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个人外表的颜值经济爆发式增长,成为年轻一代的新追求

原标题:提升个人外表的颜值经济爆发式增长,成为年轻一代的新追求

消费主义崛起,加上互联网产业推波助澜,围绕化妆品、医疗美容、健身、美颜拍照、潮流服饰等提升个人外表的颜值经济在中国经历爆发式增长,成为中国年轻一代的新追求。

南京一家整形医院里,刚做完全脸线雕的大学生朱可欣(22岁)用两个足以罩住整张脸的白色冰袋敷脸,冰袋移开后,通红的脸颊上留下些血迹。

线雕是通过植入胶原蛋白线提升皮肤紧致的微整形技术,这种以抗衰老为目的的医疗美容项目,如今也被中国年轻人用来重塑脸型。

不满意自己“婴儿肥”的朱可欣说,现在社会审美偏向瘦尖脸蛋,而且“好看的人太多,自己看自己总觉得不完美”。虽然要为此吃苦,但她直言:“要变美,先变鬼。”

消费主义崛起,加上互联网产业推波助澜,围绕化妆品、医疗美容、健身、美颜拍照、潮流服饰等提升个人外表的颜值经济在中国经历爆发式增长,成为中国年轻一代的新追求。

最直观的一个表现是化妆品销量快速增长,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本月15日公布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今年6月,中国化妆品类的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2.5%,增速在各类型商品中高居榜首。

今年上半年,化妆品类的零售总额同比增幅为13.2%,仅次于日用品类的14.1%。在经济增长整体放缓的大环境下,这样的增幅足见颜值经济在中国有巨大潜力。

从前只有少数人尝试的医疗美容,也在中国成为一项更趋大众化的消费。

7月以来,上海、南京等地的整形美容市场迎来学生暑期消费高峰。以医疗美容闻名的上海公立医院——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的皮肤科和整形外科就诊人数比平常增长超过三成,多数是95后、00后,甚至有家长陪同10岁左右的孩子前去修饰容貌。

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医美服务行业总收入达1217亿元(人民币,下同, 240亿新元),2014年至2018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23.6%,2023年预计将达到3601亿元。

这一轮颜值经济发展的主要推手是千禧一代中国人。一名即将上大二的李姓学生受访时透露,她平均每月在护肤品和化妆品上的消费达到600元至700元,这还不包括她曾经做过的打玻尿酸、纹眉纹眼线、两个月一次的美甲、买衣服等。

此外,中国颜值经济的消费者并不限于女性,中国知名电商平台天猫今年发布的颜值经济报告显示,2018年男士专用品牌销售同比增长56%,男士彩妆销量同比增长89%。

互联网发展催化颜值经济

用于形容美貌程度的“颜值”最早是源于网络的流行词,而颜值经济的发展也与互联网产业的推波助澜不无关系。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教授洪伟萍指出,在社交媒体环境下长大的中国千禧一代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在乎外界对自己的看法和评价,倾向展现正面的事物和形象,也更注重自身的外表,成为颜值经济发展重要基础。

中国互联网近年来依托颜值,发展出网红经济,年轻貌美的互联网红人通过短视频、直播等聚集大量人气,再将粉丝转化为购买力。有分析指出,这些从高颜值到高人气、高收入的个案,进一步强化一些年轻人“靠脸吃饭”和“颜值决定命运”的想法。

不过,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认为,互联网只是推动颜值经济发展的手段,颜值经济的兴起,根本上还是因为中国经济水平和社会文化改变,让中国人对美的追求不再含蓄。

她受访时说:“和颜值有关的商品和服务增长快速,是中国经济发展水平提高、消费升级的一个重要表现……人们愿意为了提升自己的颜值,舍得消费、乐于消费。”

“以貌取人”自古存在,也并非中国特有,但当颜值成为社会评价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不少中国年轻人而言,无论是找工作还是交朋友,颜值仿佛能让一切变得轻松。

22岁的广东大学生许全全向记者提起一名长相漂亮的同学说:“老师们都很喜欢她,经常在课上夸她好看……课堂表现分这一项,她总能得高分。”

对于把成功寄托于颜值的思维,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谭刚强受访时评价,通过穿着、化妆等方式改变外表,获得更大的社会认可无可厚非,但颜值经济被商业逻辑过度驱使,也凸显社会转向世俗化和浅薄化的现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