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尽美之孙谈家风,三个鲜为人知的小故事感动万千人

原标题:王尽美之孙谈家风,三个鲜为人知的小故事感动万千人

2019年“七一”前夕,我又一次来到祖父王尽美烈士的故乡。当地媒体的记者赶来采访,其中有个问题是:“您的家风是什么?”

我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这样回答:

我的家族,从祖父王尽美开始,一家三代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因此在我们身上都有红色的“基因”,这个“基因”其实就是家风的基础;而家风(或者说共同的价值取向和行为准则),就是对党绝对忠诚,矢志不移。

下面,就让我回忆几个与“家风”相关的小故事吧。

1

确定我们的“家风”的,当然是我的祖父王尽美。

我对祖父的认识,首先来自于家人的描述。记得我小时候曾经问我的父亲王乃征:爷爷只活了27岁。他怎么那么年轻就去世了?

父亲想了想,认真地说:是累的。

我又问:他干的是很重、很累的活儿吗?

父亲说:是的。他为很多人,不知疲倦地干活儿,所以很累。

说实话,当时我对父亲的回答不甚了了。带着这个问题,我渐渐长大,从史料中了解到很多的东西。如:同为我党创始人的罗章龙回忆说:王尽美“才华俊秀,革命出于至诚,宁静有远谋,克敌致果,守正不阿,文学修养深湛;工作认真,生活不苟”,有人“称其为鲁男子,乃革命中上上人物”;他为革命“身兼数要职,艰巨丛集,并不时为党事奔走广州、上海、天津、北京等处,生活劳瘁,殆不可以言语形容!”,“尽美为革命剧战受重创而死,与战殁于疆场者意义相等”。

爷爷留下的遗嘱,只有一句话:“全体同志要好好工作,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和共产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到底!”

遗嘱里只有对党的事业的忠贞,而没有一点私事。

我父亲王乃征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生。他临终住院期间,虽然身体极其虚弱,但精神尚好,思维也很清晰。

那天,我守在病榻前陪护。凌晨3点多钟,父亲从睡梦中醒来。我问他有什么事?他一字一顿地说:“看、报、纸。”

读报,特别是《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是他每天必须要做的“课业”。我知道应该尊重他的习惯,但想不到到这时候了他还不终止。可没办法,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像发布命令似的。我知道拗不过他,赶紧把一张旧《参考消息》递了过去。可是,那轻如柳絮的报纸,他的手已经拿不动了。

但是他瞪起眼,一字一顿地命令我:“你、举、着!”

于是我把报纸举起来,挪到他的面前。他认真地读着,嘴里喃喃地。后来,可能是他怜及当儿子的辛苦吧,当我的手开始发酸发抖坚持不住的时候,他慢慢地闭上眼睛,竟然睡着了。

可是想不到啊,这一次,他再也没有醒来!

悲痛之后,我有些怨气,心里咕哝着:爸爸,您就这么走了?母亲还在医院(她那时也有病),哥哥和姐姐都不在身边,咱家里今后的事,您什么也不交待,一句都不交代,可让我怎么办呀?

这其实也是我们的“家风”吧。“言不及私”——父亲在跟我们讲话时经常使用这四个字。他说:你们的祖父(王尽美)“走”的时候,家里的事情,今后的打算,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这就叫“言不及私”!

2

我母亲臧校先,是与我父亲同期参加革命的“老八路”。

我曾经看过她写的《自传》。她在说明自己“为革命奋斗一生的决心更加坚定,几次在危险关头,没有妥协和动摇”时,回忆了抗战时期的一次遭遇:

那一天,她正在一处村庄做地下工作,不料被日伪军突然包围了。情况危急,为防身份暴露,她急忙戴上了假发纂(注:那年头农村妇女都留纂,而八路军的女战士都留短发),在房东老大娘的掩护下,从敌人眼皮底下混了出去。然而与她一起工作的两位女同志,却因为慌急之下假发纂没有戴正,而被汉奸识破,很快就被铡刀铡死了……母亲接着写到:“事后,就有个别同志在白色恐怖下动摇了,悄悄回家了。可我没有动摇,仍坚持在原地区工作”。

我为我的母亲感到骄傲。我觉得母亲对得起王尽美家的“家风”。

按照我们的“家风”,上世纪六十年代,父母曾坚决地把我放回到老家诸城,在大北杏村当“知青”,插队务农。后来我参了军,从普通士兵摸爬滚打,当了连长,再后来又考取了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

一般来说,经过高级军事院校深造的军官,都要提拨使用。为此我“踌躇满志”,心里美美的。却不料,干部部门的同志通知我,要我仍然担任连长职务,而且还在原来的那个团、那个营,跟原来我的下级一起搭班子。当时我有些失望,很是困惑:难道我在校学习成绩不好吗?或者犯了错误?……当然不是的。我成绩优异,而且是“优秀学员”啊!

察觉到我情绪上的波动,一位首长找了来,语重心长地说:“知道吗?是你父亲跟我说过你的事儿……”听说有父亲“插手”,我立即燃起了希望。心想:这位首长是我父亲的老下级,他不会“亏待”我的。其实说心里话,我也不需要他格外“照顾”,能让我和其他人一样,按照资历才干提拔就行。然而,想不到首长下面的那句话是:“是你父亲认为你在基层连队的时间还有些短,还应该继续带兵锻炼……”

啊,原来如此!

好在我很快就想通了:“家风!我必须按家风要求自己!”于是回到连队,与士兵们一起继续摸爬滚打。一年之后才得以晋升。

父亲生前给我留下一幅他的书法。写的是四个遒劲有力的字:“精忠报国”。后面小款是:“祖孙代代奋勉传”。

我知道,这其实就是他的遗嘱。父亲是在嘱咐我,要忠于人民,报效国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要薪火相传,把对党对人民的忠诚,一代接一代传承下去。

我坚信自己,以及我的后代,都能够传承好王尽美家的“家风”。

3

我女儿上大学之前,我带她回了一趟山东老家。专为祭奠她曾祖父王尽美的英灵。

女儿在曾祖父墓前默默地说:“我也要入党!”

入学不久,她的愿望实现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学毕业前,她要“实习”,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回家乡干吧!”

按照“家风”,我女儿回到家乡诸城,在曾祖父、祖父母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度过了一生中一段有意义的难忘的美好时光。

(稿件原载于2019年7月5日《潍坊日报》1版)

来源:潍坊日报

作者单位:王军 诸城市王尽美研究会

监制 | 一白 责编 | 阿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