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别拿村医不当人才

原标题:地方政府别拿村医不当人才

于立生

“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层层克扣。”近日,一封河南通许县朱砂镇36名乡村医生联名签署的集体辞职信引爆网络,引发公众关注。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旋踵之间,该县大岗李乡又被曝28名村医集体辞职。之初通许县专项工作组在回应集体辞职信所反映的问题时,抛出“六个不存在”之说;但在7月9日国家卫健委关注后,同日通许县卫健委主任王伟随即承认存在资金拨付不及时、不到位的问题——“应该是县财政局资金没有到位”,并迅速将所拖欠资金拨付到位。

一边是,村医反映“工资发放不到位、层层克扣”;一边是,通许县卫健委及专项工作组坚称“绝对不存在克扣”。双方各执一词,只不过是基于各自立场的不同阐释;但都指向了同一事实:资金拨付不及时、不到位。

按国家相关规定,2018年每人55元(2019年是每人60元)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40%要给村医,也就是其中22元要给村医;可都2019年7月份了,通许县这笔项目补助资金才只按人均14.53元的标准拨付,既没有足额,还拖欠了半年多,又怎能不让村医们心生怨怅,并怀疑是给层层克扣了呢?

村医和公立医院的“白大褂们”不同,没有事业单位编制;也没有和任何医疗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所以,王伟回应时都一度振振有词的澄清:“首先,说辞职是不对,村医‘没有职’;第二,村医没有工资,村医的收入,是政府购买服务的费用……”但是,就是这样一群人,扎根乡村基层,从事着村民健康档案管理、预防接种、慢性病患者健康管理、孕产妇健康管理、健康教育宣传等繁忙工作,扮演着基层公共卫生守门人的角色。

一份《政府购买村卫生室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协议书,将村医和政府连接在一起;钱随事走,村医的劳动报酬,只是劳务费的性质,只不过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等政府专项资金中提取,计有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基本药物补助和一般诊疗费补助三项。

但是,人口少的小村,那就不行,那得“水落船低”。但无论如何,各项补助资金,都得像财政工资的发放那样,足额、及时,严禁出现折扣、迟延。这样才能让村医们吃下定心丸,而少却后顾之忧。一些基层卫健、财政部门,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让马儿吃得少、吃得晚,这怎么行呢?

但是,尽管国家逐年加大对村医的补贴力度,可村医群体,还是出现青黄不接、招人难留人更难的现象。国家卫健委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乡村医生和卫生员计有90.7万人,和上一年度相比,流失了6.2万人。而与此同时,村医也普遍存在着专业化程度较低的情况。一项针对安徽村医的调查显示:常见病依靠村医完全治愈的比例较低。

又该如何对村医提质、增量,充实、扩大村医队伍,并顺利实现村医群体的代际更迭呢?关键还在于分类对待,综合施治。

一方面,对于既有的老村医,得逐年加大补贴力度,增加其劳务收益,并由卫健部门加强其医卫知识技能的培训;对于其中能够考取执业助理医师资质者,则予以“转正”——和乡镇卫生院建立劳动关系后,派驻村卫生室执业。

同时,招募新生代的全科医生,由乡镇卫生院和其建立劳动关系后,派驻村卫生室执业。签订劳动合同、发放工资、缴纳社保,制定科学合理的绩效考核机制予以奖补,——实现待遇、身份和保障的常态化,这才是与时俱进的招人、留人之道。此外,还可从医疗机构定期抽调医卫工作人员,下基层到各村卫生室进行巡诊和工作指导,以充实基层医卫力量。

就像作为基层管理人员的村干部,身份、待遇、保障都很明确一样,只要作为基层医卫专业人员的村医,身份、待遇、保障也都向村干部看齐了,相信村医队伍的充实壮大,就不会再是问题。广大村民的健康,也就会更有保障。

(作者系时评人)

责编:高恒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