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贴灼伤92名儿童 神秘药方是又一次中医自黑

原标题:三伏贴灼伤92名儿童 神秘药方是又一次中医自黑

【江西】92名儿童贴三伏贴被灼伤 江西省儿童医院:已暂停该项目

文 | 杜 虎

江西省儿童医院至少有92名儿童使用了三伏贴之后被灼伤,多数症状是皮肤红肿、起水泡、破皮、溃烂等。7月16日的消息,卫健委已经派专家前往医院调查原因。家长诉求是证明三伏贴无毒副作用,公布三伏贴成分,无条件为留疤孩子祛疤,进行相应赔偿。

这起事件的积极意义是,它揭开了神秘三伏贴神话的一角,为三伏贴的流行浇上一盆冷水,促使人们有所顿悟:所谓冬病夏治的三伏贴疗法,是一个被很多医学科普人士揭穿过的谎言。它向儿童群体的蔓延,不该被视为中医的胜利,而该看成是中医的自黑。

(被“三伏贴”灼伤的孩子 来源:红星新闻)

跟全国上下所有推介三伏贴的社区医院、中医院、儿童医院一样,江西儿童医院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为三伏贴打广告。这种广告传达的核心焦虑是:一年一度“冬病夏治”的窗口期即将到来,预约三伏贴必须抓紧。哮喘、鼻炎、咽喉炎、感冒、消化性溃疡、免疫功能低下等都在贴疗范围。

现有的迹象表明,三伏贴被专门包装成一个中医精华疗法,成为一个独立的神秘产品。它从口口相传具有神秘疗效的民间草方,登堂入室,以含混的身份走进全序列正规医院,从三甲大医院到社区医院,到处是排队三伏贴的情景。辨明这个神秘药方到底管不管用,有没有害处,就变得至关重要。

包括灼伤在内的三伏贴副作用,其实并未被足够披露,这与中医始终匮乏精确的临床原理、中药无法自圆其说的成分作用密切相关。所以,三伏贴的治疗逻辑只能建立在“中医特色”之上,然后裹上“传统医术”“老祖宗偏方”等加以强调,实际上就是变相洗脑。

与很多中医疗法一样,三伏贴需要用户脑补才能发挥过程。如果儿童家长质疑皮肤灼伤,就会有人装作权威地揭示:只有先破皮才能让药物抵达体内。这时,一定还有人作证,三伏贴治好了“我在那个冬天的鼻炎感冒”,实际情况可能是患病的偶然性,或者那个冬天空气质量好。

好似许多中医药不稳定、不便明说的成分等特点,三伏贴使用者陷入了哲学的迷思:如果他们不能像其他声称见效的人那样感受到效果,那绝不是药的问题,一定是自身的问题,以致于无法感知博大精深的中医。所以,要么是自己错,三伏贴一定不会有问题。

现在,江西这90多名儿童家长公开踢爆三伏贴的毒副作用,给两个群体提出了难题。一是那些执迷不悟的用户,他们仿佛被惊醒了美梦,所以或者指责这些家长大惊小怪,错怪了神奇的三伏贴,或者指责是庸医没有使用好秘方,心疼殃及中医名誉。这些人正是三伏贴的完美受害者。

(被“三伏贴”灼伤的孩子 来源:红星新闻)

家长们还将问题抛给了卫检系统的专家,逼迫他们回答一个长期悬置的问题:包括三伏贴在内的中药成分究竟是什么?负责调查的专家如果足够聪明,就一定不会正面回答问题,而是会用其他的含糊言辞来安慰人。所幸的是,部门专家并不能垄断三伏贴的成分,大家不难知道。

有不少科普文章曾介绍,三伏贴里常用的是斑螯、毛莨、细辛、白芥子这些强刺激药物。斑蝥里有斑蝥素,毛莨含有原白头翁素,白芥子含有白芥子苷,细辛含有黄樟醚,都是强刺激性的有毒物质,接触皮肤产生化学性烧伤的症状。但中医们解读为三伏贴起效的证明,越厉害越说明三伏贴好。

这些年来,国人对中医(药)的态度越来越分化,相信的走向迷信,不信的走向反对。这些态度不只是文化层面如何对待中医,对主管部门来说,更要从科学角度进行辨析证伪,并有足够的勇气挣脱形形色色的利益绑架。中医和医政当局自证清白,当从三伏贴开始做起。

一个最该公布的信息,是强制各个医院公布三伏贴的成分,让“它究竟是什么成色的中医”公布与众,接受公开监督。这个做法,人们在中医注射液上看到一些进步,取消了某些流行中医注射液的临床资格,但更准确说,这个“进步”是许多被中医注射液坑害的大人小孩换来的。

(正在贴“三伏贴”的儿童 来源:红星新闻)

三伏贴也许仅仅是灼伤皮肤,无法夺人性命,但这不该是搪塞、敷衍乃至于遮掩三伏贴有毒的理由。一种成分随机添加、药效含糊、机理不明、欺瞒副作用的中医流行药膏,被正规医院大规模广泛使用,而现在出现了医疗事故,总要有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从医政角度看,现在出现了问题,三伏贴被指明有毒,就不能局限在“爱中医”“保中医”的层次,而要回到医药科学、大众健康的高度,无论是科学普及还是调查处理,这个立场都是急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