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毕加索作品展,带你见证天才的诞生

原标题:中国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毕加索作品展,带你见证天才的诞生

各位芭宝饭对毕加索有印象,是什么时候呢?是通过小学课本上的《和平鸽》,还是中学课本上的《格尔尼卡》?但无论你是通过何种渠道知晓的,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都是那么的深入人心。

毕加索

如果说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人眼中就一定会有一千种毕加索。他对于有艺术兴趣的人来说,是美妙色彩,是精准的笔法,是大胆的构图,是抽象主义。而对于没有艺术兴趣的人来说,拍张照,发个票圈,也不失为一种美的体验。

展场图

在芭珠姐没去这次展览之前,毕加索这个名字,这种风格也堪堪是在芭珠姐脑海里有印象,并且觉得它过于阴暗、压抑,难以让人心生向往之感。但令芭珠姐从来没有想到的是,一场画展能带来这么大的震撼,画作中的现代感让人叹为观止,展厅里观展的人也都犹如朝圣一般虔诚。

展场图

2019年6月15日-9月1日,《毕加索——一位天才的诞生》于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展览的作品将涵盖毕加索早期的代表性阶段,可谓一场艺术盛宴!

展场图

这次展览是中国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毕加索作品展,作品全部来自于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不仅展品详尽,而且极具代表性。103件真迹全面回顾了天才毕加索创作生涯的30年,力求呈现出毕加索从早期到中期的艺术成长经历。

这次策展的脉络是以时间为主线串起来不同时期毕加索的代表作。所有的展品一共分为六个章节,囊括了不同时期的毕加索。了解毕加索,你就能看到这种风格在时光里的演变。就算你对毕加索不感兴趣,这里也能见识一个天才的诞生过程。

毕加索1881年生于西班牙,遗传了绘画老师父亲的艺术基因,绘画天赋在很早就隐藏不住,露出了头角。这位大师的童年从没画一幅像孩子一样的画,6岁时就用稚嫩的手就把走廊里的画描摹出来大师模样,11岁时要是能穿越到文艺复兴时期,大概就能和达芬奇一起在老师的工坊做帮手了,再想想一个12岁的孩子居然敢说出能画出想拉斐尔一样的画。

《古代石膏像素描习作》

拉科鲁尼亚,1893年至1894年

纸上炭笔和黑色蜡笔画

49x31.5cm

13岁时还在拉科鲁尼亚美术学院就读的毕加索凭着木炭笔绘制了《古典雕塑石膏像写生习作》,让阴影也变得柔软温和的笔触一下子让他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扎实的学院训练功底和对古典传统的深刻理解就是证据!

对世界的新鲜事感知敏锐的艺术圈当然不会放过毕加索这个前卫又年轻的艺术家,在这里毕加索与年轻画家卡洛斯.卡萨基马斯达成了“友谊同盟”,就是这个男人让毕加索拥有了颜色,而巴黎赐予了他有赌场有女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

1901年卡萨吉马斯的自杀就是毕加索画布里的蓝“我想念已经去世的卡萨吉马思,于是开始用蓝色作画。”从对前辈的后印象派绘画影子里抽身转型,把闪耀的颜色换成单调的蓝色,长期奔波于巴塞罗那和巴黎的他生活也很清贫,和妓女,乞丐,酒鬼来一场人间观察计划,目击僵硬的身体里的贫瘠绝望,在生前难以售出。

《自画像》

巴黎,1901年末

布面油画

81x60cm

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

©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自画像》是蓝色时期的代表作,画中的自己就算把自己藏在大衣里也没躲过被蓝色萧瑟,孤独,消瘦空洞的眼神是最强的表现力,魂穿了生活的阴暗面。

《母与子》

巴黎,1907年夏

布面油画

81x60cm

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

©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母与子》也是毕加索蓝色时期的创作这是一幅耶稣与圣母的世俗肖像,欧式绘画传统与非洲部落面具式面孔相结合,可以看到毕加索试图用不同灵感创作的痕迹啦。这成为他之后风格的转折点。

1904年仅23岁的毕加索可以说荣获情场老手。渣男本男著名的浪荡不羁的天才毕加索第一次陷入了初恋的爱河从此世界变成粉红色,醉人的玫瑰粉爬上了画布。

《兄弟俩》

戈索尔,1906年夏

纸板水粉画

80x59cm

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

©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兄弟俩》正是粉色时期的代表作,他把目光从与神秘孤独的杂艺人聚焦到了社会边缘人物,画中贫瘠的背景包围着兄弟俩忧郁的面容。

《自画像》

巴黎,1906年秋

布面油画

65x54cm

被粉色蔓延的《自画像》也似乎在预示着,“画完这个我,我就不是这个我了”。放心,他这次不是忧郁而是像立体主义转变的开始。

1906年一位仿佛拥有预知未来式有眼光的收藏家一下子买了毕老师全部作品,这让毕老师不仅有了从法国到西班牙来回定居的房租和路费,还存够了一笔在立体主义边缘试探的资金,简化的形式让他不知不觉中走上了一条彻底改变20世纪艺术的新路!

1907年的《阿维尼翁的少女》虽然又是情场老手画女人,但从这组合连接的基本形状,这紧密的影线中发现,这个老手多了点儿新东西了。

《〈阿维尼翁的少女〉习作:蹲下的女 子头像》

巴黎,1907年6月至7月

纸上水粉画

63x48cm

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

©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如果说蓝色时期的毕加索是这个现实的描述者,那立体主义时期的他就是个创造者,专门用“毕加索式感觉”把物体切碎再重构,把光影、透视统统用单调的色彩抹去去创作一些不存在的事物。

毕老师的立体主义时期也是如同把大象装冰箱分三步骤哒:

第一段当然是塞尚阶段,从《树下三人》里把塞尚几何化和开放性的形体保留完好的笔触就能寻到蛛丝马迹。

第二阶段是立体分析主义,这阶段的颜色使用有限,奈何我们毕老师眼光精准狠,一选就是未来的脱销眼影色——大地色,《弹曼陀林的男子》就是这时期的C位了,虽然画面晦涩难懂,但是毕老师让一些标志性的小符号作为线索留在画中,也成了立体主义的象征。

第三阶段为综合立体主义,换句话说毕老师开始使用更明亮的色彩,更简单的形状去创作啦,更惊喜的是毕加索把画“折腾”得有了些料!把不同材料拼贴到画布或纸板上,虚幻缥缈的灵感线条与真实的材料质感交触和友人把拼贴画事业越搞越兴旺发达,不少艺术家也跟着开启了用拼贴画描述世界的大门《壁炉旁的男人》(生活为你关上一扇窗,毕加索为你开启一个门)。

《小提琴与乐谱》

巴黎,1912年秋

纸板纸质拼贴画

78x63.5cm

《小提琴与乐谱》立体到小提琴在不同纸的叠加下有了层次,生动到乐谱真的就是乐谱本谱!

1917 年毕加索跨界进入舞台世界,为舞剧设计布景和服装。期间毕加索也结实了首任妻子,一个箭步奔向了婚姻,也进入了多变的创作阶段。

毕加索和第一任妻子奥尔加

《习作》

1920年

布面油画

100x81cm

国立巴黎毕加索博物馆

© Succession Picasso 2019

似乎还没过完拼接瘾的毕加索大方地用十幅相互独立却又相互关联的图像拼成了一幅《习作》致敬古典艺术的同时也在寻找新灵感。

《阅读》

波格鲁,1932年1月2日

布面油画

130 x 97.5 cm

1932年新欢玛丽燃起了他创作的激情,凭着一年百幅难挡的速度迎来了奇迹创作之年。《阅读》正是爱情火焰里一簇炙热的小火苗。

进入了“老色鬼”时期的毕加索把纯洁锁进小黑屋,让艺术和色情拉手官宣,直截了当地把色情眼光公之于众,笔下的血肉之躯时而温柔时而狂暴,炽热简单的激情燃成火把曾经难懂的晦涩直接烧掉。

《吻》

穆然,1969年10月26日

布面油画

97x130cm

1969年的《吻》因为吻出了热烈真挚和温情满负盛名,一个吻被铭记,老手果然“手段高明”!

“我想成为一个画家,却成了毕加索。”这个有点自私的画家把女人和自己交给了毕加索,尤伦斯把毕加索交给了世界。

不出国门就可以走近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馆藏,这种一生不可错过的艺术之旅真的不来看看吗?

展场图由UCCA提供

芭莎珠宝传媒原创内容

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