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

原标题: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

作者:曾汝就

作者简介:曾汝就,广东清远人,1978年入伍,原广州军区炮一师209团指挥连战士,后选送师报训队学习报务员业务,学习结束后留师通信连任报务员,自卫还击作战前夕,加强到炮兵26团前进观察所,配属步兵转战复和、高平、谅山。战斗中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经历了生死考验,圆满完成战斗任务,荣立三等功一次,1983年退役。曾汝就同志回忆录《南疆烽烟中永不消逝的电波》,经本人同意连载发表。

曾汝就戎装照

前言:

本人于1978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入广州军区炮兵第一师209团,新兵训练三个月后分配到团指挥连无线电台,不久安排到师教导队集训,学习无线电报务技术。对越自卫还击战前调到师直属通信连并开赴广西前线,战斗打响前奉命前往26团,执行团指前进观察所任务。配属步兵部队参与了攻打复和、高平、谅山的战斗。经受了生与死的洗礼,终生难忘。战后将自己在战场上的经历写了下来,于1980年完成了初稿。回到地方以后,由于工作忙,到2007年12月完成了二稿的整理。2013年12月形成了三稿。

2015年至2018年,通过自己的进一步回忆、同一作战地区战友的回忆和资料记载,尤其是联系上了原26团副政委、前进观察所领导人胡荣富老首长,许多地名、高地及作战部署等得到印证,也得到了董先锋老战友支持和指导,收集了李存葆、老山兰等的一些资料记载,形成了这本书。该经历没有惊天动地的场面,也不是想宣扬什么,只是把它记录下来作个纪念。由于文化水平有限,以及有些时间、地点记得不一定准确,难免有差错。如果网友看到此记录,请提出批评指正。

南疆烽烟中永不消逝的电波

南方的冬天,一般人的感觉,是最冷的季节,但是它对于生长在北方的人来说,好象春天一样,很舒服!不过我认为地处粤北的山区,确实是真的很冷,尤其是早晨,虽说空气新鲜,但冷得双手直发麻木,对于环境就更不用说了,一般茂盛的树木,叶子都掉光或者发黄了,使人有一种闷闷的感觉。

时光象闪电般瞬间飞逝过去了。从1978年3月8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第一师209团军营,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训练结束后被分配到团指挥连电台。不久安排去位于韶关马坝的师部教导队学习无线电台报务技术。不知不觉参加师教导队集训已有五个多月了,真快。

回想刚进教导队时的情景,还清楚地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师长还作了报告。开头的训练就是共同科目,队列、军体、搞得热火朝天,平常作风纪律,内务卫生就更严格了,一天检查好几次。接着进行报务技术学习,从电码缩语记忆到收发电报练习、电台野外开设。它虽是忙碌、紧张、严格的,但这样的生活能锻炼人,是很难忘的。所以战友们都以极其快乐的形式表现出来:看书、打篮球、羽毛球。因此疲劳总是被我们丰富多彩的节目赶走。

78年12月初的一个星期六晚上,在班务会上(部队的班务会,一般在每星期的星期六晚上,以班为单位),教员陆必成(27团电台报务主任)给我们讲了边境形势,他说:“越南当局疯狂反华排华,并出动武装人员侵占我领土,杀我军民,我们作为人民战士,应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并对26团来的李耀南(广东清远籍)、27团来的伍献飞(广东清远籍)、209团的我、52团来的李细周(广东南雄籍)4位学员讲:你们已被安排留在师直属队通信连工作了。上级的决定,那就要坚决服从。会后,我们对一些日常用品作了整理,应付突如其来的情况。果然在第二天晚上,当我们夜间训练回来以后,战友们刚睡下,我还未睡,突然看到教导队副队长急忙来到教员宿舍,对教员讲了几句话后,这时队部通讯员立即跑来:“报告副队长,司令部值班室电话。”

话音刚落,两人就飞快地回去了。同时教员就跑过来我们的宿舍,叫我们起床,说:“大家把学习用具整理上交,明天早上回去原单位!”

这天晚上,我们由于心情的激动,收拾好了东西以后,已是12点多钟了,但战友们都毫无睡意。第二天我们终于与各团选派来共同集训了5个多月的战友依依不舍地分别了,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单位。我们四个被留在师部的,前往师直通信连报到。李细周分配到了通信连电台二台,我和李耀南分配到三台,伍献飞分配到四台。(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