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公里,只为一次特殊的“会见”

原标题:400公里,只为一次特殊的“会见”

在徐龙龙的帮助下,监狱服刑人员与家人的会见才得以实现。

法治周末记者 孙立昊洋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全 卓

朱龙飞

6月底的一天,陕西省崔家沟监狱第五分监狱的会见室里,一对老夫妇紧紧握住一名年轻警察的手,说道:“徐警官,我们当父母的都拿他没办法,倒是在你们的管教下,现在变了一个人一样……”老夫妇的真情话语感动了周围的人。

老人口中的“徐警官”就是徐龙龙。2016年入党,2018年开始在陕西省崔家沟监狱第五分监狱三十九监区工作。徐龙龙在一次统计罪犯会见登记情况时,发现服刑人员石头自从入监以来,没有接见、通信和汇款,属于典型的“三无”人员。

石头性格内向,平日沉默寡言,很少与他人交流,不但改造积极性不高,而且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分监区警察对其进行多次谈话教育,但收效甚微。

徐龙龙对这个“刺头”上了心,多次找石头谈话。短短的60多天,仅是登记在册的谈话记录就有30多次。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前几次的谈话并没有让石头打开心扉。

可一提起他的违纪事,石头就很激动地梗着脖子喊:“我就是不服!”然后就低头不再搭理任何人。徐龙龙以同龄人的身份与石头闲聊,对他做起了思想工作。原来,石头自入监后就与家人断了联系,每次到监狱接见日,看到其他服刑人员有亲人来会见,石头就更加沮丧了。

徐龙龙一方面从思想上对石头进行心理疏导,调节他的不良情绪,另一方面从生活上给予关心,主动为石头购买生活必需品,并帮助其解决改造生活中的困难。渐渐的,石头卸下了坚硬的“外壳”,开始向徐龙龙坦露心声,看到石头的改变,他更有信心了。

有一天,石头因为一点小事又和其他服刑人员起了冲突,不吃不喝抵抗改造。看到石头情绪的反复无常,徐龙龙着急了,再次找石头谈话。石头喃喃地说:“父母妻儿都不要我了,我改造好有什么用?”听了这话,徐龙龙明白了症结所在,决心要帮石头与家人取得联系,争取让其家人来探监,让石头放下心结。

4月初,徐龙龙利用自己的休假时间,驱车400多公里,翻山越岭,在陕西省商洛市一个偏远的村子里找到了石头的家。当得知是为了让他们去监狱会见的时候,石头的父亲态度坚决地说:“不见!我养了这样的儿子,让我在村里抬不起头来,丢尽了人,我不去见他。”

徐龙龙观察到老人虽然语气坚决,但是眼中含泪,知道他是恨铁不成钢,就耐心的宽慰着老人:“老伯,石头入监改造是因为年轻不懂事犯了错,党和政府都没有放弃他,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对他来说,最需要的还是家人的关怀和爱护,只有咱们共同努力,才能让他痛改前非,真正改造成为一个走正路的人,希望您能原谅儿子,跟我们一起来挽救他……”

经过一番劝说,石头的父母和妻子都被徐龙龙所感动,答应下个接见日去监狱探望石头。回到监狱后,徐龙龙第一时间找石头谈话,向他讲述了家中近况,尤其是听到父亲态度的转变和儿子的学习情况时,石头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到了当月接见日,石头如愿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妻儿。他向父母表达着愧疚之情,嘱咐父母要注意身体,他自己一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减刑回家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石头的父母的被儿子的决心感动,老泪纵横,敞开心扉接纳了浪子回头的石头……

在此之后,石头重拾改造信心,积极步入改造正轨,还主动帮助引导其他罪犯踏实改造,看到这一切,徐龙龙很欣慰。

提到徐龙龙,崔家沟监狱三十九监区监区长潘德明说:“这小伙子,我们还真挺佩服他,虽然是个‘90后’,但在工作中踏实进取,身上有股闯劲儿。前段时间,一直表现平稳的罪犯王某,突然因琐事与其他服刑人员争执、撕扯,小徐就侧面了解到王某是因为心里惦念身患重病的父亲,产生消极情绪,导致了过激行为。小徐通过多种渠道,与王某的父亲取得了联系,并第一时间对王某详细介绍了其父亲近期的生活情况,并转告了父亲对王某安心改造、争取减刑的期望。王某听到后,对自己的违纪行为懊悔万分,现在王某积极改正、走入了正常的改造生活。”

听到大家众多的溢美之词,徐龙龙脸色微红地告诉记者:“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夸奖,这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迹,我和很多普通监狱人民警察一样,只是想把工作干好,如果真要说什么,我只想说,我是监狱人民警察,我是党员,我只想对得起这身蓝色的警服和鲜红的党徽……”

责编:高恒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