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失踪女孩”造谣抢流量必须谴责

原标题:用“失踪女孩”造谣抢流量必须谴责

法治周末特约评论员 蔡斐

“爸爸,我回不来了。”这是9岁女孩章子欣留给父亲的最后一句话。再次见到女儿时,她已经躺在杭州市象山县殡仪馆。她真的回不来了——在她失联的5天内,无数人希望奇迹会发生,会佑护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平安无事。可惜,事与愿违,一语成谶。

因为带走章子欣的租客二人已经双双自杀,章子欣案的事件真相究竟是什么,还有待警方的侦破。但是,这无疑是一个悲剧。当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突然无辜地离开人世时,总能牵扯人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让人唏嘘不已。这种悲剧,让旁观者难受,更不要说章子欣的家人。

然而,围绕章子欣案,不少人却充满了猎奇心理和窥探欲望,硬生生地把悲剧篡改为连续剧,演绎出“亲妈策划说”“拐卖儿童说”和“邪教迫害说”等多个版本。在真真假假之间,把事件搞得万分诡异,扑朔迷离,甚至沦为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

的确,整个案件有着各种蹊跷的情节:比如租客为什么带走章子欣?租客二人为什么自杀?又为什么选择在海里自杀?章子欣是怎么溺水而亡的?死亡的时间是精挑细选,还是只是一种巧合……种种悬念刺激着舆论的发酵,也挑动着网民的想象,于是,一幕幕猎奇八卦连续剧不断被生产出来,好奇心压倒同情心,成为了章子欣案引人关注的主导因素。顺着这样的逻辑,“戏剧性”也取代“悲剧性”,成为了全网“福尔摩斯”的追求因素。

比如,有网民从男租客梁某华QQ空间内多张“三山国王”神像照片,且两名租客尸体捞出时衣服绑在一起这一线索出发,加上特地挑选的自杀时间及地点、给女童买的神似“纸屋”的玩具,将事件真相与宗教仪式结合,试图找出双自杀的合理性。

还有网友认定租客梁某华、谢某芳是在结冥婚,章子欣则是被选中充当了“花童”的献祭者角色,并且,还搬出了“7月7日是鬼节”“六月初五宜嫁娶”“六月初六宜安葬”“0时阴气最盛”等一大堆力求圆恰自足的证据。一时间,各种猜测满天飞,“邪教”“仪式”“献祭”,每一个词语都让人不寒而栗。

本案疑点太多,当然可以探讨。但是,某些人千万不要打着“关心”的幌子去猜疑,在悲剧中强加情节,恶补戏份,颠倒黑白,混淆事实。比如,不少权威人士表示,“三山国王”是流传已久的民间信仰,并不是什么邪教。也有不少当地网友表示,“三山国王”是潮汕地区正常信奉的神明,主要用来祈求风调雨顺、四季平安。

7月14日晚,浙江杭州警方公布近期备受瞩目的“杭州9岁女孩被两租客带走后死亡”一事的初步调查结果。警方的调查结论也指出,未发现梁某华、谢某芳有参与非法宗教组织的情形。此外,有关章子欣母亲未婚生子、父母离婚的事实,与本案毫无关联,拿出来给“吃瓜群众”讨论,除了揭露伤疤造成二次伤害,更是涉嫌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

恰如有媒体同行所言,“基于悲悯心去打捞真相跟为了猎奇而窥探答案,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广大人民群众关注案件、讨论案件、深挖案件,目的是透过章子欣的悲剧来防患未然,消除或者减少身边的风险因素,避免更多的“章子欣式悲剧”,进而加强未成年人的保护。退一步说,也只有搞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才能告慰年幼的生命,平息网络的谣言、彰显社会的正义。这应当是大家探讨本案的逻辑起点。

但是,从悲剧中获得快感,用“沾着人血的馒头”来编造煞有介事的流量叙事,既是对逝者的亵渎,对家属的打扰,更会加重公众的焦虑情绪,拉大社会的信任半径。这样的“脑补神剧”,对破解案件真相毫无益处,更不用说有着丝毫的公共价值。每一起刑事案件,在发生学上只有唯一的真相存在,这有待专业的刑事侦查人员通过有效的证据链来探寻证明。

目前,浙江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已经表示,专家组正围绕案件开展进一步侦查,不会放过任何与案件相关的蛛丝马迹。相信一有新的调查进展,警方也会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满足大众的知情权。同时,专家组也呼吁新闻媒体和广大群众关注权威信息发布,不信谣,不传谣。在这个意义上,静待权威调查结论,不妄加揣测,不要为了吸取流量或者吸引眼球去凭空臆测,是所有旁观者的本分,也是告慰章子欣的正确姿态。

(作者单位:西南政法大学)

责编:高恒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