袋两千零五十个,药管三万两千四百个, 火药四千三百二十斤,铅子二十一万余枝,火绳三千二百四十根,铅子模十二副,火箭六千四百八十支。还有骑兵营、水兵营、车营、辎重营等等,军器弹药不计其数。

到了徐光启的时代,是什么情况呢?

装备一栏被后金甩了一大截。据朝鲜方面的消息,后金的铁匠铺绵延数里,后金士兵人和马都被精铁包裹,打仗时向坦克一样冲向我军,我们的拒马木屁用没有。而我军的装备就寒碜了,只护胸和背,其他地方都裸露。狡猾的敌人专门对着我军进行颜射,一箭毙命。

朝鲜报称奴寨北门,铁匠居之,专治铠甲。向亦闻其铁工所居,延袤数里。臣又见在辽回还人等,言贼兵所带盔甲面具臂手,悉皆精铁,马亦如之。故鲜营对垒,被奴步兵骤进,将拒马木登时撤去。鲜兵非无铳箭,而无可奈何者,甲坚故也。我兵盔甲,无如略彷赫连氏之制而即于军中制造既皆荒铁。胷背之外,有同徒袒,贼于五步之内,专射面胁,每发必毙,谁能抵敌。《辽左阽危巳甚疏》

再比如萨尔浒之战,明朝杜松面门中箭而死,潘宗颜背后中箭而死。军队首领的铠甲都不给力,底下的士兵还用问吗?

杜松矢集其首,潘宗颜矢中其背。是总镇监督,尚无精良之甲冑。杜将军去甲冑而战尤非法也,况士卒乎。《敷陈末议以殄凶酋疏》

看见了吧,戚继光穿越到徐光启的时代,带着一帮流浪汉,拿着一堆破铜烂铁,真的能打赢努尔哈赤吗?他除了和徐光启一样,拼命上疏朝廷要钱,还能干啥呢?

可能小伙伴又会说了,我们让戚继光带着一大堆银子穿越过去,这该行了吧?其实这不是画蛇添足吗?有了银子,还要戚继光干什么?你看看徐光启写的练兵方法,完全深得戚继光精髓啊。

如果银子到位了,你焉知徐光启不能吊打努尔哈赤呢?

如果银子到位了,你焉知大明不会冒出多少吴起、廉颇、李牧、卫青、霍去病呢?

2019年7月12日星期五 下午 多伦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