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古代并非伊斯兰教国家,曾经法老后裔去哪了?现状不容乐观

原标题:埃及古代并非伊斯兰教国家,曾经法老后裔去哪了?现状不容乐观

号称四大文明古国的埃及,历史悠久。特别是到埃及旅游时,人们在参观金字塔时,无不对其古老的历史所惊叹。但这些历史古迹并非阿拉伯人所留下,很多人不明白,现在埃及是伊斯兰教国家,几千前的埃及法老们的后裔消失了吗?

古老历史

其实,埃及法老们的后裔并未消失,而是继续生活在埃及,他就是现在的埃及科普特人,但与埃及的阿拉伯伊斯兰信徒不一样,他们是基督教的一个小分支科普特教派。这个教派不同于其他基督教,而是融合了古埃及与基督教文明,与欧美人更为接近。科普特的英语单词虽然来自阿拉伯语,但却是希腊语的古埃及语转化而来。因此,科普特人与欧美人更为接近。

目前,​科普特人的分布很广,除了埃及,在苏丹、利比亚及北美、欧洲地区都有科普特人的身影。虽然科普特人是埃及的古老民族,但却在埃及是少数族裔。据2016年埃及的官方数据,科普特人有1500多万人,只占埃及总人口的20%左右。科普特人族群认同主要源于科普特正教及科普特语言。

古埃及经过几千年的演变和发展,科普特人也借鉴希腊字母和古埃及文字的字母,创制了自己的独特的字母表。公元前30年,屋大维率领军队征服埃及后,埃及被罗马帝国统治,由于罗马帝国在埃及统治残暴,并不被民众所接受。期间圣马可在公元1世纪把基督教传入埃及,埃及人大都信奉了基督教,这是他们对多神教的罗马帝国进行抵抗的一种形式。

​由于​埃及人信奉基督教的越来越多,罗马帝国就进行镇压,公元三世纪时,在罗马皇帝戴克留斯和戴里克先的打压下,基督教徒被迫害严重。期间科普特人仍然顽强的信奉基督教,并逐渐发展成具有影响力的修道士制度。公元四世纪,罗马帝国改信基督教后,各教会对基督耶稣的性质争论不断,公元451年,亚历山大教会与君士坦丁堡大公教分裂。

埃及地处地中海沿岸,该国有片肥沃的尼罗河三角洲和河谷,适宜种植粮食,因此成为很多帝国竞相争夺的地区,他们都希望控制这一地区,巩固自己的势力。并想以埃及作为跳板成为西进东扩的基地。在这些势力不断争夺中,却没有科普特人的身影。也就是说,科普特人始终处于被统治的地位。

挤压进程

公元7世纪,伊斯兰教开始在阿拉伯半岛扩张,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开始向波斯和拜占庭进攻。公元642年,阿拉伯人征服了埃及,于是埃及开始伊斯兰化。

阿拉伯人征服埃及后,向埃及迁移了大量的阿拉伯人,于是阿拉伯人及伊斯兰教文化逐渐在埃及占有主要地位。此时阿拉伯帝国无论其实力及文明都处于领先地位,于是阿拉伯语逐渐成为埃及本土的主要语言。语言及文化的渗透也带来了宗教信仰的改变,大量埃及人信奉伊斯兰教。

公元九世纪末期时,埃及的伊斯兰教占据绝对优势。公元11世纪,阿拉伯语成为埃及的通用语言。到公元17世纪,古老的科普特语基本灭绝,只是成为科普特人做礼拜时所用。结果很明显,埃及境内融合成阿拉伯人,科普特人被边缘化。虽然从外貌特征上看,科普特人与埃及穆斯林差不多,但科普特人却不认可他们是阿拉伯人。

自公元七世纪后,埃及就先后在伊斯兰教帝国及地方王朝的统治之下,科普特人不仅被边缘化,而且成为二等臣民,阿拉伯语意为“被保护民”。他们不仅要缴纳人头税,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本民族的宗教也受到限制。甚至复活节也不能举办公开的宗教活动,也不能建新的宗教场地。如果违反伊斯兰教规,他们生命和财产也不受国家保护。

​16世纪时,强大奥斯曼帝国崛起后,埃及又被奥斯曼帝国统治,科普特人的二等臣民地位被固定下来。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根据不同宗教及民族,划分为若干的地方自治区,但宗教成为一种政治身份,伊斯兰教是统治者,他们可以支配国家权力及财富。科普特人只得承认他们的权威,并交纳赋税后,换来本民族有限自治权。

19世纪初,法国军队被赶出埃及后,一个叫穆罕默德·阿里的夺取了埃及政权,阿里家族在埃及统治了半个世纪。阿里家族放宽了科普特人的限制,他们认为无论什么宗教的人,只要有才能都成为官员。此时大量科普特人成为官员,压在科普特人头上的人头税被废除。1856年,奥斯曼帝国不得不出台法律,给予帝国内基督徒与穆斯林同等的权利和义务,此时科普特人的“二等臣民”地位才发生变化。

随着​科普特人政治身份提高,他们经济实力也开始增强,在19世纪时,出现大量的地主和大商人。埃及四分之一的财富被科普特人掌握,45%的官职由科普特人担任,这是科普特人历史上从边缘走向中心最辉煌时期。但科普特人的地位和财富增强,受到国内穆斯林的忌恨。

但科普特人好景不长,1882年,英国占领埃及后,解雇了大量科普特人,一些亲英国的穆斯林上台,于是双方的矛盾开始激化。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埃及政府内科普特人已经很少了。

悲惨现状

一战结束后科普特人的悲惨命运又开始了。当时大量科普特人投身民族独立运动,想通过民族独立方式,融入埃及社会并获得与穆斯林同等的地位。特别是1919年,反英大起义后,许多科普特人加入推行埃及民族主义的“华夫脱党”。这个党派的旗帜很有意思,绿色背景上有新月形和十字形,新月象征穆斯林,而十字象征科普特人,以此标志埃及团结统一。

在轰轰烈烈的埃及独立运动中,科普特人并没有融入埃及社会。因为穆斯林并不相信科普特人,因此他们只有加强自身族群的认同。

1952年,科普特民族党成立,此党派以维护科普特人权益为目标,于是科普特人从宗教少数向民族认同转变。但当他们试图以政党改变命运时,以纳塞尔为首的军官发动了“自由军官组织”运动,推翻法鲁克王朝,从此埃及进入军人掌权的时代。这些军官成为埃及高官,但并没有科普特人,而是穆斯林精英。于是埃及又进入穆斯林掌权的时代。

埃及军方掌权后,科普特人的民族党及华夫脱党被强行解散,科普特人也失去表达民族意愿的渠道。更惨的是,一些科普特大地主所拥有土地被国有化,一些科普特人企业也被收归国有,科普特人遭受重创,也失去在议会中代表席位。

由于科普特人的文化素质普遍高于国内的穆斯林,因此在国内受到重创后,他们于五十代末期向国外迁移,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成为他们的理想之地,造成了埃及国内人才的流失,也削弱留在国内那些科普特人的实力。

虽然纳塞尔并没有表现出歧视科普特人的动向,他给予科普特人就业、教育、从军等权力义务。而且纳塞尔推行的是世俗主义,他关闭了宗教法庭,遏制伊斯兰极端主义在埃及泛滥,这一点受到科普特人的欢迎。纳赛尔在议会给予科普特人留有议席,还在政府中保留一名部长席位。

在纳塞尔的强势领导下,及世俗主义占主导地位情况下,科普特人与穆斯林并没有多少纠纷,但科普特人地位仍然不如国内的穆斯林。

1970年,纳塞尔去后,萨达特上台,他改变纳塞尔时期的世俗人政策,其实统治时带有伊斯兰色彩,这就导致了穆斯林与科普特人之间的矛盾激化。此时科普特人势单力薄,既要受到政府的压力,还要遭受一些极商分子的攻南,处境很难。

​科普特最为不满的是,他们不能自由修建自己的教堂。因为奥斯曼帝国统治时,规定基督教徒要修建教堂必须政府认可,这种政策一直延续到纳塞尔统治。由于科普特人口不断增加,礼拜教堂已经不够用,但科普人的申请却被拒绝或者拖延,而清真寺却不断获批,这就让科普特人不满。

在政府不批的情况下,科普特人只得偷偷建造一些做礼拜的场所,表面上是其他用途,但私下却是教堂。科普特人偷偷的做法,又遭到当地穆斯林的愤恨,于是一些私建的教堂遭到极端分子的偷袭。萨达特上台后情况并没变,而是借助伊斯兰教巩固他的统治。

​1977年,埃及还通过了一个奇怪法律,规定按照伊斯兰教法处罚犯罪,科普特人就反对,后来议会才没实施。但1980年,埃及宪法依然把“沙里亚”(伊斯兰教法)作为立法的根据,继续推动伊斯兰化,科普特人担心命运再回到古代。

不过这种状况在穆巴拉克当总统后有所好转,他采取了一些缓和宗教矛盾的政策,增加了科普特人修建教堂的数量,甚至增加了科普特人在政府中任职数量,由一名增加到两名。穆巴拉克甚至宣布,科普特人是埃及人民不可分割一部分,这些暂时消除了科普特人对政府的不满。

​虽然少数科普特人任职高官,但很多职位及单位不招科普特人,军事院校和警察院校也拒绝科普特人加入。不过科普特人教育水平很高,他们在埃及占据着工程师、医生、律师等岗位,是埃及中产阶级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多数科普特人处于社会底层。联合国前秘书长加利是科普特人,这只是一个特例,在埃及伊斯兰占有多数的情况下,科普特人依然不是主导。

主要原因

科普特人的处境之所以造成现在这样的状况,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还有历史因素。从客观上看,科普特人数较少,这使得他们并不占优势。

主观上看因素较多,也是制约科普特地位提高的原因。

一是法律层面堵塞了科普特人的政治需求,埃及政党法规定,任何政党不能建立在宗教基础之上。因此,科普特人不可能拥有自己的政治需求。又加上科普特人在政府权力执法机关数量极少,表达诉求力量受限。

二是科普特人自身不团结。从科普特千百年变化来看,他们并没有形成团结一致的力量,而是寄希望于执政力量。高层与底层科普特人没有形成团结一致的局面。

三是埃及没有在宗融和解上下功夫,使科普特人与穆斯林因历史原因积累的矛盾很深,双方缺乏信任和尊重,因此冲突经常发生。

当然历史因素也是一个无法饶开的因素。

欢迎各位看官批评指正,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