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作品选登(十五) 夺命汇票

原标题: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作品选登(十五) 夺命汇票

■作者简介

梁路峰,男,全国公安文联作协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现供职于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公安局。先后在《人民日报》《啄木鸟》《人民公安》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约360余万字,若干作品分别获得国家、省、市文学作品奖。著有《暗算》《血案迷踪》《龙泉警事》等5部作品集。

俞建接到生意合伙人李根打来的电话后,出去洽谈生意。两个小时后,他突然给妻子打电话求救,只说了一句话,声音极度恐慌且虚弱无助。然后,他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梁路峰

2016年8月8日12时左右,江西省九江市公安局浔阳分局刑警大楼的同事们都下班了。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陶春刚到食堂就餐,值班室民警打来电话说,一名异常激动的中年妇女急着要找大队长报案。

“你带她到接待室去,我马上就来。”陶春放下碗筷,直奔接待室。

中年妇女一见陶春,急不可待地央求:“大队长,我丈夫上午打了一个求救电话,然后就失去了联系。我估计他出事了,您快点救救我丈夫吧!”

“好,你慢慢说,具体点。”

中年妇女说,上午9时许,她丈夫俞建接到生意合伙人李根打来的电话后,就出去洽谈生意了。两个小时后,丈夫突然打来电话求救,只说了一句话,声音极度恐慌且虚弱无助。然后,他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职业的敏感,让陶春感觉:大案即将发生。

【一】

时间就是生命。陶春立即召集教导员和两位副大队长、大案中队中队长赶到办公室。他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案情后,迅即启动命案侦查机制。教导员和李副大队长分头紧急集合队伍,陶春通知正在食堂吃饭的技侦民警迅速赶到合成作战室,开展网上侦查,寻找俞建和李根的下落……一张无形的天网紧张有序地铺开。

一小时后,陶春终于从海量的视频中发现了俞建和李根的车辆活动踪迹,同时查获了一个密切联系人的手机号码。拔打这个号码,发现对方已经关机。

合成作战室民警通过跟踪侦查,发现俞建的车辆消失在九江市区一家医院的地下停车场。陶春率领大案中队刑警风驰电掣地赶到这家医院。在地下停车场,他们很快找到了俞建的途观车。陶春打开小车后车门,发现俞建和李根躺在后排座位上一动不动。两人身上遍布血迹,车内血腥扑鼻,现场惨不忍睹。

是谁杀害了俞建与李根?凶手为何如此残忍地致两人于死地?陶春判断: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典型的谋财害命案。根据法医现场分析,可能是两人以上合谋做案。陶春决定,首先查找受害人的密切联系人。

20分钟后,侦查民警查获俞建在案发时与一个叫胡宾的人有过密切联系。而案发后,胡宾没有再与受害人联系过。经过研判追踪,警方确认这个叫胡宾的男子有重大嫌疑。

一个杀害两条人命的重大嫌疑人一旦逃脱警方追捕,可能后患无穷。因此,当务之急是尽快抓捕胡宾归案。

可是,九江交通便利,水陆畅通,胡宾会逃往哪里?

【二】

有侦查员认为,胡宾犯案后必定会尽快逃离九江。而九江与湖北交界,胡宾很可能会认为:只要穿越长江大桥,就到达了“自由天堂”。陶春却判断:胡宾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他分析胡宾的性格特点,认为其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将逆向而行,走高速公路往广东或湖南方向逃窜。

陶春安排好警力在长江大桥设卡后,果断率领大案中队民警往南昌方向追踪而去。他指示网监民警:密切跟踪胡宾的电讯信息,随时应变。

果不其然。胡宾逃离地下停车场后,如惊弓之鸟。他开着一辆小车,途经九江市七里湖时,把行凶时用的匕首扔进了七里湖桥下,然后驾车沿105国道驶上昌九高速公路,往南昌方向狂奔。

胡宾驾车窜上105国道后,以为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逃往广东。他早已盘算好:中途下车,然后消声匿迹。

一路狂奔了200多公里后,胡宾突然想到,应该打个电话给妻子——毕竟此去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妻子和女儿,得告诉家里:不要找他……

当胡宾打开手机时,一瞬间却想到:会不会被警方追踪到?他于是又一次关掉手机,踩下油门,加快速度向南昌方向继续狂奔。

就在这一刹那,胡宾行踪暴露,警方很快发现了他。而他的行踪,也确实印证了陶春的判断。

陶春接到合成作战室民警的电话后,精神大振。他一边加速前进,一边向江西省抚州市公安局领导请求支援,在高速公路沿途警方拦截凶徒。顷刻间,一道道指令在江西昌九、大广、赣粤高速公路撒开。

当天晚上8时许,在昌九高速公路南昌新旗州路段,值勤的交通民警拦下了胡宾的车。一开始,胡宾还以为交警例行查车,他没想到,自己的左脚刚落地,一副冰冷的手铐就让他失去了自由。

【三】

追踪而来的陶春和队友很快赶到了新旗州。见到了胡宾,陶春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为弄清到底有几个人作案,陶春就地审讯胡宾。

胡宾没有抵抗,也没有狡辩,如实交代:为了一张承兑汇票,他蓄谋已久。上午,他约俞建和李根到自己的办公室谈笔生意,在茶里下了迷药。没想到,在交易价格上,俞建和李根还是寸步不让。胡宾说,自己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当时,他恶从胆边生,对逐渐变得迷迷糊糊的俞建和李根狠下杀手。但是,那张他梦寐以求的汇票,却始终没有得到……

“我们怀疑是两个人作案,还有一个人是谁?”

“没有,就我一个人。”

“当时,还有谁跟你们在一起?”

“有。叫王苛,是我朋友,他还在我办公室。”

王苛也喝了有迷药的茶。此时,他生死未卜,命悬分秒。陶春请求九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派员查找王苛。民警直奔胡宾办公室,只见王苛昏睡在沙发上,已奄奄一息。120医生赶到现场后,对王苛进行了复苏抢救。10分钟后,王苛苏醒过来了,但神志不清。

“如果迟10分钟抢救,他恐怕就不行了。”负责抢救的医生说。

原来,案发之日,王苛在家无事,一大早就来找胡宾闲聊。无意中,他掉进了胡宾精心设下的陷阱。王柯不知胡宾在茶里下了迷药,在喝下两杯迷药茶后,他昏睡了整整8个小时。好在抢救及时,幸免于难。

【四】

区区一张承兑汇票,为何连夺两条人命?

原来,这是一张巨额承兑汇票,面额为2000万元。尽管胡宾无法百分之百地确定,出票企业最终能否兑现这笔巨款,但对于“缺钱”的他而言,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而俞建与李根专做承兑汇票“中介”的“灰色”生意。胡宾早就听说,他们做承兑汇票生意赚了不少钱。案发3个月前,胡宾得知,俞建有一张面额2000万元的汇票要出手,“中介费”是三五万元现金,胡宾想买下他这张承兑汇票。随后,胡宾通过朋友牵线联系上了俞建,可是由于双方价格谈不拢,无法成交。

3个月后,胡宾与王苛合伙投标中了某建筑工程,开工需要一千万元投资。由于资金缺口大,无处筹资,胡宾又想到了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可苦于手里已经实在挤不出那笔“中介费”。想来想去,胡宾强占那张承兑汇票的欲望愈加强烈。

一天夜里,胡宾甚至做梦梦到自己把汇票成功兑换成了现金。梦境里的狂喜感,令他兴奋不已。第二天,他便来到九江市一条老街深巷“算命”。所谓的“神算子”摸了一下胡宾的手,又问了他的生辰八字,竟然双手拍桌叫好,“送”给胡宾8个字:“时来运转,金砖抱佛!”胡宾听后喜不自禁,阔手丢下200元“算命”钱,扬长而去。

有了“神算子”的预言,胡宾已然把自己当成那张汇票的下一任主人了。要兑现汇票,必须找到愿意接手的公司作为持票人,他于是着手寻找买家。但连续找了三四家公司,没有公司愿意接手。

胡宾思来想去,觉得不如自己注册一家公司,这样就不用求人了。

说办就办,胡宾找到王苛等几个朋友帮忙,利用自己的产业成功注册了一家公司。他想,只要公司成立了,就不愁那张承兑汇票到手后,换不成现金了。

王苛与胡宾是一起长大的乡友。高中毕业后,王苛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因身无长技,没赚到钱,改行经营物流,与胡宾合伙做运输生意。

注册公司后,胡宾又数次约见俞建,想尽快买下这张巨额承兑汇票,可还是谈不拢“中介费”。眼下,投标项目即将开工,投标前借自好几个朋友、总计500多万元资金要归还——胡宾曾经承诺:开工前一分也不少还给他们。可眼下,一方面,借来的500多万元还不上;另一方面,工程资金短缺,无法动工,胡宾一筹莫展,心里就像打了个死结。

胡宾在家想了两天两夜,感到无路可走。突然,俞建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买卖不成就强取,这宗生意必须做!谋财心急的胡宾顿生毒计。经过精心设计,他从网上购买了一把匕首,两包迷药,伺机下手。

【五】

案发当天上午9时许,胡宾打电话约见李根,佯装答应俞建提出来的价格,并请他们带着承兑汇票去自己办公室洽谈。俞建接到李根的电话后,携带上那张2000万元面额的承兑汇票,驾着他的途观轿车,与李根兴致勃勃地往胡宾的公司赶去。

走进胡宾办公室,桌上已泡好了3杯茶。胡宾和他的朋友王苛起身,热情地招呼俞建与李根。

“‘中介费’还是3万吧,两位。”俞建、李根屁股还没坐热,胡宾便开始讨价还价。李根说,太便宜了,至少要6万。胡宾不高兴了,说:原来说好是5万,怎么又价涨了?俞建说,市场涨价了,没有6万元,不会出手。

“那5万就5万吧,再多我就不要了。”胡宾最后摊牌。俞建用眼色征求李根的意见,李根表示不愿出手。双方僵持了20余分钟,胡宾再次泡茶给俞建、李根两人喝。

也许是谈判谈得口干舌燥,俞建、李根两人都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绿茶。胡宾没有给王苛倒茶,王苛自已倒了一杯茶,也一饮而尽。李根喝下一杯茶后,感觉头有点晕,俞建也感觉有些异常。他舔了一口杯中的余茶后,向李根使了个眼色,两人不约而同走出胡宾的办公室,直奔楼下路边的小车。

上车后,俞建感到事态严重,立拨打妻子的电话:“英英,快来救我,我在……”俞建的话还没说完,后车门突然被打开,胡宾窜进车来。

“把汇票给我!”胡宾凶相毕露,抢过俞建手里的电话。接着,他又把李根的电话抢过来,放在后座车垫底下。瞬间,胡宾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威胁他们:“给不给?不给我就杀了你们!”

“你就是杀死我,我也不会给你汇票。”李根可能认为,身为总经理的胡宾是在威胁他们,不至于要他们的命。

“不给就杀了你们!”胡宾用刀子顶住俞建的脖子。

“给你也没用,给了你也拿不到钱。”俞建有气无力地和胡宾周旋。

“不给也得给!”胡宾再次威逼俞建和李根交出汇票。

可无论胡宾怎样威逼,头昏脑胀的俞建与李根始终不交出那张汇票。丧心病狂的胡宾恼羞成怒,将两个已经无力反抗的男人活活割颈杀死。

胡宾把俞建、李根拖到后座,搜遍了他们身上、包里,可到处都没找到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无奈之下,他驾驶途观小车来到九江某医院地下停车场,关上车门后逃之夭夭……

从案发到破案,中间只用了8个小时。当天23时10分,陶春与队友解押胡宾回到大队,办好羁押手续,把胡宾送进了看守所。

回到办公室,陶春浑身冒汗、头晕脑胀。这时,他才想起,中午饭还没吃呢。

【六】

案子虽然成功告破,可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究竟在哪里?陶春认为,一定是被俞建和李根藏起来了。

陶春过滤了每一个细节,找遍了途观车所有可能隐藏物品的地方,都没有发现那张承兑汇票。

陶春肯定,俞建去胡宾办公室谈判前,一定把汇票带在了身上。但去胡宾办公室时,他应该是把汇票藏在自己的小车里。可是,俞建的途观车已经被搜查了无数遍,都没找到。

当晚,陶春找到途观车的说明书,仔细研究途观车的造型,了解途观车的组装结构。最后,他判断,那张承兑汇票还是很有可能藏在途观车里的某一个角落,且这个角落是一处特殊的装饰。

第二天一早,陶春再一次来到途观车里细致查找,左敲右击,终于在途观车后座找到了一处暗格。打开暗格,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躺在里面,完好无损。可见,俞建与李根对胡宾留了一手,可两人终究未能料到,胡宾竟然会设下死亡陷阱。

不久,胡宾被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至此,一张没有兑现的承兑汇票,断送了3条性命。

(文中除民警外,其他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编:高恒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