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腔的信任,让我一无所有

原标题:满腔的信任,让我一无所有

谢谢自己够坚强

作者:李小飞

(四)

后来在省队训练时,小姐姐打电话给我,让再借她一万块钱,说是交房租。她说房东天天去店里催他们交房租,实在没办法了才问我借的。那天她打电话给我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那时我还没有学会用支付宝,听她很着急的样子,我就让王嘉陵带我去银行。一开始他并不愿意去,当时他在打游戏,又是大晚上。我只能苦苦哀求,我说家里急需要用钱,明天还要训练也没时间啊,你就带我去一下呗。说完,强忍着才没有让眼泪掉下来。自尊心很强的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去求别人,有时候哪怕是别人跟我开玩笑说:你自己走回去吧,我们不带你了。教练也经常让她们不要领着我,让我自己回宿舍。每次听完我心里都会很难受,也许只是一句玩笑,但我却感到心里一阵委屈。我要是可以的话,也不用麻烦你们。有时人家要是心情不好了,你说话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人家。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倔强又不服输的人。别人越说我不行,我就越要做,不但要做,而且还要做的最好。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在所不辞,只是为了争口气。只要是我决定了去做一件事情,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就算是撞了南墙也不死心的那种。不管有多困难,不管结果是什么,即使知道以后会后悔,但我仍然会去做。只因为我喜欢,就因为我喜欢,所以就去做了。

不知道为什么经常会心情不好,没有人说我,也没有人惹我,可就是莫名其妙的想发火。上一分钟还好好的,可下一分钟就觉得脑海里一阵迷茫,我在这里干吗?我为什么还在这里?越想心里就越烦躁。每当这时,我都会搬个板凳来到顾爷爷家门口的那条小河边,一座就是两个小时。听着河对岸的车来车往,自己的思绪也跟着那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漂向了远方。这辆车里坐了多少人呢?他们之间又有多少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多少人脸上挂满了忧愁呢?这辆车又开往哪里呢?是出去旅游,还是回家看父母呢?此时此刻,在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点,又有多少人喜来多少人悲呢?每当收回思绪后,才发现四周早已变得安静了下来,就连河对岸的车辆也寥寥可数。不管心里有多么烦躁,我都不会轻易的对身边的人发脾气,因为他们都是我的恩人,即使有时候有的人说话令我心里很不舒服,我也只会一笑而过。哪怕只是帮我拿过一双筷子,盛过一次饭,我觉得都欠他们的,还有什么资格对着人家发脾气呢。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吧!在我多次哀求下他才骑着电瓶车带我去了自动取款机,把一万块钱转给了小姐姐。他们第一次向我借钱时,信誓旦旦的说:这个蛋糕店肯定能开起来。又请了几位师傅,招了几个学徒。可开了仅仅不到半年就关门了。当时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是房租太贵,又说是地段不好。好吧!我也只能摇头苦笑,毕竟是人家的事,我也不好说什么。自从蛋糕店转让以后,她就生了宝宝,后来就在家带孩子。自从她结婚后,我每次回家要在宾馆住的那一晚转到了他们家。就在一三年5月,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陈元的哥哥开了一个玻璃厂,如果把钱放进去可以拿利息。当时我只是笑了笑。

过两天她又打电话给我,说陈元一家子都把钱放在他哥哥的厂里,让我也放,当时我就拒绝了,那时我存的定期还没到期。她说30万,一年就有7万块钱的利息。我摇了摇头,说不想放。可没过几天陈元也打电话来跟我说这件事,我说真的不想放在里面,我存的钱还没到期,不想去动它。后来他们夫妻3天两头给我打电话,都被我拒绝了,甚至到最后都有点厌烦了。后来隔了有一个月左右他们都没有打电话提这件事。就在我渐渐地都要快把这件事给忘了时,再次接到了小姐姐的电话。她用哀求的语气跟我说:陈元的哥哥厂里现在资金周转不过来,现在急需要用钱,让我借三十万给他哥哥。当时她说:只需要三个月就把钱还给我,另外还会多给我两万。听着她都快哭出来的语气,突然心就软了。当时我就想,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呢。就像自己遇到困难时,多想有双手能来搀扶自己一把。小姐姐和陈元谈恋爱时,遭到了陈元家强烈反对。说他们家儿子是大学生,又当过兵,小姐姐又没有文化,家里还两三个残疾人,以后负担重。直到他们家知道小姐姐已经怀孕了才接受了她。我知道小姐姐在他们家过的并不顺心,我只是希望她能过的幸福点,如果这次小姐姐帮了他们家这么大的忙,也许他们会对她的态度转变点,在他们家里或许会有一点地位吧。最后我答应了把30万借给她哥哥。我并不是贪图那几万块钱,只是看在小姐姐的面子上,看在我们二十年的勤奋上。在后来要钱要不回来时,所有人都认为我是贪图那7万块的利息。还有的人跟我说:你活该,自找的,在叫你贪图人家便宜啊,你以为世上有那么好事啊,还给你7万块钱利息。以后不管别人给你多少利息你都不要再借了。我听了,只是笑着低下了头。我并不想去解释什么。

7月二号那天,小姐姐和陈元,还有陈元的哥哥朱殿军,和1个大人1个小孩,说是朱殿军的亲戚。他们五个人开车来到了常熟。上午11点多,他们带着我去了中国银行,把30万转到了朱殿军的银行卡上。小姐姐说等回去了才能写欠条,要盖他厂里的公章才有效。嗯,我点了点头。“写一年的吧”小姐姐说。“啊!你不是说就借三个月吗?“我很疑惑的问。”“反正你都取出来了,再放进去也没有多少利息了,不如就放在他哥哥厂里,等到了一年你要是想放,还可以继续放在里面。反正是要写欠条给你的,怕什么。”小姐姐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哦,好吧,下次我不想放了,就这一次。”不知道怎么了,总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有一种被别人欺骗了的感觉。“嗯,随便你,你要想放就放,不想放,到时候把本金和利息一起给你。”“嗯”我只好再次点了点头。写欠条必须要本人签字才行,小姐姐说。“啊!那怎么办呢,我后天就要去国家队集训了。”“要不欠条上就写我的名字吧”小姐姐说。当时我有点犹豫,我也知道小姐姐结过婚了,如果写她名字,那就等于是他们夫妻共同财产。可也只是犹豫了一下下,我依然选择了相信她。当我在国家队训练时,接到了您打来的电话。当时我很惊讶,因为您根本就不会打电话,都是我打给您的。突然手机上显示了您的号码,我还以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连忙接起来,刚喂了一声。那头就传来了您严肃又急切还带有则被的质问声。你把钱借给你小姐姐了啊?嗯。什么时候借的啊?借多少啊?30万。啊!你怎么借那么多啊?以后要是拿不回来怎么办啊?没事的,怕什么啊,又不是外人。我有点不耐烦的说。你借钱给他的时候有没有人在旁边啊?你怎么不跟家里人商量一下就借了啊?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啊?我被您滔滔不绝的话问的心烦意乱。

那是我二十年来第一次觉得您很啰嗦。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挂完电话后,不经又对自己刚才的态度有点后悔。我怎么能对爸爸那样说话呢,他也是在关心我啊。我不由得探口气,心中升起阵阵愧疚来。比完世锦赛回到了省队,接到了4叔家的大哥打来的电话,让我借他20万。他说他又开了一个手机店,投资了大几十万,现在还差20万,最多不超过四个月就还给我。当时我听了只觉的一阵心烦。借给陈元的哥哥那个钱还不知道一年后能不能拿回来,现在又有人来问我借钱。我不知道在他们心中我的钱来的是有多么的轻松容易,为什么都想来找我借钱。我现在任何人都不想借了。不知道他是真的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装听不懂。我都说了我钱已经存定期了,现在还没到期。可他还让我拿身份证去银行取给他。我问他怎么不办贷款。他说办贷款太麻烦,还说:其实你大嫂银行卡里也有20万,只不过存了两年定期,还有两个月才到期,现在不想提出来。我听了却一阵无语。有没有搞错啊!你家钱存了定期不想取出来,那我也跟你说了我钱也存定期了啊,你竟然还让我去取给你。我觉得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能听懂我的意思吧。你问别人借钱,人家要是想借给你就不会找任何理由。我既然已经说存定期了,要么是真的存定期了,要么就是不想借,很简单的道理啊。可他仿佛真的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我说现在不在家,要取定了期的钱,应该要拿身份证去当地银行才能取吧。他说应该不用,让我去问问。还说真的急需要用钱,不然也不会问我借。听着他那可怜巴巴又小心翼翼的语气,实在下不了狠心当时就拒绝他。我只好说那我问问吧。

挂了电话,却觉得一阵阵心烦意乱。如果我没有走出家门,如果我还是以前那个整天穿着脏兮兮的,上身套件老棉袄,下身穿个大裤衩就像个小乞丐一样,我想有的人看狗的眼神都比看我的要慈善的多吧。拿起手机,拨通了烂熟于心的号码。哪个啊?听到那苍老而熟悉的声音,才觉得心里的烦躁消退了不少。我个。我努力的让自己的语调变得轻松一点。吃饭了没啊?吃过了哦。你呢?我也刚吃过。吃什么饭呀?吃稀饭,饼。哦,吵什么菜啊?青菜烧豆腐,还有鱼。哦。是六婶做饭的啊?嗯,是的。那你有没有帮忙啊?我烧锅的。嗯。你经常上街买点菜买点水果,毕竟咱一年到头都在人家吃饭,什么都不买不是不好吗。嗯,我知道,菜基本上都是我买的,水果我也买。嗯,那就好。我给你的钱你就用,不要省着,想吃什么就买。嗯好。四叔家大哥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啊?前两天打得。刚才也打电话给我的。问你借钱的是吧?你怎么知道?我很惊讶的问。他前两天就打电话给我的,跟我说这件事情的。是你跟他说我手里有钱的?没有啊,我这次什么都没说。还是上次你小哥打电话给我,说想问你借钱买房子时,我告诉他宿迁奖金发下来了。什么,那是你告诉小哥的?是的。你告诉他宿迁给我多少钱了?嗯。唉!我不经长叹一声。你怎么能随便就把我拿了多少奖金告诉了别人呢?我说前段时间小哥怎么打电话来问我借钱的呢,还说知道我手里有钱,说是你告诉他的,当时我还以为是他骗我的呢。我只跟你小哥说了,其他人我都没说。唉!好吧!那大哥问我借钱我怎么办啊?他肯定知道我手里有钱的。随便你啊,你自己看着办,你要想借就借,不想借就不借。不过这钱借给你大哥肯定会还给你的。能帮还是要帮一把啊!唉!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感到一阵疲惫。后来他再给我打电话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好把手机条成了静音模式,希望用这种方式让他明白我的意思。我总是习惯去换位思考,当别人找我帮忙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即使是这个忙对我是有害而无利的。听着他们都快哭出来的话语,我的心就软了。我要是拒绝了他,那他心里该有多难受啊!如果当面拒绝了她,那她肯定会很尴尬,很没有面子的吧。我一直都这样在心里考虑着别人的感受。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为我想想呢?没有事情,一年都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偶尔发个信息都是在问,最近有没有比赛啊?有没有长成绩啊?这次比赛奖金能拿多少啊?从来不会问训练累不累啊?伙食好不好啊?有没有瘦了呀?我恨自己没有出息的心软,觉得自己的善良变成了别人眼中的应该。当善良没有了一点锋芒时,那就变成了软弱。可没办法,这就是我的性格,虽然我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后来陈理放了假让我回家休息几天,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回家了,电话一遍遍的打过来。我都没有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被他电话打的,本想在家好好休息的心情都没了。他看我回家,非要从扬州开车回来,把我吓的逃也是的离开了家。明明是别人要来问我借钱,为什么我却感觉就像是自己欠了别人钱一样,被人家要账的追的到处躲。回常熟的头天晚上我依然住在了小姐姐家。我跟小姐姐说了,他们夫妻俩个都让我不要借。那天大哥打了有几十个电话给我,你接,就说我在睡觉,要不就说我在洗澡。我把手机扔给了小姐姐。最后小姐姐也懒得接了。那天晚上小姐姐跟我说:把20万放在谁那里3个月就会给你20万的什么支票,当时就会把三个月的利息给你。3个月到了如果没有把钱给你,你可以拿着那个支票去银行换钱。我虽然没有怎么听明白她说了啥,但我听懂了她又在叫我把钱放出去。我果断的拒绝了。后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正在为了大哥问我借钱这件事范畴时,小姐姐走过来跟我说:要不你把卡放我这边吧,大哥再打电话给你时你就说卡放我这里了,他应该不会来我这里拿的吧。我一想也好,就放小姐姐这边,以后在有人问我借钱我就可以说卡在小姐姐那边了。临走时,我把存有20余万的一张银行卡放到了小姐姐的手里。可我万万没有料到,就是这轻轻一放,放没了我本以为永久都不会变的信任。就是这轻轻一放,把我本因有这样一个对我关爱有加的姐姐感到自豪的心摔的支离破碎。就是这一张小小的卡片,让我看清了朝夕相处了二十年的感情,在金钱面前,也只不过如同沙漠里的一粒沙,渺小的微不足道。可能他终于明白了我不想借给他的决心,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手机也终于安静了下来。回到了队里,又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游泳馆,食堂,宿舍,每天枯燥而无味。过了几天才发现,QQ的家人分组里却少了一个人。我不经摇头苦笑!唉!又得罪了一个人。我有个习惯,经常会打银行电话查一下余额。自从把那张卡给了小姐姐后,就没有查过那张卡。就在一四年1月的一天,我躺在床上,习惯性的拨打了放在小姐姐手里的那张卡的银行电话,95580。跟着语音提示,输入了卡号和密码,可听完手机里语音播报后,我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直到语音重复播报了三遍没有任何操作自动挂了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我连忙再次播了回去,反复听了好几遍,确定没听错才失魂落魄的挂断了电话。我想立刻就打电话去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号码都输入好了,已经按了拨通键,又被我掐断了。不,我不找她,我等着她主动来跟我说。可这一等就是半年。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的心却一点点的往下沉。怎么回事,难道她也不知道?

一四年5月,我在家陪着生病的爸爸。这期间我们不知道见了多少次面,我一直在等着她主动来找我给我一个说法。可她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一个解释。晚上,我给小姐姐发了信息。在吗?我问。嗯在的,不到十秒中她回复了我。明天你来的时候把那张卡带给我吧,说完这句话等了好久都没等到她的回复。人呢?我再次发了过去。嗯在的,什么卡啊?她仿佛忘了我把卡放在她那里的事了。就是我放在你那里的那张卡,邮政的,我提醒她到。你明天来就带给我吧。哦我有好几张邮政的卡,都不知道是哪一张了。她吞吞吐吐的说。就是尾号是****的那张,你不会忘了吧?我问。又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回我两个字。没忘。嗯,没忘明天带过来吧。可能看是敷衍不过去了,过了一会给我打来了电话。那卡里的钱我前两天借给陈元姐姐了,她家里有急事,就用几天就还回来了。啥时取给她的?我不动声色的问,可泪水却在眼眶里只打转。前两天取给她的。哦,我心口一痛,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她骗了我。那种被最信任的人欺骗的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体会到的。挂了电话,眼泪却再也止不住的喷涌而出。小姐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谎呢?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那卡里的钱明明在去年12月就被多次转账和提现完了,你为什么骗我说前两天刚取走。我不是在乎那几十万块钱,虽然我现在身上已寥寥无几。如果你告诉我卡被盗刷了,我都不会像现在这么心痛。我在乎的是你的欺骗啊!说好了几天就还的钱,可我却等了几年也没见着。到了7月,我跟小姐姐说,放在陈元的哥哥厂里的钱到期了,我想拿回来。当时她跟我说,陈元的哥哥帮别人做担保人,现在人家跑了,留下了几百万的外债,现在人家都来找陈元的哥哥要钱,实在拿不出来钱给你。你在等等吧,等到过了这段时期我就去把钱要给你。好吧!我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再说什么呢。这个钱也只能她去要,因为当时借条上写的是她的名字,如果我直接跑过去问人家要钱,人家一句话就能把我堵的哑口无言。我借你钱了吗?借条拿来我看看。我只好耐心的等着,希望这场风波能早点过去。

就在7月底,国家队通知我去北京集训,备战十月份的仁川亚残会。这件事也就占时搁了下来。直到比完赛回来去他们家里,他们夫妻俩个也没有跟我提过还钱的事。小姐姐带我还是如同以前那般好,他家人对我也很热情。原本是想去要钱的,可看着他们家人对我那么客气,返到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怎么都开不了口。唉!可能人家还没有度过难关吧!不然小姐姐怎么不去帮我要呢。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呢?人家都火烧眉毛了,我还在这边想火上浇油。再等等吧。想到这,心中却不由得伸出点愧疚来。不知道小姐姐把我的钱拿去干嘛了,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我撒谎。也许她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谁能没有困难的时候呢,人有困难时,都希望被理解和包容。她对我的关心不是装出来的,我能感受得到。想到这里,心里也就没那么难过了。在我准备归队训练时,大姐无意中看到了我钱包里的一张借条。那是一二年小姐姐夫妻俩借我十万块钱时写的。一三年11月就应该到期了,可她一直没有跟我提起这笔钱的事,我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她要,就一直拖到了现在。陈元借你的十万块钱还没还给你啊?她惊讶的问。我嗯了一声。她看了看借条上的日期对我说,借条也是有保质期的,好像是两年吧,从借条到期那天起,两年过后你要是还不把钱要到,就算你去法院起诉,人家法院也不会受理了。不会吧!还有这个说法?我有点不相信的问。嗯,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要不我再来帮你问问?她说着坐到了我身旁。嗯嗯,我点了点头。于是她就拨通了她朋友邵会计的电话,结果邵会计跟她刚才说的几乎是一样的。怎么办?挂了电话她问我。唉!能怎么办呢,她现在蛋糕店又不开了,手里肯定没有钱,就算我去问她要,她也没钱给啊。说着,我把那张借条又放进了钱包里。唉!她长叹一声,你就是心太软了。你不主动去问她要,这辈子她都不会给你的,不信你看着吧。她有点生气的对我说。那我现在打电话问她要啊?你觉得在电话里你能要到钱吗?她问。可到了她家我就不好意思说了。我切切的说。你就不能狠狠心啊。我也想啊,在背地里又是咬牙又是发狠的,把说什么话都想好了,可到了当面却怎么都开不了口。我无奈的说道。你总是为别人考虑,有没有人为你考虑过啊?当你以后遇到困难时,你看看有几个人会来帮你的。她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应该不会的吧!我小声的嘟哝着,仿佛在对身旁的大姐说,又仿佛在自言自语。你去不去要?你要去,我明天就带你去她家,但要你自己说,我只负责把你带过去。你要不去就算了,我是随便你的。她说完就起身回房去了。我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去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记住了,是别人欠你钱,不是你去问别人借钱。我一遍遍的在心里告诉着自己。嗯,正好去问问我卡上的钱她到底取给谁用了。想到此,我大声的对在房里的大姐说,那就明天去吧。

第二天大姐陪我去了陈元家,一同的还有她的朋友邵会计。她说把邵会计带着,就说她是我们找的律师,吓唬吓唬他们。那天听说陈元还真被吓到了,表现的很紧张。到了他们家,觉得有些尴尬,鼓起勇气才说明我的来意。说完,只赶到脸上火辣辣的。他们在客厅,我跟小姐姐进了房里。她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我们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谁都没说话。过了好久还是我先打破了沉默。可她的回答令我又恼火又心寒。半个小时里,听到最多的就是不知道。朱殿军帮别人做担保人的那件事情平息了吗?不知道。那他啥时能把钱还给我啊?不知道。是不是朱殿军早就把钱给了陈元了,只是陈元没有给我?不知道。那陈元的姐姐借我的二十万啥时能还我啊?你不是说就借几天吗?这都多少个几天了,钱呢?我提给陈元了,她小声的说。那他拿去做什么了?不知道。呵呵,我不经苦笑一生。那你知道什么?我们正说这话,突然客厅里传来陈元的一声大吼。李雅淇,虽然你是李香老大,但我不承认你这个老大,以后我们家也不欢迎你。那你把钱还给李小飞啊,大姐不卑不亢的说。我欠李小飞钱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里瞎掺和什么。你今天让李香说,只要她让我还,我今天就把所有钱都给她。我站起身刚走到卧室门口,就听见防盗门嘭的一声,整个屋子都被震的抖了三抖。客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陈元他这是什么态度啊?搞得就像是我们欠他钱一样。我转过身气愤的问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小姐姐。她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又保持了沉默。要不你把朱殿军的电话给我,我来要。听着她那无奈的叹息生,我不经心头一软,语气也缓和了点,也许她真的是身不由己吧。我没有他电话。那你打电话问陈元要。他不会给的。为什么?他要知道是你要的肯定不会给的,他肯定怕你打电话过去要是说了不好听的话,弄的他不好做人啊。呵呵,我不经凄然一笑。转身,出门,下楼,然后无力的瘫软在了副驾驶座位上。我就说吧,你要不主动去要,这辈子他都不会给你的。你看今天陈元那什么样子,跟个疯狗是的,要不是他妈妈在那里,他就能蹿上来打我了。现在你看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吧?坐在回家的车里,大姐气愤的对我说。他还是怕的,你没看到他一听说我是律师瞬间脸就变了啊。邵会计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下次再去要钱的时候你自己去,我可不去了,今天陈元还说,你问他要钱都是我蛊惑你去的。你不带她去她一个人怎么去啊?我最多把你送到他家我就走了,你自己在他家看着办吧。你让李小飞一个人呆在他家里,她还能好意思开口啊?等会陈元两口子说几句可怜话,她心又软了。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一路。从此之中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晚上躺在床上,想起白天在小姐姐家发生的那些事,就不由得心中涌上一股怒火。就因为今天的事情,才让我下定决心要把钱要回来。我跟陈理说,我在家要钱了,陈元借我的钱到期了,要不到我是不会归队训练的。不管陈理怎么劝我怎么哄我,都无动于衷。在家一呆就是二十多天。这期间我多次去她家,每次去,他们都能找出各种理由。朱殿军厂里面一个工人在卸货时脚被玻璃砸断了。我哥开车撞到人了。我哥刚买了十辆公交车现在手里没有钱。我爸出车祸了现在还在医院住院。最令我心寒的是小姐姐的回答,一口一个不知道。朱殿军厂里面被玻璃砸伤了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啥时能把钱还给我啊?我也不知道呢。陈元现在都在干些什么?不知道诶。晚上,一个人躺在宾馆的床上,却不知所措了起来。就这样子了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吗?我还应该继续迁就吗?可我付出的一切他们会明白吗?想到自己的软弱无能,想到小姐姐的事不关己,想到陈元的巴三览四,眼泪不争气的又掉了下来。我问陈元要朱殿军的联系方式,可他就是不给,还说他哥哥欠我的37万他来还。我问为什么要你来还?嗯,什么都别说了,他借你的钱我来还。他斩钉截铁的说。我不要,他借我的钱凭什么要你来还啊?我就要他还,我倔强的说。有钱给你就行了呗,你管是谁还呢,他有点不耐烦的吵我低吼道。我不由冷笑一声,那你还啊?我现在手里没有钱。呵呵,那你怎么还?你想什么时候还?我再次问他?我现在不是没钱吗,你看,我和你小姐姐还要生活不是吗,你小姐姐又不上班,家里就我一个人赚钱,宝宝还要吃奶粉。停停停,别说了,我打断他到。又开始跟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我站起身叫上小姐姐,然后小姐姐就带着我来到了宾馆。

本来大姐还是陪我去他们家的,却每次都受到了陈元的冷嘲热讽,后来她把我交到小姐姐的手里就走了。我又不想住在他们家里,小姐姐于是就把我扔在了宾馆,一呆就是好几天,只有吃饭的时候她才会来,要么就是带我出去吃,要么就她从外面带给我。等我吃完她就走了,白天说是要上班,晚上说是要带孩子不能来陪我。嗯你去吧,没事的,我一个人可以的。我装作不露声色的摆了摆手,直到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才无力的倒在了床上,不经苦笑一生。唉!小姐姐啊小姐姐,我是多想你能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多想你能给我一个理由,能让我再相信你的理由。为什么每次问你你都是不知道,你知道你这一句不知道让我的心有多痛吗?你可以说:陈元把钱拿去做生意亏掉了,还是赌博输掉了,又或者他拿着钱去养小三包二奶去了,这我都可以理解。你要说没有钱还,我甚至都可以不要了。因为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东西比几十年的感情更重要。我要的只是你一个说法,一个能安慰自己的说法啊!你那一口一个不知道真的令我好寒心。爸爸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一片漆黑的人世间,我真的好怕。我一直包容着,迁就着,理解着,只是希望在这个世上不那么孤单。当有一天在外面漂泊的累了,受委屈了,心里还会有一个能称之为家的地方,而不仅仅只是故乡。对你,我可以把心都掏给你,可是你呢?有时候真的都不想去要这个钱了,可就算不要了,我们还能回到从前那样吗?想到此,不由再次长叹一声!心,不经又隐隐作痛了起来。在家呆了将近一个月,最着急的莫过于陈理了,他天天给我发信息,可我的态度很坚决,要不到钱绝不归队。实在拿我没办法,只好问我要了陈元的联系方式。当时不知道陈理在电话里跟陈元说了些什么,没过两天,陈元就问我要了卡号,打了10万块钱给我。后来陈理跟我说,他给你多少你就拿多少,不要白不要,你现在让他一下子都还给你他也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啊。我让他先打10万给你,剩下的我们慢慢要。你现在去让陈元写一张借条给你,上面的借款日期和还款日期都要写明白了。嗯好,我答应一声。第二天去了陈元家让他写一张借条,他没怎么犹豫就写了一张57万的借条给我,他们夫妻俩都在上面签了字。攥着这张借条,心里才感到踏实了一点。可我却不知道这张借条在后来的两年里,放在口袋里好比一张废纸,没有一点时效。借条写的满勤快的,到期了就从写,到期了再从写,写了一张又一张,可就没见那上边的数目少多少。我一次次的退让,可他们却一次次的挑战我的底线。

终于在2016年,我委托陈理在常熟找了律师,一纸诉状把他们夫妻双双告上了法庭。这是后话。回到队里陈理才跟我说,那天他以江苏省游泳队领队的身份打电话给陈元说,李小飞都一个月没归队训练了,你这样子拖着她,要是影响她的成绩,省里怪罪下来你担的起这个责任吗?可能他被我说的真的有点害怕了,才答应先还你点。我让他先给你20万,他说没有那么多钱。一开始他要给你5万,我说你觉得5万块钱就能打发的了她吗?后来他答应我转10万给你。我一想也可以,总比你一分钱拿不到要好吧。我让他写一张借条给你,这样我们以后要钱也好要点。嗯嗯,谢谢陈理。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还能跟陈理说些什么。自从回到队里,原本就很内向的我更加安静了,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我开始消沉,开始忧郁。爸爸的离去,姐姐的欺骗。谁又知道那天在KTV里我为什么会哭的那么撕心裂肺呢?那是我从没有过的痛哭,那是我第一次在人前表露出自己的脆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