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解读【每日一字】章:文章千古事

原标题:汉字解读【每日一字】章:文章千古事

说到章,我们经常听到有人在介绍自己姓章时,为了怕它与也是姓氏的同音字“张”字混淆,便说“立早”章。不过,“立早章”是一个常见的拆字错误,如果按最初造字构型来看,正确的说法应该是“音十章”。

章字是个常用字,金文中通常是这样写的

这是一个会意字,上部是辛(錾凿),下部是玉璧,意思是用錾(zàn)凿雕刻玉璧以刻花纹,这便是“章”的本义。如《诗经·大雅·棫朴》中有:“追琢其章,金玉其相。”“追琢其章”是指琢磨良材、雕刻花纹。后来,章由玉璧上的花纹泛指所有的花纹。柳宗元的《捕蛇者说》中有这样一句:“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这里章说的便是毒蛇表皮黑白相间的纹路。

章字的形体后来发生了变化,在金文字形的基础上逐渐上下断开,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章字。于是,关于其字义又有了新的解说。《说文解字》曰:“章,乐竟为一章。从音从十。十,数之终也。”音表示音乐,十表示数字的终了。章字“从音从十”即是说音乐的一个完整段落叫作“音十”,也就是一“章”——这样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将章字拆为“音十章”比“立早章”更为合理。

凡是音乐,都是高低呼应、回旋往复,有着内在的节奏和秩序。由此,“章”又引申出条理、规则的意思。所以,各种条文可以称为“规章”,各种规矩可以称为“章法”。我们常说做事要有“章”可循,说话不能杂乱无“章”,用法都由此而来。

后来,章所指代的范围扩大:不仅仅是“乐竟”为一章,“诗竟”、“文竟”也都可以称为章了。《史记·吕太后本纪》中记有:“王乃为歌诗四章,令乐人歌之。”苏轼《前赤壁赋》中写道:“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这里的章都是指文章、诗歌的段落,与我们现在的用法没有什么两样了。

杜甫曾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能使文章传于后人,流颂千古是立言者的追求,也是评判文章是“小技”还是“千古事”的标准。的确,古往今来,或许往事会灰飞烟灭,或许亭台楼阁悔毁折废弃,或许什么都可能没有了,但经典的文章却始终不灭——

金陵台没了,可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却流传千古:“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他把天荒地老的历史变迁与悠远飘忽的传说故事结合起来,让今天的我们依旧能体会到深沉的历史感喟与清醒的现实思索;滕王阁毁了,王勃的《滕王阁序》至今还是我们学习的范文,一句“落霞与孤舞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力透千年,传颂不绝;岳阳楼塌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却让人耳熟能详,“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有宋以来士大夫的座右铭,激励了一代代文人的家国情怀……

数千年来,以文章得以名传者不可胜数。历朝历代,多少名门望族,多少富商巨贾,千年后的我们或许并不能记住几人,而对司马迁、李白、杜甫、王维、苏东坡、罗贯中、曹雪芹等,我们却如数家珍。这些人在他们的朝代,也许并不得志、名不见经传,甚至十分落魄。然而,他们却能沉下心来,将心力投入写作,作出能为“千古事”之文,自然能穿越千年,深入人心。而有些人,虽不属于文人,亦不以文名,偶尔行文,却同样一鸣惊人:诸葛亮虽以智谋取胜,前后《出师表》却震烁古今,衷心可照日月;刘邦虽出身草莽,一首《大风歌》却气势磅礴,令人刮目相看;岳飞虽以武卫国,《满江红》却披肝沥胆,平添忠义气节、英雄气概……很多人之所以成为历史名人,也是因为文章记载之功。一本《史记》,让多少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名冠古今,一本《三国演义》让我们与多少三国人物相知相识,一本《水浒传》又让多少来自市井社会的平凡人物熠熠闪光……

文章看似柔弱文人之专长,实则风骨之士者伟业。历史的长河大浪淘沙,经典却能历经千百年而不朽。潜心贯注为文,心无旁骛作诗,写出足以流传后世的经典之作——这样的文学信念,从古代的文人士大夫到今天的文学创作者,数千年一以贯之。当然,写出千古文章绝非易事,正如捷克诗人里尔克在他的《柏列格的随笔》里说:“我们应该毕生期待和采集,如果可能,还要悠长的一生;然后,到晚年,或者可以写出十行好诗。”然而,文章这件事是值得去做的,哪怕需要为此专注一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